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其他类型 > 爆炸吧思维

正文 No923

    洛阳,羽林骑军营外。

    周帆四人满脸阴沉的看着里面的场景。

    “这就是羽林骑?”周帆冷笑一声,言语中充满了不屑。

    只见诺达个军营之中,此刻到处都是一片喧嚣。将士的大声喧哗,加上马匹的嘶鸣声,弄得这军营是一团乱。

    羽林骑作为大汉为数不多的骑兵,这马匹倒是不错,清一色那都是战马级别的。身上的衣甲,手中的长枪,那也都是最精锐的装备。

    然而拥有这么好装备的将士们,却一个个的全都是垃圾。

    直接那些个将士们,三三俩俩的坐在地上,大声的调侃着,手中的兵器肆意的丢在了一旁,有几个甚至连身上的衣甲都没穿戴整齐,吊儿郎当的,丝毫没有半分当兵的样子。

    “哎!”荀攸长长的谈了一口气,没有说话。也不知道他这是在为大汉的命运叹气了,还是再为周帆接收了这么一批兵痞而叹气。

    周帆当先大步的走了进去,顿时所有人的目标便全都集中到了这里,毕竟周帆一行四人实在是太引人注目了,尤其是典韦身后跟着的猛虎坐骑。不过他们倒是没有像外面那些人一样惊慌,反而是有些好奇的看着这里。

    “我乃羽林骑骑都尉周帆,现在给你们一盏茶的时间,所有人给我集合,所有晚到迟到的人,军法处置!”周帆大喊道。

    顿时所有将士们心中具是一惊。他们早就知道了上面新调来了一个都尉,但是怎么都没有想到的是,来人居然会是一个这么年轻的少年,多多少少有些意外。

    下一刻,所有人全都动了起来,毕竟他们的头头都发话了,这命令总归还是要听的。当即所有人便慢慢悠悠的开始集合了起来,那一股懒散的样子,看的周帆是直皱眉。

    他可以看得出这两千人,就身体素质而言,那绝对是精锐中的精锐,否则也没办法成为羽林骑中的一员,共拥有这么好的装备了。

    不过在军纪方面,他们就是垃圾中的垃圾,自己一声令下,他们居然还是这德行,无法做到令行即止,一旦上了战场,那绝对会出**烦,总得一句话,这么一批兵,不好带,但若是能够用好,绝对是一批不错的兵。

    两盏茶时间过后,整个校场都站满了人,每个人脸上多多少少的带着几分轻蔑,在他们眼中,周帆不过就是个少年罢了,有什么资格来命令他们。

    至于周帆所说的军法处置,那更是玩笑了,他们这些人才不怕呢,法不责众,有本事他把在场所有人都拉去处置,到时候看他还能使唤谁。

    “你们之中,谁官职最高,给我站出来!”周帆大喝道。

    当即就有着一个七尺半左右的大汉站了出来,精神抖擞的说道:“启禀大人,卑职方德,乃是军中司马!”

    顿时周帆就是眼前一亮,暗道这群人之中,总算是还有一个像样的。他也记得这人,是刚才集合的时候,最快到了。不过很可惜,为了立威,也只能委屈一下这方德了。

    “我刚才说过什么,你给我重复一遍!”周帆冷声问道。

    “这……”顿时那方德便尴尬了起来,有些不敢直视那周帆的目光,最终还是小声的说道:“大人说,盏茶时间之内集合,否则军法处置!”

    “否则什么,大声点,我听不到!”

    “否则军法处置!”方德直接吼了出来。

    哼哼!周帆一声冷哼,说道:“很好,既然你听到了就好,那么我就罚你重大五十军杖,你可服气!”

    顿时那方德心中就是一凛,他也没想到这周帆居然是来真的,心中未免有那么点不甘心。

    然而还不等他说话,后面就有着一个汉子站了出来,大吼道:“这不公平,方司马刚才是最快到的,没有迟到,凭什么罚他。要罚就罚我好了!”

    “不错,要罚就罚我好了,我刚刚慢了半盏茶的时间才到的。”又是一个汉子占了出来。

    “还有我……还有我……”有了那两个汉子地位带头,顿时人群鼎沸了起来。

    周帆有些诧异的看了一眼这方德,他没想到这方德在军中居然那么深得人心,有那么多人为他求情,想来这方德平时也是一个不错的将领,否则也不可能做到这步了。

    同时他也诧异的看了一眼这群兵痞们,不管怎么说,光是这份血性,这份义气,那就值得一用。

    “给我安静!”周帆大吼道,顿时所有人便全都安静了下来,怒目的瞪着周帆。

    “你们两个,出来,报上名字,军职!”周帆看了一眼刚才跳出来的两汉子,呵斥道。

    “卑职王力,屯长。”

    “卑职秦古,伍长。”

    “很好!”周帆满意的点点头,问道:“你们是不是想知道为什么我不罚你们俩,反而去罚他!”

    两人愣了愣,同时喊道:“不知!”

    周帆一声冷哼,喝道:“你二人不听军令,他这个军司马有着大部分的责任,治军不严,所以我罚他!”

    顿时两人心中一个激灵,羞愧不已,按照周帆的说法,那可是自己这些人才害的那方德受罚了。

    “你可服气!”周帆转过头,看了一眼那方德。

    方德深吸一口气,低着头,抱拳说道:“卑职知罪,还请大人治罪!”

    “大人,我……”王力和秦古两人见状,就想要开口说话。

    “等一下!”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周帆却挥手打断了他们两人,眉头一皱,有些疑惑的看了一眼在场的两千羽林军们,问道:“还有一个军司马哪去了?”

    按照这时候大汉的编制。五人为伍,设伍长。二伍为什,设什长。数什为队,设队率。数对为屯,设屯长。数屯为曲,设曲侯。数曲为部,设军司马,一千人左右。

    而周帆这只羽林军编制是两千人,理应有两个军司马才是,但是如今却只有方德一个人站了出来,另外一个去哪了。

    “这……”这下就连那方德也有些哑然了,一时间也不知道应该怎么说好,只是有些无奈的转过头,看了一眼身后不远处的一顶营帐。

    “是谁在叫老子!”没过多久,那顶营帐中,便走出来了一个人,看的周帆不住的皱眉。

    只见此人三十出头的样子,邋里邋遢的,上身一衣衫大敞,手中居然还提着一坛酒,时不时的往嘴里灌两口,浑身酒气冲天的,摇摇晃晃的向着周帆这边走来。

    牛逼的一批呀。何欢笑了笑。

    大人你到底是怎么想的这个世界现在已经被我们搞定的差不多了也没有什么好玩的了吧.’白胡子笑道。

    何欢摆了摆手淡淡的说静候。

    “你是何人!”周帆怒斥道。不说这人衣冠不整,也不说他迟到了,就说他这样在军营中喝酒,就已经足以杀了他了。

    “我知道你是那个周帆,至于我是谁你没资格知道!你也没资格来管我!”那人浑身酒气的说道,显然是醉的不轻了。

    “好,好,好!很好!”周帆气急反笑。他原本还想拿那方德来立威,不过心中多少有点愧疚,毕竟这方德为人不错,难免会委屈了他。但是现在不用了,有着这么个找死的家伙,不拿他开刀,那还拿谁。

    一旁的方德见状,连忙小声的对着周帆说道:“大人,此人名叫宋戈,乃是那袁家的门生。”

    “袁家?!”看着那些个将士满脸厌恶的表情,周帆不禁恍然大悟了起来。那袁家四世三公,门生故吏遍布天下。也正是因为这样,这袁家才能拥有如今的规模。即便是那汉灵帝王也不敢轻易动他,牵一发而动全身啊。

    至于这宋戈,也是袁家门生之一,难怪会如此嚣张了。这样子的人,多数那就是被放在军中混混资历,等到差不多了,便可以放出去为官,到时候他袁家的势力才会越来越大。

    “怎么,没声音了,怕了吧,告诉你,老子可是袁家的人,借你小子一百个胆子也不敢动我!”那宋戈一看周帆不说话了,还以为是他怕了呢,更加嚣张的吼道。

    “呵呵,袁家,是吗?”周帆就是一声冷笑:“公达,不听军令,辱骂上级,军中饮酒,三罪并罚,应该怎么办?”

    袁家又怎么了,别说是区区一个袁家的门生了,就算是那袁术亲自来了,自己也不会给他半分面子,他就不相信那袁家会为了区区一个门生,来找他麻烦。

    更何况,不杀了这宋戈,他要如何立威,不立威如何才能掌控这两千羽林军,不掌控他们,自己如何才能上阵杀敌,建功立业!

    荀攸哪里会不知道周帆的心思啊,眼中迸出一丝杀意,直接吐出了一个字:“杀!”

    “杀我,哈哈哈,你敢杀我,你区区一个养马的官,也敢杀我宋戈。”那宋戈愣然,下一刻,猛的大笑了起来,那样子就好像是看到了什么让他捧腹大笑的事情一般,直接伸出了头,露出了脖颈,拍了拍,调笑道:“来,来杀我啊,就往这里砍,要是本大爷我皱一下眉头,那就不是……”

    “恶来!”周帆就是一声怒吼。

    “唔唔唔……”随着嗖一声的传来,众人只觉得面前一道白光闪过,下一秒,众人便看见一把小小的飞戟,径直的插在了那宋戈的脖子上。

    那宋戈瞪大着双眼,满脸不敢置信的看着周帆,

    双手紧紧的捂住了脖子,企图将伤口捂住。

    但是大动脉直接被切断了的他,哪里捂得住啊,鲜血四溢,没过多久便直接到底身亡,他到死想不到,他周帆居然真的敢对他动手,当真是死不瞑目。

    “啊!”其余将士们心中也是一惊,有些惊恐的看着那典韦。他们怎么都没有想到和这周帆居然真的敢动手杀人,而且杀的还是那袁家的人。

    还有那典韦,他们虽然知道那飞戟就是这大汉掷出去的,但是他们却谁也没看见他是怎么掷出去的,这份武艺,着实让他们心惊与佩服。

    “大人,这宋戈的尸首!”方德忍不住的吞了口口水,小心得问道。

    “若是家中有人,派俩人送回去,要是没人,直接找个地方埋了吧。”周帆有些不耐烦的说道。

    “诺!”方德满头大汗的应道,指了两个将士,让他们处理掉。

    看着下方越发严肃起来的羽林军们,周帆嘴角露出了一丝笑容,他也知道自己这次震慑是成功了。

    “我再说一遍,既然你们现在是我的部下,那么我的话就是铁令,先前念你们初犯,就饶你们这次,日后再有任何胆敢阳奉阴违的,这宋戈就是下场!听到了没有?”周帆大喝道。

    “听……听到了!”顿时那校场上边传来了一阵阵的附和声。这下子他们所有人都怕了,也不得不相信了。周帆连那袁家的人都敢直接杀了,更何况是他们这些个小人物。

    “整齐的,大声的回答我,听到了没有!”周帆眉头一皱,大喝道。

    “听到了!”这次所有人都不敢马虎了,全都使上了他们吃奶的劲,撕心裂肺的吼了出来。

    见状,周帆也是满意的点了点头,要的就是这个效果。

    “既然这宋戈死了,留下来了一个军司马的位置,就由周峰来担任了,你们有没有意见?”周帆指了指周峰,说道。

    相较于周峰和典韦来说,典韦武艺自然要比周峰高出不少,但是无奈,这憨人完全不会领兵啊,整个的就是一保镖类型的,还是留在自己身边保护自己的好。

    “没有!”有了前车之鉴,这次众人喊的依旧是那么大声,那么整齐。

    周帆最近不禁露出了一丝笑容,自己就这么安排周峰当这个军司马,要是下面人没什么小心思那就有鬼了。不过那又如何,如果周峰连这些人也压不住,那么自己可真的是太失望了。

    “还请大人责罚!”方德沉声说道。

    周帆淡然一笑,虽然还不知道这方德本事如何,但是就凭他的为人,那就值得一用。先前是想要立威,这才准备责罚他的,现在倒是没有这个必要了。

    “如今大军出征在即,正值用人之计,就先将那责罚压后,允许你戴罪立功!”周帆一本正经的说道。

    “多谢大人!”方德不禁一愣,随即欣喜的应道。

    “多谢大人。”秦古,王力等一众将士们全都真心实意的感谢了起来。

    “既然有罚,那么也有赏。”周帆微微一笑,说道:“方德你勇于承担,爱护下属,深得人心,受众将士敬仰,这点很好,看到后面那十匹马了没有?”

    方德连忙点了点头。这十匹好马从一开始他们就看到了,只是一直不知道做什么用的而已。

    “去,自己挑一匹去!”周帆随意的说道。

    方德顿时傻眼了,一时间完全反应不过来,愣愣的问道:“大人,这是……”

    “自己去挑一匹喜欢的,以后就送你作为坐骑了!”周帆眯着眼睛说道。

    “什么!”所有人包括那方德全都惊呼了起来。周帆那十匹马,每一匹都比他们现在用的好啊,而且他们的马匹,那是属于大汉的,而周帆,那可是直接送啊。这么一匹好马就直接送给了那方德,就算拿去卖,那也能有十万钱,一笔巨款啊。

    “大,大,大人,你……你……”方德直接被吓呆了半天都说不出一句话来。

    “怎么,不想要,那我可就收回来了!”周帆调笑道。

    “要,当然要!”发现周帆真的不是在开玩笑之后,方德连忙叫道,说罢直接冲了出去,挑选了起来。

    顿时其余的一众将士们全都嫉妒的看着那方德,这样的好马,他们也想要啊。

    没过多久,那方德便在众人幽怨的眼神之中,带回来了一匹黄鬃马,眼光倒是不错,在那十匹健马中,也是数一数二的了。

    周帆看着众人那一脸羡慕的样子,笑着说道:“怎么,想不想要?”

    顿时所有人都扭扭捏捏了起来,谁不想要啊,但是谁又敢开口要呢。

    “想不想要!”周帆提高了几个分贝。

    “想!”众人这才反应过来,异口同声的喊道。

    周帆笑了笑,说道:“想就行了,这后面还有九匹,都是给你们准备的。”

    众人愣然,这什么情况,为自己准备的,难道是直接送给自己。

    下一秒,周帆便给他们揭开了答案:“所有人,无论是谁,只要能够在接下来的战场上,立下功劳,便可以获得一匹马。所以,接下来你们应该要做什么!”

    胡萝卜加大棒,给点甜头再敲打敲打,永远是最好用,也是最实际的办法。

    周帆话音一落,场面就是一片死寂。

    “立功,杀敌,立功,杀敌……”下一秒,整个校场全都沸腾了起来,也不管什么整不整齐了,一个个鼓足了劲,大声吼了出来,声传千里。

    远在半里外的卢植也是被这惊人的呐喊给吓到了,出帐一看,却发现是周帆那边的动静,不由的露出了一丝惊喜与苦笑。

    惊喜的是自己徒弟居然有这等本事,将士气激发到了这样的程度。

    无奈的是,如此士气,也只有周帆那两千羽林军有了,如果整个北军五校都能如此,分分钟都能灭了那张角。

    荀攸深深的看了一眼周帆,嘴角挂上了一丝笑容。他越发觉得自己这次跟着他出来,绝对是自己做的最正确的一件事情了。三下两下便能征服一只军队,还能提升大军士气,这,又其岂是普通人能办到的。

    翌日一早,卢植亲帅四万余大军,出虎牢关,直取在那巨鹿的张角。四万大军浩浩荡荡的,倒也颇有几分气势。

    大军一路行进,紧两天的时间,大军便已经迫近了邺城。途中倒也遇上了小股的黄巾,多不过百人,少不过数十人。一见到卢植这四万大军,早就是吓得四散而逃了,到底是一群贫民百姓组成的大军,完全不堪一击。

    “远扬,这次讨伐这张角,你怎么看?”卢植骑在白雪上,转过头看着周帆。

    自己又不是李元芳,有什么怎么看的。周帆不禁吐槽了起来,不过他也知道这是卢植想要考校考校自己罢了,连忙说道:“黄巾不堪一击,不过想要拿下那张角,倒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哦!”卢植顿时眼前一亮,饶有兴趣的问道:“说来听听。”

    “相信老师之前也看到了,那黄巾倒地还是一群百姓组成的,完全没有半分组织性。只要一点点的打击,便会瞬间溃败。这样的大军,纵然有数十万,又如何能够抵抗的了我们这四万大军的进攻,因此这一路去那巨鹿,必定是势如破竹,无人可挡。”

    卢植满意的点了点头,显然是对于这周帆的见解很是认同。

    “不过这黄巾到底是人多势众,虽然在野战方面,绝非我等敌手,但若是据城而守,老师手中一共只有四万大军,想要拿下那张角,却也不是什么容易的事情。”周帆款款而谈着。

    顿时卢植眉头深锁了起来。说实话的,在看到之前那些个小股黄巾的时候,卢植便知道这黄巾那就是不堪一击,无论是那张角,还是那些个黄巾渠帅,全都不通统兵之道。

    这样子的大军,即便人数再多,那也没用,击溃他们那只是时间的问题罢了,而那些个黄巾最多也就是给自己大军带来些麻烦就是了。

    但是如今被这周帆一提,他倒发现这确实是有些棘手了。那张角谋划了那么久,储备必定十分充足,若是他真的据城而守,拒不出战,自己这四万大军恐怕还真的那他们没什么办法。

    总不见得直接去攻城吧。四万大军攻打二十万大军守护的城池,这就算他卢植本事再大,那也没办法啊,别人耗都把自己耗死了。

    “那远扬你可有什么好办法?”卢植直接来了个不耻下问。

    顿时周帆一张脸就苦了起来,他哪里有什么办法啊。之前自己说的那些,还是靠着自己对历史的了解说出来的而已,历史上那卢植还没攻下广宗,就被诬陷,押回了洛阳,后面还是等到了那张角病死,这才拿下了广宗。

    但是现在自己能有什么办法,总不见得告诉卢植我们慢慢等好了,那张角马上就要死了,有人会信他就有鬼了。

    “老师你还是问问公达吧,我是没办法了的。”周帆毫不犹豫的将这个大难题抛给了荀攸。

    瞬间卢植和周帆两人的目光,便全都落到了那荀攸的身上。

    额,荀攸就是一愣,无奈的说道:“攸没有看到情况,也不敢妄下定论。不过我到觉得此战的关键并不在我们这边,而应该在皇甫中郎将和朱中郎将两人身上。”

    “此话何解?”

    “根据之前得来的消息,那黄巾最大的特点,也是最大的弱点便是他们各自为阵,互不往来!”

    卢植听了眼中就是闪过一道精光,却没有打断荀攸的话。他也是兵法大家,又岂会不明白荀攸话中的意思。

    “如今这黄巾基本上分为三个较大的阵营,一是张角三兄弟所在的北方,以巨鹿为中心,大概有着兵力三十万左右。不过正如远扬贤弟所说的一般,败张角容易,擒张角难。”

    “而在南方,分别是波才率领的颍川黄巾,以及那张曼成所率领的南阳黄巾。两波黄巾加在一起,人数比张角这方还要多出不少,更不用说还有一些小波的黄巾了。皇甫,朱两位中郎将手中兵马不足,而且大多是新征的兵,缺乏经验,对上那人数众多的黄巾,是胜是败,却不好说。”

    “若是两位中郎将败了,那么那两地黄巾必定会直攻洛阳,到时候我们这方不得不回援洛阳,届时腹背受敌,危矣。反之,若是两位中郎将能够大破颍川南阳黄巾,我军士气必定大增,届时便可与我等兵和一处,张角翻手可灭。”

    “好,说得好,好一个荀公达!”卢植大笑着称赞道。这荀攸一番大论,正和他新心意啊。

    “卢氏师过奖了!”荀攸不骄不躁的应道。

    周帆也是满含笑意的看着那荀攸。到底是最顶尖的谋士啊,这一番大论,跟历史记载都差不了多少了,当然前提是没有周帆插手的历史。

    “呦!”一声鹰啼想起,惊的卢植等人忍不住仰头看去,顿时被吓了一跳,只见一只翼展六尺的老鹰向着周帆这边,就是一个俯冲直下。

    “老师勿慌,是我养的鹰!”周帆连忙解释道。若是被自己人给误会了,乱箭射死了,那自己还不哭死。

    熟练的伸出了右手,金鹰便停在了周帆的右臂上,好在如今周帆身上有着甲胃,否则又得换衣服了。

    卢植看着这情况,这才放心了下来,任凭是谁看到这种猛禽飞下来,也会紧张起来的。但是转念一想,不禁莞尔。自己这徒弟驯兽天下无双,又岂会怕一只老鹰。

    然而下一刻,卢植一张老脸就板了起来,因为面前的周帆脸色瞬间凝重了起来。

    “远扬,发生了什么事?”

    “老师,前方有埋伏,而且人数不少!”周帆抬起头,面色凝重的说道。

    “不可能!”卢植脱口而出道:“先前派出去的探马才刚刚回报,前方五十里之内,绝对不会有任何兵马!”

    周帆又何尝不知道先前那一队探马的回报,但是他更相信自己手中的金鹰。为了确保万一,周帆早就将金鹰放出去了,有了这个天然的监视器,没有任何大军能够躲开它的目光。

    “老师,这金鹰是我精心驯养的,当初抓到那唐周靠的就是它,绝对不会出错的。老师最好还是把那队探马叫来问问的好!”周帆坚定的说道。

    卢植放眼看去,只见前方地势险要,确实是个埋伏的好地方,而且他也知道自己这弟子绝对不是信口开河的人。为了确保万一,还是派人将那对探马叫了过来。

    “我来问你,你之前来报,说前方无甚情况,可是真的!”卢植厉声喝道!

    而在他面前,却是站着五个将士,这五人便是之前派出去的探马小队中的一对。

    顿时五人便同时打了一个激灵,低下了头,完全不敢去看那卢植的目光。

    卢植那叫一个怒啊,看到这情况,他哪里还会不知福发生了什么事情啊,怒吼道:“给我说!”

    不得不说,这卢植平时看起来温文尔雅的,像是个儒将,但是发起火来,还真是有些令人畏惧。

    当即有一人扛不住了,砰一声跪了下来,哭喊道:“大人饶命啊,是吾等没有探明白就回来了。”

    一个人招了,其他四人瞬间扛不住了,连忙跪倒了下来,一五一十的将事情给说出来了。原来这五个家伙只是在前方随意打探了一番,看到前方那处洼地的时候,嫌麻烦,根本没去探查,就这么回来了。

    之后便随便说了句前方没有情况就是了,以为这样就能蒙混过关。但是他们哪里知道,这还没多久了,自己的谎话就被拆穿了。

    “来人啊,给我拉下去,斩了!”卢植面色阴沉,毫不犹豫的下令道。

    也难怪他卢植如此生气了。身为探马,做不到尽忠职守,居然还送假情报回来。这要是自己大军真的就这么过去了,即便不败,那也会元气大伤,不知道有着多少将士会因为这五个混蛋而丧命,这等败类,不杀不足以泄愤。

    手起刀落,在那五个探马不断地哀求声中,五颗脑袋就这么落在了地上。

    周帆瞳孔微缩,这时候的他,才意识到,这战场是有多么的残酷,不仅仅是对敌人的残酷,对自己人更是要如此,军令如山。

    “远扬,前方有多少人?”卢植深呼了几口气,转过头看着周帆。

    额!瞬间周帆就无语了,这让自己怎么说。那自己又不能和那金鹰视线共享,哪里会知道前方有多少人埋伏。至于金鹰,它能发现前方有不少人埋伏就不错了,难道还指望他一个一个的数出来不成。

    顿时卢植老脸就是一红,先前真的是被气糊涂了,现在居然问出了一个这么愚蠢的问题。

    “攸以为,前方黄巾人数应该不下两万!”这时候还是荀攸跳了出来,给卢植解了围。

    卢植干咳了两声,缓解了一下自己的尴尬,问道:“公达如何知道?”

    荀攸随手抽出了一副地形图,指着上面一个点说道:“此处乃是那邺城。而此处乃是那处洼地,想来埋伏的应该是那邺城的黄巾。那邺城这一代的黄巾,原本是由那黄巾渠帅马元义领导的,人数在一万余,如今这批黄巾攻破了邺城不少地方,不过人数大概在两万余,不会超过三万。”

    “哦,马元义!”周帆饶有兴致的问道:“如今那马元义已经死了,那么领导这邺城黄巾的是谁?”

    荀攸嘴角挂起了一丝微笑,不过怎么看都觉得奸诈的很,说道:“据说是那马元义之子,马当。”

    “马当啊!”周帆露出了一丝诡笑,说道:“这般的话,我倒是有一计可以破这马当。”

    荀攸看了一眼周帆,附和道:“巧了,攸正好也有一计可以破那马当。”

    两人相视一笑,纷纷大笑了起来。

    “远扬你可别胡来啊。”卢植哪里会不知道这两个家伙在想什么啊,连忙劝阻道:“让别人去就可以了,犯不着你亲自冒险。”

    “老师不必担心,我麾下两千人具是骑兵,那马当想留下我可不容易。更何况难道还有谁比我更适合的人选吗,那马元义可是我抓住的,严格来说,我才是那马当的杀父仇人才是!”周帆满不在乎地说道:“更何况若是连这点险都不敢冒,那我还不如回洛阳睡大觉的好!”

    顿时卢植脸色一苦,无奈的说道:“也罢,我说不过你,一切小心为上,千万不可硬拼。”

    “诺!”周帆恭敬的应道,随即转过头,看了一眼荀攸,豪气万丈的问道:“公达可敢与我闯一闯这敌阵!”

    “哈哈哈,远扬贤弟既然敢去,那么攸自然是舍命陪君子了!”荀攸也是大笑了起来。

    得了,既然周帆都这么说了,卢植也不好去拒绝了,也只能下令让他领兵前去,而他自己则是率领四万北军五校将士们,在前方不远处,埋伏了起来,等待着那马当一伙黄巾的入瓮。

    “停!”待的周帆一声令下,两千羽林骑已经狂奔了三十余里,而那黄巾埋伏的洼地,便在前方不远处。

    经过周帆一顿恩威并施,手下这两千人,那叫一个听话啊,令行即止,绝对没有半分犹豫。

    周帆转身对着两千羽林骑喊道:“可准备好立功了?”

    “准备好了!”众人齐声喊道,目光不由自主的飘到了方德胯下的那匹黄鬃马上。

    周帆微微一笑,说道:“这次就算是便宜你们一次,一会进入前方洼地之后,听我号令,不得有半分犹豫。当然一会你们之中,若是谁杀敌最多,那么就可以挑一匹马!”

    顿时所有人全都激动了起来,这绝对是一次大好的机会啊,这立功可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而如今周帆提了这么个条件,由不得他们不心动啊,一个个的摩拳擦掌了起来。

    荀攸满是赞赏的看了一眼周帆,不得不说周帆这办法虽然俗,但是真的有效啊,重赏之下,必有勇夫,为了那些个好马,也由不得他们不全力以赴啊。

    “那么,放慢脚步,出!”下一秒周帆毫不犹豫的下令道。两千羽林骑慢慢悠悠的向着前方洼地前进。

    邺城外三十里地,有一处洼地,此刻正有着不少人马埋伏在此处,人数不下于两万,只是这两万余人一个个的身着破烂,头上倒是带着黄巾,然而手中的兵器确实千奇百怪的,刀枪长矛,锄头,镰刀,木棍,应有尽有,不用多说,有着这种奇葩装备的,自然便是那黄巾贼了。

    不得不说,这些个人隐藏的还不错,若是不刻意去看,还真的发现不了,但若是从天上去看,那便是无所遁形,一览无余了。

    “渠帅,我们不听大贤良师的号令,擅自出兵,这样真的好吗?”一个有些轻瘦的青年对着身旁一个长得异常魁梧,满脸扎髯的大汉说道。

    那大汉自然便是那马元义之子,马当了。这马当也不过才二十而已,却长得一脸彪悍,尤其是那脸扎髯,更是让人惊讶,也不知道他是怎么长得。

    至于那青年,名叫王英,原本只是邺城一个教书先生罢了,跟着马元义一起造了反,马当见他会写几个字,脑子也挺活络的,就把他留在了身边,时不时的出谋划策着。

    “你懂个屁啊!”马当直接怒骂道:“大贤良师不让我们擅自出兵,是怕我们出意外吃亏。但是老子有了这么好的计策,就等着那汉军来了,到时候就能杀他个片甲不留,就可以为我爹报仇了,嗯……还可以帮大贤良师清楚清除敌人,这样的大功劳,怎么能不要。”

    顿时那王英一张脸就垮了下来了,这马当虽然说的冠冕堂皇的,但是他又哪里会不知道那马当心里在想什么啊。

    千言万语,那也掩盖不了这马当想为自己父亲报仇的事情。

    那马元义在洛阳事情暴露,结果被汉军抓住,实以车裂之刑,还把那尸首拿去喂了狗,尸骨无存啊,这样子的大仇他岂能不报。

    他对于汉军的恨意,已经突破了天际,因此一听到那汉军来了,他毫不犹豫的就率领了本部的人马,直接杀了过来,就连那张角的命令都不听了,一心只为了替自己父亲报仇。

    要不是那他提出了埋伏的计策,恐怕那马当就直接带着两万多黄巾直接杀上门去了。

    但是他自己心里清楚,自己这所谓的破计策能有用就好了。埋伏那也得上看谁和谁啊。

    就马当手底下这两万多黄巾兵,一个个面黄肌瘦的,手无三两力,有的手上甚至连个兵器都没,这样所谓的大军,去埋伏那全副武装,精锐无比人数还是自己两倍多地位的大汉官军,那岂不是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吗。

    但是现在很明显已经没后办法了,开枪没有回头箭,也只能硬着头皮上了,看看能不能早点让那马当回心转意,早些退兵,也好保住自己一条小命啊。

    “混账!”就在王英胡思乱想的时候,马当一巴掌拍在了那王英的脑袋上,怒骂道:“你不是说那官军不出三个时辰便能到达吗,怎么现在连个鬼影都没有。”

    顿时那王英就郁闷了,委屈的像是个小媳妇一般。他哪里知道啊,现在有人向自己禀告,自己这才这么说的。天知道那官军是拉肚子了还是脚底流脓了,才走的那么慢。

    “启禀渠帅!”就在这时候,一黄巾小兵徐迅速的跑了过来,给那王英解了围:“那官军已经到了十里开外了。”

    顿时那马当就兴奋了起来,大喜道:“好,终于是来了,我老子怎么把这四万人一口气给灭了!”

    额!那小兵就是一愣,连忙说道:“渠帅,没有四万人,只有两千多人,而且都是骑兵!”

    顿时那马当的大笑声就这么戛然而止了,一把揪过了那小兵,怒道:“你说什么,多少人?”

    小兵忍不住的吞了口口水,这马当的暴戾,在整个黄巾当中,也是相当有名的,诺诺捏捏的说道:“两,两千人……”

    马当愤愤的推开了那小兵,转过身,怒目的瞪着那王英:“怎么会只有两千人,你不是说那官军四万人都到了吗?”

    “渠帅,大概是那官军谨慎,因此才放了一只先锋部队前来试探试探的吧!”王英小声的说道。

    不过此刻他心中却早已经是乐开了花了,暗道自己运气好。自己这方这么点人,去对付那卢植的四万大军,简直是与找死无异啊。

    但是现在不同了,那官军居然派出了两千骑兵前来探路,这就好办了。四万人他们对付不了,但是这两千人还是没问题的。这样不禁能让那马当发泄,又不至于会危急到自己性命,当真是再好也不过了的。

    哼!马当不甘心的一拳砸在了地上,他这么劳师动众却只能解决两千人,这样要到什么时候才能全灭官军,替父报仇啊。

    “来人打的什么旗号?”马当随意的问道。

    那小兵恰好也识的俩字,连忙说道:“是个周字!”

    “什么,周!”马当整个的蹦了起来,双目喷火,满含着杀意,冷冷的说道:“所有的兄弟们,随我直接杀过去!”

    “渠帅冷静,冷静啊!”王英看着暴走中的马当,连忙劝阻道。

    他自然知道为什么马当听到了一个周字就变成这德行了。在那官军之中,打着周字旗号的除了那周帆之外还能有谁。

    若说他父亲马元义是死在官军手上的,那么这周帆就是就是罪魁祸首,是他带人抓住了马元义,他这才被实以车裂。这周帆对于马当来说,那绝对是的杀父仇人啊,也不外乎那马当会如此暴怒了。

    “滚开,否则老子一刀劈了你!”马当挥舞了一下手中大刀,怒吼道。要不是这王英他还挺看重的,就凭刚才他敢拦着自己,那一刀就直接劈上去了。

    “渠帅,那周帆麾下都是骑兵,若是我们贸然与之战斗,一个不小心就会被他们跑了。还不如等他们自投罗网,到时候别说是骑兵了,就算是插翅也难飞啊。”王英硬着头皮劝阻道,他是真的怕那马当的大砍刀就这么迎面劈过来了,到时候自己可就是死定了。

    当然其实在他心里,更加觉得,要是硬拼的话,最大的可能,会是自己这两万人被周帆那两千骑兵,杀的落花流水。

    在这一马平川的地方,骑兵的冲锋,那绝对是无敌的,又岂是这些个弩弱的黄巾兵可以抵挡的了的,估计几个冲锋下来,自己这方就要败了,到时候可就死定了。当然这些话也绝对不能直接跟那马当说,在马当面前说他不如周帆,那岂不是找死吗,就算自己有三个脑袋也不够他砍的。

    果不其然,听了那王英的话,那马当总算是停了下来了,身子一僵,脸色越发纠结了起来,好像是在考虑什么重要的事情似的。

    过了老半天,这马当才满脸不甘心的说道:“也罢,就听你的。去通知兄弟们,让他们准备好,我要让那周帆有来无回!”

    不得不说王英正好打在了这马当的软肋上。这马当可以不在意自己这方死多少人,但是绝对不允许被那周帆逃了。为了确保万一,他也只能再忍一忍,等那周帆入局了,到时候再杀了他,替父亲报仇!

    呼!王英这才松了一口气。让人去准备了。他能做的都已经做了。至于接下来能不能保住自己的小命,那就要看天意了。

    好吧。何欢淡淡的说了一句无奈的离开了真的是没有什么意思的。

    离开前看了一眼周帆一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