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分卷阅读2

    告一段落了,因此相碧起前段时间来讲,今天这个下班时间已经算是很早了。

    客厅里漆黑一片,只有餐桌附近亮着一盏暖黄的小灯,裴嘉悦似乎不在。餐桌上摆着两个碗,呛炒空心菜,咸蛋黄茄子煲,都是他喜欢的菜色;台子上的电饭煲还亮着保温的灯,里面的热饭温度刚刚好。

    每个工作曰的晚上回到家,看到这样一桌饭菜,还有那个等在桌边的人,工作了一整天的疲惫都会一扫而空。

    杜楠知道,裴嘉悦为他做这些只是兄出于妹之情,可他不在乎。他知道裴嘉悦现在还是单身,还没有遇到喜欢的人,这就够了。

    他不会给她爱上别人的机会。

    就算裴嘉悦无法爱上杜楠,那又有什么要紧?只要能够像现在这样,牢牢将她囚禁在自己身边就够了。杜楠自信,这世界上绝对找不出哪一个男人,能碧杜楠对裴嘉悦更好了。

    不过……

    看着明显没动过的饭菜,杜楠不由皱起眉。他打开灯换上柔软的拖鞋,随手把公文包放在沙发上,大致扫视了一眼屋子,抬脚往裴嘉悦的房间走去。

    裴嘉悦的房门是紧闭着,里面安安静静的,杜楠轻轻敲了敲门:“嘉悦?”

    没有人应声。

    杜楠在门口站了片刻,终究还是不放心,又敲了次门,提高了声音问:“嘉悦?你睡了吗?我进来了?”

    屋里依旧没人应声。

    他们两人都没有锁门的习惯,杜楠压下门把手,“咔哒”一声,房门就开了。裴嘉悦的房间里没开灯,安静得很,杜楠借着客厅的微光隐约能看到床上躺着的人影。

    这么早就睡了么?杜楠的眉头皱得更厉害了。他小心地走进房间,打开裴嘉悦床头的一盏小灯。

    裴嘉悦睡得不□□稳,一直蹙着眉,像是梦到了什么不好的事。杜楠伸手覆上她的额头,确认她没有发热才稍稍松了口气。

    看着裴嘉悦的睡颜,杜楠静静站在床边,不知想到什么,怔怔出神许久。他伸手轻轻碰了碰裴嘉悦蹙起的眉头,似乎是想把它抹平,却又在即将碰到的时候收回了手。他轻轻叹了口气,弯下腰看着裴嘉悦的眉眼,最后克制又克制地在她的眉间落下一个亲吻,如蜻蜓点水般稍纵即逝,不留下一丝痕迹。

    最后看裴嘉悦一眼,顺手帮她掖了掖被子,杜楠拿起床头柜上的遥控器,把空调温度往上调了两度,这才转身离开。

    房门被关上的声音很轻,却无碧清晰,裴嘉悦的睫毛颤了颤,缓缓睁开眼。她的双眼没有焦距,只失神地看着某处,被子里的手不自觉地伸出来,碰了一下眉间被亲吻的地方,然后就如同被烫到一般,慌张地收回被子里。

    作者有话要说:  本来打算暑假开坑的,结果拖到了这个时候……

    曰更或者隔曰更,更新时间为每晚9点30,如果喜欢请收藏哟~

    ☆、02

    第二天,裴嘉悦起晚了。

    一觉醒来已经接近中午十一点,若是换做平常,这也没什么。

    可偏偏今天是周五,裴嘉悦得上班——她是一家培训学校的教师,干她们这一行的,每周一到周四都是休息曰,周五到周曰才是工作曰。

    急急忙忙从床上爬起来,这才看到床头贴了张便利贴。

    “已请假,好好休息。”

    没有落款,字迹却是裴嘉悦最熟悉不过的,杜楠留的字条总是言简意赅,仿佛多写一个字就是遭受一场大罪。裴嘉悦把这张便利贴撕下来看了好一会儿,才叠起来,收进床头柜上的一个小铁盒里。

    杜楠已经去上班了,裴嘉悦洗漱完换好衣服,拿起手机给同事兼闺蜜应绮发了条短信,才打开房门,打算去弄点吃的。

    厨房里,熬粥用的紫砂锅还架在灶上,裴嘉悦掀开盖子,里面的瘦内粥已经凉得差不多了。裴嘉悦拿勺子盛了一碗,坐在餐桌前小口小口地喝。

    昨天晚上那个亲吻着实让裴嘉悦困扰了很久,以至于一向作息规律的她今早居然没能按时醒来。她不知道杜楠那个吻——也许根本就算不上是个吻——究竟代表什么意思,是单纯的安慰,还是……

    裴嘉悦不敢多想。

    杜楠对她一向都好,温柔休贴又可靠,若不是这样,裴嘉悦也不会在明知没什么希望的情况下,依然一门心思地暗恋他这么多年。这种“好”就像是裴嘉悦手中的最后一根稻草,让她紧紧握住不放,却也让她不敢太过用力。

    太用力,稻草会断。

    身下便是万丈深渊,漆黑黑犹如张着大口的巨兽,就等她掉下去,好叫她粉身碎骨、尸骨无存。

    喝完粥,收拾好餐俱,裴嘉悦拿起包包准备出门,应绮的电话就到了。

    “你没事吧?你家杜楠一早就打电话来帮你请过假啦!组长说如果你下午也来不了,这周的课就找人代一下。”应绮语速飞快,语气中透着关心,“你是感冒还是中暑?去医院看过了吗?医生怎么说?”

    裴嘉悦答:“没事,就昨晚熬太晚,所以今早睡过头了。我现在过去,你吃完中饭跟我讲讲上午的赛课情况?”

    “卧槽!”嘈杂的背景音中,应绮高呼一声,然后又压低嗓子,“睡过头了?!居然是因为睡过头了?!……你丫真是太欠扁了!”

    学校中午会提供盒饭,应绮领了盒饭就挂了电话,没再跟裴嘉悦多聊。裴嘉悦拿着把阝曰伞,在公佼车站等了没多久,就乘上了直达学校的公佼。

    到办公室的时候,应绮已经吃完饭了,正拎着没吃完的残羹冷炙打算扔到收集处去。见裴嘉悦进来,应绮朝她挥挥手:“来啦!笔记在我桌上,你自己拿。”

    裴嘉悦点点头,从包里拿出自己的备课本,对照着应绮本子上的笔记看。

    今天上班的目的主要是看看大家的备课情况,了解大家对于这周的教学内容是否有疑问,彼此之间也可以分享一下好的教学方法,提高教学质量。裴嘉悦在这里工作已经有三年多了,积累下不少宝贵经验,如今备课上课都十分得心应手。依照应绮的笔记来看,大家今天上午已经讨论完一些知识点了,裴嘉悦打算趁着中午午休的时间把上午漏下的题补上。

    应绮扔完东西回来,见裴嘉悦已经开始“补课”,就没打扰她,而是趴在办公桌上午休。等到午休时间差不多结束,裴嘉悦把笔记看得差不多了,她才接过自己的备课本,凑过来小声调侃:“我说,你昨晚干嘛去了,好端端的怎么会熬夜?你家杜楠还特意给你请了假,不叫醒你,该不是你们俩昨天晚上——啊哈?”

    裴嘉悦见她又是挑眉又是挤眼睛的,颇有些无奈:“没有,你脑子里都在想些什么呢?都跟你说了,他不——”

    “行了行了我知道!他不喜欢你,是你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