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网游动漫 > 人仙武帝

正文 第九章 俘虏

    东方不败会什么武功,很快蓝礼就知道了。

    公主府的占地面积虽然很大,但以武林高手的速度,想要跑个来回也用不上五分钟。

    没过多一会儿,远处的喊杀声就向着他的方位靠了过来。

    大红色宫装纱裙!

    鬼魅一般的身影在半空中挪移,速度飞快,时不时的还放出几道缠绕着红线的银针,阻拦后方靠近的追兵。

    此时的东方白恼火异常!

    她怎么就被发现了呢?

    明明在柴房里多的好好的,她都打算一直躲到能够回主位面了,结果她藏身的柴房居然有甲士闯了进来!

    东方白暴起!洒出银针对着入门的甲士就是一顿爆涉!

    可甲士身上的铁甲厚重,银针穿透后就没有多少杀伤力不说,这群人居然还随身携带着劲弩!

    什么时候土著位面的兵器都这么先进了?

    被甲士堵了个正着,没有办法的东方白只能撞破窗户,靠着自己的身法逃出去。

    心里那个恨啊.....

    身后追杀她的人越来越多,弄得东方白几次想要逃出府去,结果都被人用弩箭和渔网给拦了回来。

    “不行,不能再这样下去了,必须要逃离这座府邸,要不然我怕是会死在这里......”

    眼里寒芒闪烁,再一次用红线绊倒了几名追的最紧的甲士,东方白一头扎进了面前的院子。

    然后......

    院子里,一个身穿青衣,面容俊秀的‘书生’,居然冲着她挥了挥手。

    “嗨!”

    东方白:“???”

    没犹豫的,一瞬间的功夫,东方白就扑了上去。

    她觉得面前这人似乎是个当人质的好人选!

    蓝礼:“???”

    脚下八卦游龙步运转,蓝礼近乎是擦则东方白的衣裙躲了过去!

    侥幸逃过一劫....

    蓝礼一边后退着一边对着继续‘飞’来的东方白破口大骂:“你个死人妖和我有仇?我都躲进院子里来了,你还敢追过来?”

    他这也是倒霉催的!

    蓝礼也怨不得别人。

    毕竟是他先下令追捕东方白的......

    “哼!”

    半空中,察觉到甲士已经临近的东方白手指勾动,一条条承载了内气的红线向蓝礼缠了过去。

    红绳飞的飞快,近乎眨眼的功夫,就在几根银针的带领下锁住了蓝礼向四周逃跑的方向。

    而东方白在此时,却是又一次向蓝礼杀来。

    “我看你往那儿跑!”

    白玉一般的素手直接抓向蓝礼的脖子。

    无处可逃的蓝礼只能发狠的运转内力,以拳对掌的迎了上去。

    拳掌佼击,蓝礼就知道不好。

    自拳头处传来的巨力震得他手臂发麻不说,其内稳含的内力更是碧他多上不知多少!

    砰!

    被震退三步后,直接撞在了身后的墙上。

    而东方白,再倒飞出去几米后,却是又借力红绳飞了回来。

    “你找死!”

    嘴上大喝一声,面对着东方白那张近在咫尺的脸,蓝礼直接从衣袖中掏出一把火铳。

    “轰!”

    火药冒着白烟,枪管内的铅弹被涉出,震得蓝礼耳朵发痛。

    下一秒,蓝礼就感觉自己脖子一紧,似乎是被什么东西缠住了。

    那是一条红绳.....

    就和寻常人家缝衣服用的针线一般,纤细的很。

    也就再这时,公主府的甲士们终于赶了过来。

    刀柄抽动。

    劲弩上弦。

    东方白就站在离门口七八米远的树下,手指上拴着红绳的另一端。

    “不许动!”

    “给我拿下!”

    “公子!”

    三种声音近乎同时传出。

    下一秒,愣了一瞬间神的东方白就被汹涌而去的甲士所淹没......

    “去死!!!”

    ......

    五分钟后,长公主灵堂前。

    座位上的蓝礼摸了摸自己刚刚被勒得有点刺痛的脖子,一双眼睛冷漠的盯着堂下已经被困成了粽子的东方白。

    “能和我说说,你为什么要杀她么?”

    东方白不说话,只是双眼冒火的盯着蓝礼的脖颈。

    那里有着一道红痕。

    是刚刚东方白用牵丝弦勒出来的!

    “看我干嘛。”

    蓝礼发出一声轻笑:“我都把铁布衫练到大圆满了,要是再被你一跟线给勒死,那岂不是让人笑掉大牙?”

    东方白:“.......”

    “没想道土著中居然还有你这种修炼外功的人。”

    东方白视线上移,盯住蓝礼的眼睛咬牙道:“既然被你抓住了,要杀要剐悉听尊便!”

    “杀呢,肯定是要杀的。”

    说道这里,赵阝曰看着东方白那忽然暗淡的神色,冷声道:“可在杀之前,你是否应该告诉我,你为什么要闯进我家里来杀人?”

    听蓝礼这么说,东方白那双丹凤眼中闪过一抹诧异。

    “你不知道?”

    “我不知道什么?”

    “身为位面的高位者,你居然不知道.....”

    话只说了一半,东方白的面色忽然一僵,随后,则像是发现了什么一样,有些好奇的看着蓝礼道:“你究竟是谁?”

    ‘天道居然不阻拦我吐露消息?

    什么意思?

    是这个位面的意志阻拦了天道的延伸,还是眼前这个人有什么特殊的能力?’

    心中念头杂乱,东方白等待着蓝礼的回答。

    她在拖延时间。

    要不了多久,她就能把困在身上的绳子给破坏掉。

    然后....

    一柄钢刀被放在了东方白的脖子上。

    “严肃点,你这是被俘虏了,请尊重一下我这个审问你的人。”

    说话间,蓝礼对东方白身后的两名甲士使了个颜色,示意他们情况不对就直接砍下去。

    于此同时,蓝礼自己,则是蹲在了东方白的身前。

    “我呢,现在算是这座府邸的主人,而你,则是杀了我妻子的刺。

    当然,我说这些没别的意思。

    就是想你别做什么小动作,先把我想知道的消息告诉我。”

    “你想知道什么?”

    “你来自什么地方?”

    “曰月神教。”

    “我问的是地名。”

    “外界!”

    “怎么来的?”

    “你不知道?”

    东方白又一次诧异起来,并上下不住的打量了蓝礼好久。

    一直到蓝礼不耐烦了,她才慢吞吞的开始介绍:

    “我是被天道传送过来的,你们所在这个位面,只是一个世界破碎后遗留下来的碎片,马上就会被天道吞噬掉。

    而我呢。

    则是执行天道命令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