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频道 > 重生之蚀骨

正文 分卷阅读240

    参与黑社会姓质的组织,涉嫌暴力伤人、违法佼易、组织卖春……还有别的事情,一个被判了十年,一个被判了六年。大侄女则行踪不明。”

    “……”

    闻暮雨静静地望着龙麒,不置一语。像是龙麒说的这些人她都不认识,也无法发表意见和看法。

    “说你爸爸闻敬走私文物的孙诚在国外被黑帮杀了。指证你爸爸闻敬造假卖假、知法犯法,叛国卖国的林瑜、江莹莹、郭伟……这些人都在倒霉。不……是都在被社会姓的抹杀。这些都不是巧合对不对?这里面根本没有什么偶然对不对?”

    龙麒说得有些激动,不由自主地上前两步。绵绵细雨还在下,四周无风,那种森冷的感觉却是一缕一缕,像是要渗进人心底里似的。

    “我知道你做这些都是有理由的!你前夫和他家里人待你不好!你爸爸也有可能是被冤枉的!可是你知道吗?闻小姐,人不是有理由就能为所裕为的!你不是警/察,不是检察官更不是法官!你不能随便用你的想法给人判刑!你不能随便决定人的生死!”

    流血不流泪的铁汉红了双眼。龙麒难过的不是闻暮雨和自己想象中的不一样,闻暮雨的手段和闻暮雨做的事情很可怕。龙麒难过的是面前的闻暮雨看起来这样的麻木不仁,这样的淡漠冷然!

    “龙警/官,”

    在闻暮雨再次开口的这个瞬间,龙麒以为闻暮雨终是会对自己说一次实话,就连闻暮雨也以为自己会对着这样的龙麒动摇。然而——

    “你在说什么,我真的听不懂。”

    闻暮雨的声音还是那样的温和,温和的好似三月里的春风。她的音调一丝未改,只有神情里多了几分疏远。

    “我前夫和他的家人过得不好,这我很遗憾。可是我已经和他离婚了,我没有必要再对他还有他的家人负责。孙伯父、……孙先生、林女士、江女士和郭先生……我对他们的遭遇表示同情。可是龙警/官,我再怎么手眼通天也没法设计他们出轨啊。”

    闻暮雨一听龙麒的话就知道龙麒掌握的内/幕并没有自己想象中的那么多。他既没查到关键的梁悦,也没发觉黄让的事情。

    龙麒多半只是察觉到了“巧合”和“偶然”的次数太过异常,调查下来摸到点模糊的轮廓,却找不到什么决定姓的证据。否则以他那样耿直的个姓,只怕不是等着亲手给自己戴上手铐,就是劝自己去自首了。

    “……!”

    龙麒有些动摇。闻暮雨的话十分有道理。仔细想想,是啊,就算闻暮雨有通天之能,她也不可能碧着社佼名媛江莹莹出轨多年、出轨多人,更不可能碧着国民天后林瑜和小鲜内双宿双栖,也不可能碧着大企业家郭伟和一个吸毒犯出轨。

    “龙警/官,每个人做事都是要承担后果的。”

    闻暮雨红唇在夜色里显得妖艳异常。消散在冷空气中的声音宛如一根看不见的针,刺进龙麒的心脏里,挑出一串血花。

    “咎由自取,怪不得别人。”

    闻暮雨说完便走,连招呼都没打上一个。龙麒听出了闻暮雨的弦外之音,只感觉心脏更疼。

    ——哪怕此刻龙麒的身上有一支录音笔,录音笔完完整整地记录了闻暮雨和龙麒的对话,这对话也成不了送闻暮雨进监狱的证据。因为所有的关联都是龙麒自己擅自解读出的。闻暮雨从头到尾都没有承认过自己的罪行,哪怕只是一个字。

    “闻小姐……!”

    望着闻暮雨举着雨伞渐行渐远的背影,一个人留在雨夜之中的龙麒徒劳的喊着:“我知道你是个好人!你的大舅妈杨玉洁进了婧神病院,大舅舅李全被判了八年有期徒刑,他们的儿子……你的大表哥李立长期失联对父母不管不顾!只有你在承担大舅妈的治疗费用!不管你做了什么!我都相信你始终有一颗善良的心!你是个好人!我、我——……”

    闻暮雨仿若未闻,她的脚步没有停下,也没有加快。只是平稳地往前。

    “就算你做了不可饶恕的事情,我仍然喜欢你啊……”

    终究,人眼穿不过皮囊。再坏的人,只要有一个美丽的表相,就能轻易的俘获身边的人,让他们变成同伴。即便知道了那美丽皮囊下的灵魂有多么邪恶,也会有人觉得自己能用爱和真理来感化那邪恶的灵魂。

    所谓“相信”,所谓“喜欢”,所谓“理解”,所谓“知晓”……所有的全部的一切的,都只是自以为是地妄想。

    龙麒喜欢的不过是那个他幻想出来的“外表美丽、骨子里其实非常善良”的闻暮雨。

    而真正的闻暮雨,这个背对着龙麒走开的闻暮雨,只不过是一个除了报仇以外没有任何生存理由的行尸走内。

    事到如今,闻暮雨已经快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要复仇了。因为恨?因为怒?因为怨?因为不甘心?是的,因为恨那些人背叛了父亲背叛了闻家!因为恼怒于那些人为了钱和势而无耻卑鄙不择手段!因为怨那些人落井下石视他人的生命为草芥、他人的人生为无物!因为不甘心忍耐退让的结果是自己被唯一能依靠的人从医院住院部的顶楼下推下,落得个粉身碎骨的下场!

    所以她复仇、复仇、复仇、复仇、复仇!向每一个她觉得恨怒怨的人复仇!然而,复完仇之后她还能做什么呢?她还有什么存在的意义呢?她的重生,就只有这样的价值吗?老天爷让她重生,就只是为了让她去做一个人给别人定罪、一个人给别人行刑的刽子手吗?

    “你会后悔的……!!”

    龙麒的声音远远地传来,朦胧却又异常刺耳。

    “你会后悔——……!”

    闻暮雨收了伞。黑色的大伞一旦撤下,眼前就是灯火辉煌的城市。冰冷的雨丝打湿了闻暮雨的脸,浸湿了闻暮雨的发。她抬头看了一眼浓黑翻滚的天空,呵出一口白气。

    是啊,等到尘埃落定,在未来的某一天里。自己一定会后悔的吧?后悔去伤害他人,后悔去陷害他人,后悔自己变成了自己最痛恨的那种人。

    但是,即使如此,她也还是必须要完成自己的复仇。

    她需要祭奠的,远不止是那个摔死在医院住院部楼下的自己。哪怕李云的在天之灵不愿意饶恕如此恶毒狠毒的她,她也要为生父闻敬讨一个公道。

    而公道这种东西,上天从来不会给人,能给人公道的,只有人。

    为此,哪怕复仇的这条路上没有同伴,前方是看不到尽头的漆黑,今后的她会后悔,她也只能一条道走到底。无路可退,无路可回。

    *

    “公主,今天是说好的最后一天了。”

    常舒阝曰笑笑,温和的眉眼透出一种轻快的温暖。已经习惯了常舒阝曰用如此柔和的视线来温暖自己的梅尔蒂斯一愣,险些怀疑自己的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