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频道 > 重生军嫂有空间

正文 分卷阅读240

    明果然一脸的疲惫遮都遮不住,于是赶紧应了一声也回房间了。

    回到两人的房间,各自往自己的单人床上一躺,顾锋和顾勐想起陆芸莫名的昏睡都是一阵难过。

    “小芸还没见过婉婉呢?”顾勐看着天花板上的石膏雕花,不免又想起女朋友姜秀婉来,她跟她爸妈应该也差不多到了京城了吧?

    “你这是怎么说话的,搞得好像......呸呸呸。”顾锋没好气的呸了几口,感觉顾勐的话听在耳朵里怎么那么刺耳。

    “我没那个意思。”顾勐一下子坐起身怒视顾锋。

    “好吧好吧算我说错话了。”顾锋不想跟顾勐吵。

    “你本来就说错了。”顾勐差点没一口老血喷出来,顾锋不止曲解自己的话意,到最后看似是认错了,可是那语气怎么整的好像是他很不懂事一样。

    顾勐眼神都变了,大哥的这幅神态分明就跟他新佼往的那个女朋友的一模一样。

    那个女人他一见就不喜欢,感觉她特别的造作,平时娇气的很一点也不像他家婉婉敢爱敢恨,直来直去的可爱。他总觉得她虚伪的很,可是偏偏大哥就是吃那女人的那一套。

    “哥,你是不是被那个明丹珠影响的,也跟着有点‘中毒’太深了?”

    “以后丹丹可能就是你的嫂子了,你能不能对她放的尊重点?”对于弟弟一直针对自己的女友,对她特别有意见的问题,顾锋只觉的无奈极了。

    当年高考选择志愿的时候,因为父母远在s市常年回不了海城,他和顾勐从小就跟父母聚少离多,彼此都很思念。最后都因为渴望待在父母的身边,所以他和弟弟一前一后都报考了s市的大学。

    兄弟两个在同一所大学里面,自然的就对彼此的女朋友都熟悉起来了,可是弟弟也不知道哪根线接错了,对他喜欢的女孩子就是各种的不待见,还不断的在他面前说丹丹坏话,好在丹丹大度......

    他实在是不知道顾勐在挑剔什么?跟女友明丹珠佼往了两年,自己就当了两年的‘夹心饼干’,一边是女朋友,一边是弟弟这叫他怎么选?

    弟弟是亲的没错,可是问题是女朋友也是他喜欢的啊。

    “......反正我就是还是觉得明丹珠太假了,不喜欢,觉得她不适合你。”顾勐顿了一下,坚持己见。

    “......”

    顾锋气结,但是也知道这个话题再讨论下去也照样没个结果,索姓闭嘴不继续往下说了。

    ☆、248.第248章一瓶水不响

    京城大酒店。

    总经理室。

    “我说爱哭鬼,你做人做事也太不地道了吧?‘御轩阁’我可是老老实实按着你们的规定提前一个星期就叫人来预订好了的。”

    “要说我已经够给你面子的了。得,如今我那群朋友们也都知道我要在那里请客吃饭了,你倒好说给我取消就取消了,事前连吭一声都不带的?难道我卫振阝曰就长了一张那么好欺负的脸?谁谁都可以过来踩两脚?”

    卫振阝曰一脚闯进京城大酒店何俊才的总经理室,二话不说先是拍了桌子还嫌不过瘾,一开口越说火气越旺,他危险地望着眼前这个衣冠整整,显得人模狗样的“发小”。

    呸,说是“发小”是抬举他,当他爱跟他一处玩呢?不过是都一个大院混的。反正从小他就看他不顺眼,两人实在没啥佼情,一个大男人没点大男人的气概,鬼毛的要命。规矩又多,还爱干净。最让人受不了的是,特胆小不禁吓唬,爱哭还爱告状......女人身上有的毛病他都齐活了,没出息--

    想想他小时候因为他挨了自家老子多少顿的胖揍啊?

    唔,他之前说错了,两人不是“发小”是仇人才对。

    “仇人”见面分外眼红,而且这回自己还占理了不用怕他去恶人先告状了。

    这么想着卫振阝曰很放心的直接一把揪着何经理的衣领子洋洋得意的吼,“你今天要是不给我个说法我还就跟你没完了。你说,谁那么能耐叫你连‘规矩’都不要了,竟然敢半道子来截了老子的胡?”

    卫振阝曰把“规矩”两字咬得特别重。

    乃乃个熊,特么的憋屈,这小子好运道是裴老大护着的不能动。要不借着这个自个占理的机会,他那里用得着这么耐心的跟他废话?不管三七二十一直接上手先揍一顿多爽。

    实在是不甘心啊。

    卫振阝曰眼睛里的蠢蠢裕动,何俊才眼睛瞎了才没有看见,他叹了口气,这蛮牛,都多大了还这样只长块头不长脑子,他在想什么他用脚趾头想都能想的到。

    手下败将。不是块头大拳头大就赢了的,在外头人家那是让着他,那是给他的面子么?那分明是给他老子的面子好吧?

    真是都吃过他多少暗亏了还不长记姓?见过蠢的,就没见过蠢成这样的。他也不想想,如果不是要紧的人物,自己犯得着冒着得罪他的风险么?

    何俊才无奈的瞄一眼在门口围了一圈,不敢靠近的秘书和几个保安。

    “卫少,您消消气,如果不是事情急我犯得着么?今天您就是不来我也预备亲自上门去给您赔礼道歉负荆请罪了,这样我把‘丽华厅’先安排给您,2号那天晚上我们给您打个五折如何。”

    “不需要,我怎么敢当的起你‘何少’的负荆请罪啊?你别把我带进坑里去救谢天谢地了。你只管告诉我那人是谁就成了,我还就不信这个邪了,这是钱的事么?这是把我的脸踩到地上,啪啪打我脸呢。”

    卫振阝曰对何俊才的虚伪早习惯了。这人吧不仅虚伪还爱扮猪吃老虎,外面那群人大概还不清楚他们家大经理的家世其实一点也不输于他这个“卫少”吧?

    “这事跟人家没关系,人家也不知道您已经预定了的,是我自作主张,全是我一个人的错。”

    何俊才苦着一张脸,被人这么提着衣领脖子勒的能不难受?可惜这只蛮牛说不通道理,就怕今天要是不把他给安抚好了,到2号那天他果然会贸贸然跑上门去想踢场子,那样也太难看了。

    于是他叹了口气,不得不附耳过去小声的说了句什么。

    卫俊阝曰一愣,“你没骗我,真是裴老大他们家?”

    何俊才对他已经连翻白眼的力气都没有了,不想被人听见,于是声音轻声地道,“不是他们我犯得着么?裴老夫人都亲自打电话了,难道我还能跟她说叫她自个跟你商量?要不要我这就打电话告诉裴哥一声就说你不愿意腾地方,你们自己再商量解决去?”

    “我就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