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章 堕入凡尘

    话说霜暮帝君,曾不被情所困,如今又堕入情中无法自拔的可怜人。

    “这是哪里?”

    凌陌睁开眼来,醒在一个亭子里,一阵阵的霜雪映入他的眼中。

    “我...还没有死?”

    漫天的银色卷入眼帘,不禁让人思索,这一道纷飞的的大雪,一阵凛人的寒风,在一些人看来,也不失一道好光景。

    这异界的尘土,满天飞絮许许,落地无音,斜入缥缈,卧如天花,素不知,此乃何时。

    “那是...雪吗?这么说我被...打入了凡界?呃!好疼...”

    “真悲催...往往这里是最不想来到的地方...说来,天帝这牲畜又想干什么,居然没杀我...”

    呼啦啦...呼啦啦...传来阵阵风声。

    像是急过头了似得,一阵,接着一阵,望向周边的房屋,那已被霜打开了冰花的窗户,一切,都是未曾见过的。

    “罢了罢了...这里还蛮不错的,虽说比不上御景亭,但,至少这里有那里看不到的东西”凌陌道。

    他伸出手来,接住了落下的几片雪花。

    “原来如此,这就是雪吗...虽然那时见过,但也没注意太多...嗯?变成水了...”凌陌感觉这有些奇妙。

    他试图走出去,更近些看看这风景,不料,刚走出亭子的边缘,就被挡住了,怎么也出不去。

    “结界?我知道了...他把我封在了这里...果然,旁边还有我的执念...”

    执念是一凌陌的一把剑,据说那把剑千年也不曾铸成,但在这把剑插入慕思柔身体里的时候,它奇迹般的铸成了。

    这一直是凌陌了不去的一个念想,所以,这把剑才有了名字。

    凌陌无奈转头望去旁边的桌子,吃了一惊。

    “那个是?悠然酒?难不成这里是...遥醉亭?”

    遥醉亭,是凌陌在慕思柔死后在凡界设下的一个类似御景亭的地方,为了纪念慕思柔,也是为了追溯他们的回忆。

    “遥醉亭瞭月,月近挂桐钩。遥醉亭醉酒,贪醉千杯少。”此言久久流传。

    凌陌端起旁边的酒壶饮了几口。

    “果真...说起来,自从她死后,就再没喝过这酒了...”

    “这个天帝,给我摆下这么多重东西...又是什么意思?”

    “公子!”

    熟悉的声音传来。

    凌陌听到这个声音,立马把头转了过去。

    他的眼眶又有些泛红了,面前这个女子,是他日日夜夜想见到面庞...

    “你没死?”

    “公子说什么呢,你我二人初次见面,怎说我死了呢?”

    “也是...可能是我太过着迷了...”

    “难道...公子有什么难言之处?”

    “呃...并没有,敢问姑娘芳名?”

    “小女子姓苏,名玖”苏玖道。

    “苏玖是吗...”

    “公子觉得有何不妥?”

    “没有...只是觉得你和她很像,不...简直一模一样”

    世间还有如此奇事,居然还有两个面容一模一样的人,想必是谁再此也会大吃一惊,更何况...这是日思夜想的人呢。

    就这样过了许久,两人张口,却又说不出话来,也不知雪落了几刻,苏玖才说出话来:

    “公子真会说笑,这世间还有这等奇事?”

    “话说如此...但...”

    一向话少的凌陌今天也不禁与苏玖谈来,脸如冰雪的帝君,如今也有些微微泛红,倘若再说下去,那就别有韵味了。

    “先不说这个,今日大雪异于往常,我见公子衣神单薄,所以特来送衣,望公子穿上”

    苏玖递上了一件棉衣。

    “这么说来,的确有些寒意,那我就谢过姑娘好意了”凌陌道。

    “前面就是我家,我一人也是无聊至极,公子不妨来坐坐?”

    “坐坐...就算了吧...”

    凌陌其实是很想跟她去的,虽说不是慕思柔,不过这个面庞像是故人重逢,这再好不过了。但凌陌知道,这个亭子被天帝设了结界,就算凌陌再怎么想出去,也是徒劳。

    “哈哈,别太拘谨了,走吧!”

    苏玖拉住了凌陌的手跑了起来,直向亭在奔去。

    凌陌顿时很无奈跟着走,只不过,走的时候却下意识的把手伸向桌去,取走了执念。

    令人惊叹的是,苏玖居然带着凌陌跑出了这个亭子。

    “结界...穿过了?这...她究竟是何人?难道...”

    “公子...”

    凌陌顿时思索入了神,完全没有听到苏玖在说什么。

    “公子?”

    恍然间,凌陌缓过神来。

    “何...何事?”

    现在的凌陌倍感诧异,脑子里满是关于苏玖是什么人的问题,连话都说不清楚了。

    “公子...手可以放下了”

    所叹:“迟钝之人难懂情”

    这两人也是诠释了这话。

    “哦,啊...抱歉...”凌陌把牵着苏玖的手放下了

    说来,这倒不想那个风度翩翩的霜暮帝君了,难不成坠入凡尘,又遇师妹的面孔,连性格都有变动了?

    寂雪寞情,两人走着。

    “对了,公子手中拿的是?”

    “一把剑”

    “这样啊...难不成公子是习武之人?”

    “习武?神界的修真是在凡界称为习武吗?既然这样...那我也...”

    “算...算是吧”凌陌道。

    “见公子身材,想必一定身手敏捷,是轻功的好手吧?”

    “轻功又是...这凡界的法术还真是稀奇...”凌陌嘀咕着,没有作答。

    如此...长久的沉默...

    “公子还真是有趣”

    “这话怎讲?”

    “从见公子到现在,都没见公子笑过,直到刚才,连话也少了”苏玖道。

    “是吗...”

    “公子有什么心事吗?”

    “心事倒是一桩又一桩...”

    “可以讲给我听听吗?”

    “抱歉...并不能”凌陌道。

    “这样...好吧”

    茫茫的白雪里似乎带着一处深沉,像是寂寥无人,凄神寒骨,又似是琐事非非,与刚才不同,现在更显得寂静些,刚才还有几人踏步,但现在,连悠闲者漫步的影子都见不得了。

    是因霜暮的临世,这凡界也变得孤寂了吗?

    谁知道呢...

    刚还在空中争执的鸟儿,已向巢去,埋没在雪中的寒梅,花叶落了少许,似乎,还有几处断枝。

    这是要催人下泪吗?

    “公子...到了!”

    这里是苏家的大院。

    突然,从大门处冲出一位女子,神色慌张。

    “小姐你可回来了,大事不好了,老爷...老爷他病又犯了!”

    见女子神色慌张,听过这一番言语后,渐渐地,苏玖的脸也变了,夹杂着一些愁意,一切,就如玩笑一样,使凌陌摸不着头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