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其他类型 > 宠婚99次:总裁大人请节制

正文 第10章:心碎的一夜

    那前台小姐看着那电梯关上了门,这才慢慢的回神。

    “你们赶紧去各个楼层等着,看厉总去那间房,给他开门去啊!”

    “是!”

    几个人也是急匆匆的上了楼。

    厉瑞行抱着白相思,她的小手不断地在他的胸膛出摩挲着。

    她唇色绯红,整个人像是带着诱惑气息的新鲜番茄,多汁可口。

    因为前台的吩咐,好歹有人气喘吁吁控制着气息给厉瑞行开了门。

    厉瑞行冷面如常。

    “不要打扰。”

    薄唇微启,甩出四个字来 砸给了开门的人员。

    那人点头哈腰,然后关上了门。

    屋中的厉瑞行抱着白相思进去了卧房,然后慢慢的将她放在床上。

    厉瑞行准备慢慢的起身,却是又被白相思扯住领带给带了回去。

    “别走。”

    厉瑞行不由得挑眉。

    嫁做**的女人果然不一样。

    他俯身贴近她。

    “我不是你的丈夫,你确定是要我救你?”

    白相思扯着厉瑞行领带的手突然顿住了!

    丈夫?

    她脑中已然混沌,可是对于温翔杰的那些所作所为已然刻在脑子里。

    泪水从眼角滑落,滚落到大床上绣着金边花纹的枕头上。

    厉瑞行倒是没有失落可言。

    只是淡然一笑。

    毕竟是已经结了婚的女人,怎么也希望这个时候能救她的是自己的丈夫吧!

    他没有多说,微微起身,只是对于她眼角让人心疼的泪水,他还是伸手去 轻拂了一下。

    泪水在眼角瞬时间便没了温热。

    可是白相思身体的炙热还在躁动。

    她刚刚一瞬间因为丈夫二字而唤起的难过和怒意立马被他手指的温凉给消除。

    刚刚僵住的手此时又握住了他的大手。

    那大手带着二月春风的凉意,她顺势牵着那手朝着她心口的位置一路滑动下去。

    那些感到炙热的地方仿佛被冰雪凉过,她越发觉得舒服起来。

    可是未能预料此刻的 厉瑞行却是脸色难看。

    这个女人,还真是……诱惑呢!

    他的手背跟随着她的手滑动过她的心口,那里早就被她刚刚的胡乱撕扯而袒露出了本来雪白此时却粉红的肌肤。

    他眼眉跳动了一下,便觉身体里有什么被唤醒了一般。

    接着他的手背又划过他的胸脯,不过因为有内衣的遮挡,他感受到的不是那么的柔软,

    他心头已经感受到了危险的信号,却是禁不住想要跟着她一起去探索。

    知道他的手背被她留在了她神秘的地带,他也 是突然喉结滚动。

    该死的女人,居然这么会撩人。

    他正要恼怒,却是见着白相思已经自己开始解开着胸前的禁锢。

    她耸动了肩膀,那外边的白色衬衫便褪去了,她修长的双腿又是摆动了一下,他的手便感受到了那神秘地带的炙热。

    “我要,我要……”

    白相思口中沉吟着。

    她也不知道自己要的是什么。

    是释放,是要把这些炙热的感受释放出去。

    厉瑞行的眼中也慢慢覆上了**。

    “女人,别后悔!”

    衣衫尽褪,湿热的吻从脖颈一路 向下。

    室内的温度也是陡然升高。

    厉瑞行挑逗着情意,时刻感受着她身体的变化,这才敢完整的让两人灵魂合一。

    可是就在结合的那一刻,他却眼瞳一惊。

    她还是,处,女!

    听着白相思因为这因为第一次而发出的痛吟,厉瑞行突然不知道该喜悦还是该悲愤了!

    他只是越发的温柔,每一次的吻都饱含深情。

    像是,他们已经深爱多年一边的传达着爱意。

    夜色已深,一次又一次的浪潮在夜店临靠着的江边迭起。

    本来已经停下的雨,却是又淅淅沥沥的下了起来。

    窗台有隐约的雨声响动。

    华丽大床上,半裸着上身的厉瑞行睡的安稳。

    没有鹰眸展现,他似乎也是温润可亲的!

    一侧的白相思却是在昏黄灯光间木愣了许久。

    下身的疼痛隐约着,可是那些记忆也是清晰的。

    被子下是她赤条条的身体,她的第一次给了一个才见过不到两面的男人!

    她是知道他的名字,可是却对其他一无所知。

    这样的夜晚到底是让人心碎的!

    她反省了自己轻信他人的问题,也知道厉瑞行救她是她自己求他的!

    想到之前温翔杰拿着她和厉瑞行的新闻来指责她,她看了一眼身边睡的正香的厉瑞行,她不能再连累其他人了!

    她慢慢的掀开被子,那细白的腿上还留有厉瑞行吻里的爱意,她慢慢起身穿好衣服,床上那么殷红的血迹让她无法面对。

    她没敢再继续待下去,便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她已然清醒了,可是还记着要去找江曼文,她出了电梯,一边摸索着手机,一边朝着前台看了一眼。

    那前台也是正微笑着说:“欢迎下次……”

    可是见着白相思之后,却是笑意凝固,后半截话也没说出来。

    白相思感觉她的异样,只得脚下步子加快。

    匆匆忙忙的出了酒店。

    再次去到夜店门口,门口前的人已经没有夜初时那么多了,可还是有些人晃荡着。

    她还在摸索着手机,心里却也在念着,到底还要不要再进去夜店一次。

    正犹豫着,却是听着江曼文的声音,“死丫头,你……”

    白相思抬头看去那声音的来源,只见着白相思站在夜店门口的位置,穿着女仆装,一手握着一部手机。

    “曼曼!”

    白相思此前建立的坚强瞬间崩塌。

    什么见着江曼文的时候一定不能哭,一定要像个没事人一样。

    结果她却是连叫她一声,都是带着哭腔的。

    江曼文也是赶紧跑了过来,一把抱住她。

    白相思就埋在她怀里,嘤嘤的哭了起来。

    已然是后半夜的时间了,雨色朦胧着,白相思发梢都带着带着凉凉的雨水。

    江曼文轻拍着她的背,只以为她是因为温翔杰的事情,或者是因为找她一直没找到着急的原因,所以才哭的这般伤心。

    好一会儿,白相思才收了收情绪,可还是哽咽着。

    “相思,我带你去我现在住的地方吧!”

    白相思点点头。

    江曼文一路带着白相思朝着她租住的地方去着,一边把手机交还给白相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