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频道 > 带着仙葫开农场

正文 第一千四百二十三章 遗书

    众人都是一条船上的人,按理说,不应该有什么秘密。

    可是这一次,殷天骄却单独与张青山见面,可见此事非同小可。

    张青山笑了笑,问道:“殷天骄,究竟为了何事,需要此时找我?”

    殷天骄沉声道:“是师父的遗言。”

    “你的师父?冷月禅师?”

    张青山微微一愣,印象中,冷月禅师并不是一个好人。

    可是从殷天骄的言语中,冷月禅师似乎并非一开始就是坏人,而是迫不得已,她的改变,是有原因的。

    像这样的人,她的遗言究竟是什么?与自己又有什么关系?

    张青山的心中疑惑不解,殷天骄见张青山一脸犹豫,又道:“阿青师父,除了你之外,我无法相信任何人能够办成此事,请你随我走一趟吧!”

    见殷天骄态度拳拳,张青山也叹了一口气。

    “好吧,不过我必须让人来守着小青才行。”

    随后,张青山就来到了城主华非所在的房间,将华非请来,守着小青。

    华非是正派之人,不用担心他别有用心,更重要的是,华非明知道殷天骄与张青山密谈,却也不会过问。

    将一切都安排妥当之后,张青山就随着殷天骄而去。

    殷天骄带路,将张青山引入了一间房间。

    房间里空空如也,什么东西都没有。

    由于没有床和家俱,所以众人无人在此处安睡。

    殷天骄来到了房间的一角,并轻轻的踩了一下地面,机关触动,地面上突然多了一条向下的通道。

    冷月宫的旧址中,居然有密室存在。

    “原来如此,这里有密室,难怪你不想让其他人知道。”

    张青山叹息道,殷天骄又道:“阿青师父,人多耳杂,我无法相信所有人,唯有你才是我信得过的,这条通道,通向最下面的佛堂,请阿青师父随我下去。”

    说着,殷天骄就进入了通道之中,张青山也随着他一同进入。

    两人进去之后,入口自动关闭,通道里面一片漆黑。

    正在张青山犹豫着是否应该拿出火把的时候,通道之内却突然闪起了光芒,将整条通道照得一览无遗。

    “还有这种东西?”

    张青山琢磨着,这应该是一种声控的光石,一旦感觉到了人声,就能够点亮。

    殷天骄带着张青山来到了通道尽头的密室,这正是殷天骄所说的佛堂的所在地。

    佛堂很大,一尊巨佛,立于佛堂正中央的位置。

    张青山瞧着这尊佛像,顿时惊愕不已,因为这尊佛像身上到处都是剑痕,令法相尊严的佛像看起来残破不堪。

    “这尊佛像,究竟是本来如此,还是有人刻意为之?”

    张青山好奇道,殷天骄也叹了一口气。

    “佛像上的剑痕,全是师父所为。”

    “原来如此。”

    张青山点点头,凭着自己对冷月禅师的兵器白玉宝剑的了解,佛像上的剑痕,的确是白玉宝剑造成的。

    这些由白玉宝剑造成的剑痕上,居然还残留着丝丝灵气,令张青山不由得走近佛像,并将手按在了佛像上的剑痕上。

    在张青山的面前,突然出现了一副画面。

    一名女子,正挥动着手中的利剑,狠狠的向佛像斩去。

    这名女子自然就是冷月禅师,面容稚嫩,如豆蔻初开,居然是冷月禅师年轻的时候。

    冷月禅师一边斩击佛像,一边大骂。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他们都是坏人!为什么我也必须成为和他们一样的人?”

    佛像坚固,就算经受白玉宝剑的斩击,却也并未崩塌,只是身上出现了一道道剑痕。

    “我恨这天!我恨这地!我恨这玉华洲的一切!我不是魔鬼,是你们将我变成魔鬼的!”

    慈眉善目的佛像,在冷月禅师的狠狠斩击之下,眼睛里居然流出了泪水。

    这一幕,看得张青山心惊内跳。

    不过眼前的画面却突然消失了,张青山抬起头来看着佛像,佛像一如既往,端坐于此。

    “我居然看见了意境?”

    张青山自言自语着,这尊佛像,和意境玉简有着异曲同工的效果,自己用手触碰佛像,居然看见了冷月禅师的意境。

    如此意境,一定是经年累月形成的。

    殷天骄走了过来,问道:“阿青师父,你刚才怎么了?为什么你的手触及到佛像之后,你的表情就变了?”

    张青山反问道:“殷天骄,这佛像你自己摸过吗?”

    殷天骄如实道:“我也触摸过,可是却没有什么异样。”

    张青山不再言语,看来附带在剑痕之上的意境,只有自己能够看见,就连殷天骄这位冷月禅师的大弟子,也看不见。

    殷天骄又道:“阿青师父,很抱歉将你带到这里来,现在,我就将师父的遗书给你看,师父被领主重创,这才大彻大悟,临死之前,更是将这份遗书佼给我,只要看了遗书的内容,你就知道我为何让你来到这里。”

    说着,殷天骄就将冷月禅师的遗书递到了张青山的手中,张青山摊开手中的纸片,遗书的内容也一目了然。

    “一步错,步步错,已无法回头,再无面目见先人!死后任由强者分吃我身,以抵我罪!只求有缘之人,破玉佛之谜,还玉华洲光明未来!”

    看来这位冷月宫宫主,并不是一开始就是坏人,而是被环境污染,逐渐走上了不归之路。

    遗书中,满怀着冷月禅师的忏悔,张青山却对遗书中的“玉佛”两个字感兴趣。

    “殷天骄,遗书中所说的玉佛,究竟指的什么?”

    殷天骄指了指面前的佛像,道:“这尊佛像就是玉佛。”

    “这就是玉佛?”

    张青山淡淡一笑,原本以为玉佛什么的,应该是由玉打造的佛像,没想到居然是眼前的这一尊。

    这尊佛像,应该是由黄铜打造,不过由于掺入了别的成分,导致这尊佛像坚固无碧,就算冷月禅师的犀利攻击,也只能在佛像上留下剑痕,却不能将佛像摧毁。

    “你师父的意思,是让我来破解这尊佛像的秘密,如此一来,就能够找到打败领主的方法?”

    张青山的手又再一次按在了佛像上,不过这一次,却再没有看见之前那样的意境。

    殷天骄急切道:“阿青师父,这正是我私自找你来此的理由,师父所说的有缘人,除了你之外,没有别人能够胜任,唯有你,能够救玉华洲于水火!”

    “我试试吧!”

    张青山看着手中的冷月禅师的遗书,表情凝重。

    正在此时,张青山似乎发现了一些异样。

    “这是怎么回事?”

    张青山突然发现这张遗书并不简单,在遗书的背面,居然也有图案显示。

    “我也不知道,之前我看这份遗书的时候,并没有那种东西!”

    殷天骄一头雾水,师父的遗书自己随身携带,为什么到了张青山的手中之后,其背面会显露图案?

    “也许是灵力。”

    张青山解释道,玉佛上的剑痕,自己触碰之后,就能够看见冷月禅师的意境。

    这张遗书,似乎也是同样的道理。

    自己的灵力独特,大概与这张遗书产生了共鸣。

    张青山将休内的灵力,注入了手中的遗书中,遗书背面的图案,也越发的清晰。

    类似的图案,张青山也曾经见过,似乎是某种阵法,而且这种阵法相当的复杂,远超自己之前见过的阵法。

    “这究竟是什么阵法?”

    张青山心中嘀咕,殷天骄也凑了过来,瞧着遗书北面的图案。

    “阿青师父,这个阵的名字,似乎名为洪荒。”

    “洪荒?”张青山的脑海中,浮现出洪荒巨阵四个字,“难不成,这就是洪荒巨阵的布阵图?可是殷天骄,你又是怎么知道的?”

    殷天骄指着图案上的一处符文,道:“阿青师父,这是玉华洲的古文字,现在已经失传了,可在我拜入冷月宫之后,师父教过我一些失传的古文字,所以我认得这些文字。”

    “古文字?”

    张青山眉头紧锁,洪荒巨阵的阵法图,既然是以失传的古文字记录的,那么毫无疑问,这阵法相当的古老。

    冷月禅师在遗书的背面,绘制洪荒巨阵的阵法图,看来是为了让人能够破解此阵。

    “可惜的是,这个阵法我连看都看不懂,更别说破解了。”

    张青山叹息道,殷天骄也面色沮丧。

    破解洪荒巨阵,只怕不是轻而易举之事。

    “如果我的同伴在的话,也许能够识破洪荒巨阵,可惜的是,他并不在此!”

    张青山又道,他所指的同伴,自然是熊猫滚滚。

    滚滚学识渊博,对阵法颇有研究,一定能够帮助自己,可此时此刻,他却远在地球,鞭长莫及。

    少了滚滚的帮助,这么复杂的阵法,张青山根本难以琢磨。

    就在此时,张青山突然想到了一个人。

    “对了!那个人似乎能够破阵!”

    张青山兴奋的叫了起来,殷天骄也是一喜。

    “阿青师父,你所指的是什么人?”

    张青山将天地山河图拿了出来,道:“我所说的那个人,自然就是羽洪,现在就让我们进去找他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