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其他类型 > 青春延长线

正文 喂,我走了哈

    上高中的时候特别喜欢周六,因为每个周六的下午放半天假。每当到这个时候,一中的校园里面总是充满了欢笑打闹的声音,与平日里的严肃安静形成鲜明的对比。

    其实本质上,我并不是一个爱玩的人。每个周六我也会向往常一样,跑到教室里待着。或者写下作业,或者看会电视(那个年代,对学生来说能看会儿新闻联播都是一种奢侈)。当然,最重要的是有可能会碰到蒋倩。然而,多数情况下会是扑个空的。偶尔会在教室遇到她,那种感觉仿佛就是被上天选中了一样开心。其实现在想想,那个年代也没有什么特别的事情可以做,也没有特别好玩的东西,更别谈什么约会逛街吃饭看电影,但是只要能在教室里静静看着她,跟她说会话,就觉得心情十分愉悦。

    蒋倩对我的态度发生了改变。应该说,在我的软磨硬泡下,她从心底开始认可我了。虽然嘴上还没有答应做我女朋友,但她从来不向男生展开的内心,终于肯为一个人留一条缝隙了。

    我们的关系开始进入快速升温状态。每天上课“传字条”,下课闲聊,放学发短信成了每天必备的工作。那些曾经的字条,有很大一部分都被我俩保留下来。与后面即将提到的日记本一起,被我珍藏到现在(至于她手中保存在一份,在我们分手后的某一天,被销毁了。这都是后话)。记得我们曾一个月发了2000多条短信,到现在我都不能理解是怎么做到的。反正就是只要几分钟没有见到她,就会发个短信问“你在干嘛呢”。甚至放假在家的时候,会一边吃饭一边发短信。那种每时每刻都想知道对方在干什么的心情,可能这辈子也体会不到了吧。

    时间一点点流逝,慢慢的,我们必须面对的一个问题开始崭露头角。那就是马上要分班了。她应该算是个学渣了吧,对学习上的事情也不是不用心,但成绩就是上不去。而且,对理科可谓一窍不通,所以坚持选择文科。而我却恰恰相反,对文科完全不感兴趣,这也就注定了我们分班以后不可能继续在同一个班级。

    蒋倩从来都是一个悲天悯人的小女生。我们传字条的内容开始变化到分班以后的事情了。“分班之后怎么办?”我已经记不清她对我说了多少次这句话了。“分班之后一样。我说过,我不轻易喜欢上一个人,高中三年就认定你了”这句话在现在看来有点像鬼话,可在当时,不管是出于对简敏的报复,还是明知与王蔚不可能,至少在我心里,还算是一句较有轻重的话。“分班之后就不一样了”她似乎对我们的以后很没有信心。我也只是笑笑“不会的”。我知道,她已经在心里接受我,只是没有说出来而已。我又何尝不是越来越依赖她了呢?偶尔在早上第一节课上课之前,刚补觉醒来的我,会发现桌子上多出一瓶牛奶或者棒棒糖面包之类的(早餐时间同学都去吃饭,而我选择补觉,整个高中三年一直如此),那种幸福油然而生的感觉,确实让人沉醉其中。

    不管有再多的不舍,再多的不愿意,分班的日子还是来了。

    那天晚自习,教室里格外喧闹。看起来大家并没有因为要分班而变得悲天悯人。不过,蒋倩早已经趴在桌子上抽泣了。也许是因为舍不得我吧。我给成成递了个眼色,他心领神会的站起来跟我交换位置。我大步的从讲台上穿过,走向成成的座位。这时,班里响起一片起哄的欢呼声。我笑了笑“你们干嘛?我是喜欢她啊,我又不否认”。现在想想,那个时候真是太高调了。我坐到成成的座位上,看着她抽泣抖动的肩膀,轻声安慰她。突然,我的大脑像明白了什么事一样,冲出教室。因为在这个时候,我竟然不能给她递上一包纸巾,当时的我觉得是不可原谅的。我向着学校的小卖部一路小跑,记忆中并不太远的小卖部,感觉我跑了很久很久....一路上,我反复问自己,这样做值得吗,我们真的有未来吗?她都还没有表态答应我呢。可我得到的答案是,不管怎样,我要试一试......

    回到教室没多久,老仇就拿着张表格走了进来,说了些无关痛痒的话。“现在开始宣读分班决定:高寻轩,一班(没错,就是王蔚在的一班,有那么一个瞬间我甚至觉得跟王蔚会不会还有什么故事发生)......”万万没想到我是第一个,而且是唯一一个分到一班的人。那一刻,心情降到了冰点。仿佛是一个被家庭抛弃的孩子,无依无靠。蒋倩因为选择文科,留在了十班。“开始搬吧”老仇留下这四个字后就离开了,留下一屋子的学生舍不得动弹。屋外,新分到我们班的学生已经陆陆续续的在等候了。屋里,也开始热闹起来。男生们继续打打闹闹,“你小子去xx班了别忘了我列”“要保持联系啊,我跟xx分到一个班了”。女生大多深沉,眼巴巴的望着即将离开的同窗,“要经常回来看我们啊”“放心吧,我们永远是十班的”。

    不知不觉间,我也收拾好了东西。站起来看看蒋倩,她还是趴在桌子上抽泣的抖动着身体。我强迫自己保持乐观“喂,我走了哈”,她没有任何回复,“不送我一下么?”,她依然没有反应。这时,有个新转来的男生走过来(应该之前在哪里见过,他认识我,但我不认识他),“哇,你是十班的?你要转走吗?”“嗯,一班”“哦,那我坐你的位置吧”“随便,你帮我看着点班上的人,有人要是敢动她,直接来一班找我”我看看蒋倩,故意调高的声调,对这个并不认识的同学说。当然,这也是说给新来的那些人听的。现在想想,真是够装B的。那人很诧异的看看蒋倩,又看看我,似懂非懂的嗯了一声。“我走了”给蒋倩留下三个字后,我就抱着一踏书走出了十班的教室。教室门口,再次回头看看座位上的蒋倩,她还是没有动,我笑了笑,看看十班的班牌,心想:今后我就不属于这个班了,但这个班给我留下的回忆,应该能伴随我一生吧。

    现在想想,也不知道为什么那个时候分个班搞得像是生离死别一样,只是觉得很不舍。

    我慢慢走到一班教室门口,看着教室里热闹活泼的同学,“我会很快适应吧”。我笑了笑,抬起头,大步走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