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网游动漫 > 打小游戏升级的魔剑法师

正文 chapter48:莉莉安小姐的计划

    两天前。

    ——

    她又做了那个梦,严格意义上说,却不像梦。

    仿佛有人影在意识深处影影绰绰的光影里。

    她看不分明,有时候能发觉,有时候发现不了,直到那人影开口。

    说的什么?

    她在梦里徒劳挣扎,却什么也抓不住。

    可“今天”有些不一般。她像早有预感,在梦里等候着人到来,于是等那人影出现时,她起身,直奔主题。

    身休也轻快得惊人,没一会她就接近了那道人影,朝他伸出了手。

    心跳快得惊人,像有鼓点敲在心头,她无暇顾及,只拼了命去看那道人影是……

    ……

    圣殿的房间多相似,洁白的墙一路延伸到绘满花纹的天顶,落地窗外白色的柔光洒入,一派宁静平和。

    少女睁开双眸,等恍惚过后挣扎着坐起,她才发现身后都是汗,像半夜梦游去游了一个泳,浑身湿透。

    她看到了……那道人影。

    “安妮……”莉莉安眯着湛蓝的眸子,声音如抛入泉水面的石子,扑通一声,涟漪泛起,最终却不剩任何波澜。

    她又闭了闭眼睛,脑子一团乱,几乎是凭着本能地起来,去接了洗澡水,简单加热后将整个人泡进浴室的池子里,神智才清明了些。

    却有几个名字在脑海里萦绕,久久不停歇。

    萨格,国王……安妮……

    太乱了。

    少女沉着脸色,猛地扎进了温热的水里,想冷静冷静。

    水里,莉莉安的金发如水草般晃荡,她睁着眼,一时间像与世界完全隔绝开,耳边有隐隐约约的声音也被她完全忽略。

    萨格……从两年前开始就谋划着杀死国王,那时候……他显然不是黑法术师。可两年后再遇到,他却可以艹纵黑雾,诅咒国王……让安妮私自带走有她法术签名的卷轴,转刻在黑法术根源上。

    转刻的人是不是安妮她尚未知晓……但至少,她是“帮凶”。

    为什么?

    拉文说过,她想复仇,向她那位父亲……威尔森伯爵。

    可是……

    仍旧是乱。

    破水声乍响,水花四溅,少女猛地窜出水面,深吸了口气,一只手抬起拨开面颊的发丝,再睁开眼……对上一双带着点诧异的眸子。

    亚修离得不远,看到她时定住了般,神色透着点她没见过的茫然。

    少女湿透的金发紧贴着赤丨裸在外的雪白肌肤,湛蓝的眸子因思绪混乱而微沉,不似往曰的透亮,缀着点暗色,在迷离白雾里仿佛史诗里蛊惑人心的海妖,几近令人移不开眼。

    一秒,两秒——

    “你……”

    终于回过神,莉莉安猛地往后踩,却是猝不及防地脚下一滑,整个人控制不住地向后仰,水声轰然,溅起一道一米来高的水花。

    亚修也回过神,听到那闷响轻蹙眉,想上前又似近在眼前的旖旎风光,耳根有些烫,终是没有上前:“小姐?”

    “我没事——”莉莉安嘶了声,忍着痛,一只手扒在池子边缘,磨了磨后槽牙,咬牙切齿,“出去!”

    一副“再不滚老子就翻脸了”的语气,杀气简直能满溢而出。

    耳边略过含糊匆忙的道歉,她松了口气,缓了缓再探出头,早就没半个人影了。

    为什么这家伙会出现在这里啊……被撞到后脑勺一抽抽地痛,莉莉安顿感无力,整个人趴在池子边翻了个白眼。

    等等……

    她忽然想到泡在水里时听到的那个声音……不会是……

    顿时做什么都没了心情,她叹了口气,爬出池子,扯过浴袍披上,径直出了浴室。

    出了门,亚修似乎没想到她出来得那么快,怔了怔,神色却不是尴尬,而是歉然:“小姐……我很抱歉。”

    其余倒是如常。

    莉莉安沉默了一会:“你跑进来干什么。”

    “来的时候没看到小姐,喊您也没有回应,就四处找了找……”许是猜到她会问,亚修回答得不慢,“我记得小姐没有早上洗澡的习惯……抱歉。”

    “……是没有。”莉莉安沉默了一阵,最后只能憋出三个字。

    说得好像是她的错似的……碧较亏的明明是她啊卧槽。

    但这个话题显然是进行不下去了,被他打断的思绪本来也不好再连上,可事情重要,她又放不下,索姓径直往一侧的书桌走。

    桌上乱七八糟的文件堆了一通,几张摊开的卷轴上有字被几个圈圈起打了重点。

    全是些与威尔森伯爵相关的东西。

    想查威尔森伯爵并不难,只消几天,便将能搜到的找了个七七八八。

    两年前她就查过萨格,安妮的部分被拉文补充了个大概,只剩这位疑似目标的威尔森伯爵。

    “领地……接手的生意,雷特家族的左右手……明面上有个儿子,是卡蕾的未婚夫。”莉莉安一只手捏着被翻看许多次的卷轴,碎碎念完,语气带着些微妙,“看画像,秃了的风险很高啊。”

    她手里拎着的那张画像正是威尔森伯爵的,实在要形容起来,就是一位发际线堪忧的青年。

    要说人生经历……

    亚修拿着一碟子的蛋糕走到她身侧,她见了随手捏起一个,往嘴里塞,听着他在耳边开口:“威尔森家以西部的生意起家,与雷特家族合作后,获得了西部的一块名为海德堡的领地,成为了伯爵。”

    说到这,他提醒了莉莉安一声,让她用咒语将头发吹干。

    “月初天气还有些凉。”他声音依旧柔和,没有半点不耐,见她回过神吟唱,又接着道,“是一位运气很好的人。”

    这后半句说的是威尔森伯爵。

    伯爵,是这个国家的贵族能获得的最高爵位了。

    汀恩王国里,能做到威尔森这个地步的商人寥寥。

    ——在与赛提人的战争的年代,贵族身份多是通过与赛提人作战而获得的,商人在汀恩王国的机会不多,可这却不能给莉莉安一种“这威尔森伯爵真励志”的感觉。

    “看得出来是雷特伯爵一手扶持的……”扫了一眼那些收集来的佼易记录,她捏着吃了一半的蛋糕,语气半是讽刺,半是感慨,“雷特伯爵原来还有乐善好施,下乡扶贫的美德啊。”

    记录显示,威尔森伯爵出身于一个小村庄,在二十年前仍然是一位籍籍无名的行走商。能走到如今的地步,靠的全是雷特家族委托的生意,要说威尔森伯爵的优点在哪,那只能是抱大腿眼光碧较好。

    但这很不符合雷特伯爵的作风——伯爵和他女儿在斤斤计较方面如出一辙,遇事了连分毫都要计入得失,怎么可能突发善心扶贫到这个地步。

    “小姐在意的……不是安妮对威尔森伯爵的态度么。”亚修适时提醒她,“或者……小姐对威尔森伯爵的出身很感兴趣。”

    莉莉安皱眉,语气微妙:“你哪看出来的我对这个感兴趣?”

    亚修苦笑了声:“那……小姐在为什么发愁。”

    对啊,她在发愁什么。

    莉莉安这一会儿又恢复了先前的思考状态,略一沉思,便得到了结论:“我想知道安妮的态度,她到底与萨格达成了什么协议,或者……这件事她知道多少,知不知道萨格的下落。”

    虽说萨格的举动给了她一种“安妮和伊凡并不重要”的错觉,可萨格行踪不定,她若想有所突破,不管如何只能从安妮身上下手。

    更别提,她想从安妮身上得到某些“答案”。

    “所以……小姐在调查威尔森伯爵。”亚修顺着她的思路,摸清了她的考虑,“小姐觉得,安妮如今留在王宫,或者说,帮萨格的目的是想向威尔森伯爵复仇。”

    “这是拉文的推断,存疑。”莉莉安在椅子上坐下,闲不下来,又随手抽了支笔,“但如果事情牵涉贵族,这推断无可厚非——可是,这些有关威尔森伯爵的结论,却让事情变得很奇怪。”

    亚修朝她露出一个“愿闻其详”的表情。

    “威尔森家和雷特家关系密切,安妮若是与威尔森伯爵有仇,那么就不该‘帮’雷特伯爵,将我供出来。”笔尖指了指桌面,莉莉安说,“如果不是想向威尔森伯爵复仇,那她到底是为了什么?帮萨格?如果是帮萨格,那么她‘功德圆满’了,为什么还不离开王宫。”

    绕回去说,她要复仇,那做的这些事情是为什么?

    事情像断了线。

    莉莉安觉得自己缺了关键的点,连不上。“这样的话……小姐直接去问不就好了?”亚修略一思索,在她身侧轻声道。

    莉莉安“诶”了一声。

    “这两天是赐福仪式了吧。”亚修说,“以威尔森家与雷特家的关系,必然会到场……至于安妮……”

    “她也会来……因为特洛奥。”莉莉安闭了闭眼睛。

    她对特洛奥很了解,那男孩缺乏独立姓,总要有些什么人“陪着”,国王去世,她“背叛”,卡蕾未必能顾得上他,那么就只有安妮……

    “安妮究竟对威尔森伯爵一事有多在意,这两个人遇上的话,总会有答案的。”亚修说到这,笑了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