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战争 > 宅男的奇妙冒险

正文 第三十二章 画

    高远山的收山之作——孩童,是一副比较古怪的画。画的背景十分模糊,画上是一位双眼无神的五六岁左右的男孩。男孩的身边是一个模糊的白色影子,不远处则是一个黑色的影子手上不知道拿着什么,仿佛在追逐着男孩。

    “这幅画想表达的是什么?还有他为什么不继续画画了?”看着这幅古怪的画,我有点懵逼。虽然我能看出来画的不错,可是我根本看不出画家想表达什么。

    “猜测有很多,有种说法是高远山的有个私生子,但是因为某些原因无法相认,所以他画出了这幅画来表达自己的思念。男孩双眼无神是表达他见不到自己的父亲,后面的黑白影子是男孩的父母。还有一种是说这画中的人就是高远山,他小时候常被虐待,画出这幅画的时候勾起了自己的童年阴影。所以才疯了几天,之后便再也不画画了。这幅画并不是他第一幅,第一幅一直被他藏在画室里,从不对外展出。你有什么看法?”解释完之后,方婉儿向我询问道。

    “我有个毛的看法,我连宇宙的尽头在哪都不知道,怎么会知道他想表达什么。”

    “猜猜嘛,就当动动脑子。”方婉儿抱着我的手臂撒娇的摇着。

    “好了好了,别摇了,我猜就是了。”架不住这磨人的好奇妖精,我只好仔细的看着这幅画。

    这是为了满足方婉儿的好奇心,所以我说的对不对并不重要,关键是要让她满意。她想知道的是画家画这幅画时心里是什么想法,那么我可以根据这幅画去编一个合理的,让她感兴趣的故事。

    “高远山结婚了吗?”

    “结了。”

    “妻子是做什么工作的?”

    “医生。”

    “他平常穿什么颜色的衣服?”

    “这个倒是不太清楚,大概是黑色吧,毕竟画家总要接触颜料,肯定会选一些深色的衣服。”

    结婚的画家、做医生的妻子、黑色的衣服、画、孩童,如何根据这五个条件来编一个故事呢?看着方婉儿期待的眼神,我的脑子有点混乱了。

    思考了一会后,我对方婉儿说道:“听着,这是我的猜测,是不是真的我也不知道。毕竟那么多人都猜过,作者也没说哪个是对的,没理由我一猜就中吧。而且,他可能会跟你想象的不太一样。”

    “嗯嗯嗯,我就喜欢看你推理的样子,超帅。”方婉儿双眼闪烁着好奇的彩色,一脸兴奋的看着我。

    “首先,这并不是一副出自灵感的作品,而是对照着画下来的,也就是案发现场。”

    “月君,你是真的在好好想吗。”方婉儿脸上的兴奋荡然无存,噘着嘴埋怨道。

    “咳咳,当然,我从未如此认真过。”我咳嗽了一下继续说道:“你先看这幅画的背景,十分的模糊,整幅画就像是在昏暗的地方下画出来的。当然也有可能是作者故意这样画的,但是没关系,我们先记住这一点。再看这个男孩的眼神,与其说是双眼无神不如说是死人的眼神。而且这个男孩后面的黑色影子真的是在追男孩吗?男孩已经死了,还有什么追的意义?难道不是在画下来吗?白色的影子看起来则像是给男孩身上放什么东西。”

    “可是要按照你这个说法的话,那么高远山不就是凶手吗?他的杀人动机是什么?”

    “杀人动机应该就是没灵感的,可是杀人之后他又害怕了,所以他疯了几天。但是好了之后,他发现这幅画的确画的很好,于是就拿去评选了。估计他没想到会得奖吧,得奖之后要展示,可是那样他该怎么解释自己家里的那张画呢?于是,他就对外宣布第一幅是自己的收山之作,不对外展示,只自己留着收藏,而展示第二幅。他的妻子是帮凶,白色的影子是妻子在做防腐工作。再联系之前的背景,应该是在地下画室,那么这个男孩的尸体应该就藏在墙里了。因为尸体会腐烂,当然要用福尔马林来防腐。可是福尔马林也有味道,那么该怎么办呢?简单,用玻璃隔起来,毕竟自己收藏的画有保护措施很正常。其实我们看到的这幅就是第一幅,是高远山在妻子给尸体做防腐的时候,自己在玻璃外面画出来的,黑影是他自己在玻璃上的倒影。而他收藏的所谓的第一幅,其实是把男孩藏在墙里之后自己在墙上画的伪装。至于他为什么要这么做,估计是墙里塞不下吧。”

    “不是吧!你可别乱开玩笑!”方婉儿瞪大了双眼有点失态的喊道。丝毫没注意到自己的声音高了几个分贝,把周围人的目光都吸引了过来。

    “嘘,公共场合你干嘛呢,都说了是猜的,你那么当真干嘛。你看你,周围的人都看过来了,看得我浑身难受。算了,回家吧。”我拉着方婉儿的手匆匆离开了。

    这是一个故事,一个我编的故事。至于到底是不是真的,并不重要。从一幅画就说别人是杀人凶手未免太过儿戏,但是方婉儿忘记了一开始的目的,这就够了。

    回到家里,方婉儿没有陪我,而是匆匆离开了,一直到第二天晚上才回来。回来之后不知道为什么有点生气,对着我哼了一声后就上楼了,我一头雾水的跟了上去结果迎接我的是被反锁的房门。

    “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我在门外敲着门喊道。

    “哼!我最讨厌你了!睡你楼下的沙发去吧!”

    方婉儿没由来的生气让我感到莫名其妙,连原因是什么都不知道的我也不知该说什么,只好灰溜溜的回到了楼下。好在楼下有电脑,打开电脑看看动漫一直是我最大的乐趣,正好可以抽空看看出什么新番了。就在我打开某比利网站时,一条头条新闻弹了出来。

    ‘著名画家高远山因创作无灵感而杀害一位五岁幼童,将其尸体伪装成画作藏于家中墙内。’

    看着这个新闻我下巴都快惊掉地上了。

    “我记得昨天好像是因为我不想猜那副画要表达什么才编的这个故事吧?”看了眼楼梯,我哭笑不得的摇了摇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