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饭局

    李素素的电话又响了起来,李素素在心里暗骂了声瞿成光之后,点了拒接。她已经不敢去看教练的脸色了。在她按过拒接键后不到一分钟,电话铃又响了,李素素瞥了眼教练,“接吧”,教练脸色阴沉地补了句,“小姑娘还挺忙”,李素素接起电话,“瞿导,怎么了?”

    “我是靖长宇”,靖长宇低沉而富有磁性的声音。

    “靖先生有什么事吗?”李素素有点惊讶。

    “我以为瞿导已经和你说过了”,李素素想起刚刚挂掉的电话,“我在学车,刚刚没接到他的电话,教练正在我旁边呢!”李素素故意把结尾的几个字重读了。

    “你在学车呀”,靖长宇故意把这几个字拖长了,又软又长。

    “那我之后再联系你吧”,李素素心里暗骂了句“真是讨厌的靖长宇”

    李素素按了关机,她只想安静地把今天的车学完,不想再给教练任何骂人的机会。

    接下来学车的过程中她无比地专心,犹如神助一般,没有再出什么低级错误,最后结束练车的时候,教练的脸部表情和善了很多。

    李素素在走出驾校时给靖长宇打了个电话。

    “李小姐,车练得怎么养了?”靖长宇的声音是好听的,但是传到了李素素的耳朵里总觉得有什么不对劲。特别是,他故意把学车两个字拖那么长,好像是已经看到了李素素学车的窘态一样。李素素觉得,靖长宇这个人,真的和第一次采访她时一样,一样的令人讨厌。

    “你和瞿导到底有什么事?”

    李素素有点没好气地问,毕竟这是导致她今天学车窘况的两个罪魁祸首。

    “李小姐,瞿导的剧组今天请我吃饭”

    “你们吃饭,和我有什么关系” 李素素声音冷淡,心里在犯疑惑。

    “我们马上可能要共事一段时间”

    “和你共事?”李素素心里在嘀咕,但也不想多问,没等靖长宇解释,她就把他的电话挂了,多听一秒靖长宇的声音她就觉得烦。

    靖长宇看到李素素挂断的电话失笑,这家伙,是不愿意和自己共事吗?靖长宇想起了在车里,她在梦中流泪的情形。那个清冷的女孩,那个苍白而又坚强的女孩。在后来的日子里,靖长宇的眼前常常会跳出那个女孩的身影。他想见她,就是单纯地想见她。

    海航来和靖长宇来谈主持《平淡如歌》的选角活动时,靖长宇是有一些拒绝的,他从来不愿意主持选秀节目,所以也因此推掉了很多这样的活动。在靖长宇准备回绝时,他看到了在台里送来的策划书上,编剧一栏写着李素素三个字。他打电话确认这个李素素和他心中的李素素是同一个人后,改变了主意。台里的同事都很意外,大家都认为,果然只有海航这样态度认真的大公司才能打动靖长宇。

    选秀这个主意,并不是瞿成光出的,但是瞿成光也比较赞成。毕竟,现在演员的工资水涨船高,虽然有些演员会自降身价来演海航的剧,但是毕竟市面上可供选择的演员有限,有演技都是那么几个老演员,而年轻演员,青春靓丽有余,演技磨炼不足。而选角,既可以带来新生血液,也可以为电视剧在播出前带来一定的话题。毕竟,海航的剧是不缺收视率的,但是缺流量。海航立足于品质,这肯定是不错,但假如品质与流量齐飞,当然是一件更好的事情了。选秀,也算是一次海航的一次尝试了。

    在海航的初步会议中,大家都一致推荐靖长宇为主持人,有他在,收视率还是有保证的。而选秀评委,瞿成光肯定要参加,瞿成光推荐了李素素,大家也都没有异意,毕竟编剧与导演是把控一部剧的灵魂人物。其余的评委,则请海航资深演员秦显鹏参加。秦显鹏本就属于海航的人,他参加是一件容易的事。麻烦的是李素素,这么一个连剧本都要他们软磨硬泡写的人,会愿意参加选秀节目吗?

    在得知靖长宇通过提案后,瞿成光便约了靖长宇和海航以及电视台这个节目的相关策划人员吃饭。彼此熟悉,也方便合作。瞿成光给李素素打了个电话,奈何第一次没人接,第二次打过去拒接了。瞿成光猜测对方可能不方便,等他缓了很长一段时间,再准备给李素素打过去时,她的电话已经打过来了。

    “瞿导,最近有什么事吗?为什么靖长宇说我可能会和他共事”。李素素的声音听起来有些急迫。瞿成光把事情大致的来龙去脉说了一下,也顺便提了吃饭的事。

    “瞿导,我想你应该知道我的性格,我不喜欢抛头露面,这样的活动可能不会很适合我”,李素素的声音里夹杂着一些不情愿。

    “素素,我们今晚先吃饭,至于电视选角的事,这倒是不着急,就当是为我们剧本的完成庆功吧。而且今晚单编剧也来。”

    李素素本想拒绝,听到了单编剧这三个字又不好拒绝,毕竟人家在她写剧本时,帮了很多忙。而且,她能完成近日在经济上的巨大收获,还是要感谢瞿成光的。去了把事情说清楚也好,她可不希望和靖长宇共事,对着不喜欢的脸,睡觉都睡不眠。

    李素素本来想打的过来,但是靖长宇打电话来了,他说正好在李素素家附近,可以顺道接李素素一起去。李素素本想拒绝,在她在手机上查询目的地时,看到今天瞿成光选的这个地方,打的过去竟然要一个多小时,打的费竟然要100多元。她果断放弃打的想法,选择坐上靖长宇的车。李素素总结了一下自己的行为,穷惯了,而经济基础还不那么过硬,不好任性。

    李素素正准备打开后车座的门时,靖长宇已经把副驾驶的门打开了,李素素正准备系上安全带时,靖长宇已经帮她把安全带系上去了。尽管说,所有的男士温柔的行为都不会让人讨厌,但是做这些行为的人假如是靖长宇的话,还是容易让人起鸡皮疙瘩的。李素素呆呆地望着给自己细心地系上安全带的靖长宇,他的动作很轻,似乎是害怕把她碰到了。他的眼镜上反射出自己的脸,李素素一瞬间不敢亲举妄动。其实靠的不近,她也不敢轻举妄动。

    靖长宇察觉到她的小心,突然对她笑了笑,系完安全带后竟然摸了摸她的头发。他…靖长宇…温柔地…摸了摸…我的头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