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一章 惊天秘密初现

    第十一章惊天秘密初现

    惊天秘密初现,体会到了父亲那不能言语的痛苦

    时间已经是凌晨两点,罗文发来了一条,“晚安”。倩文很是纳闷,半夜两点发晚安,要是已经睡着了,哪里还能看的见。

    此时的罗文正在家中,辗转难眠。

    罗耀荣回到家的时候,罗文正坐在沙发上发呆,他看出来罗文的心事。

    “文文,怎么了,在想事情吗?”罗耀荣走到沙发边,坐了下来,拍打着罗文的肩膀。

    罗文点了点头,说道:“是的,爸爸。你知道我在想什么。”

    “文文啊,有些事情,你要知道,不是你不能做,而是你根本做不到。你刘叔他有他自己的安排,既然我们当初决定帮助他,我们就要义无反顾的支持。你要记住,你不止承担着刘叔的这份责任,同时,你要知道你那现在还在西班牙,整天坐着轮椅,连话都说不出的妈妈,她是因为谁变成这样的?文文啊,我并不是反对你们在一起,只是现在不行,至少在我们把所有真相揭露出来之前,你们只能到此为止。懂吗?”

    这些话,从初中开始,罗耀荣每隔半年就会和罗文提及一次,他知道罗文心里倩文有着很重要的位置,他也没法阻止儿子对倩文的感情,他能做的,只是时刻在罗文耳边敲敲警钟,让他把和倩文的关系停止在恋人未满。因为他知道,在刘志军的计划完成之前,倩文是不可以和罗文在一起的,他生怕他两的感情成为完成他们大计路上的最大绊脚石。

    罗文心里很是难过,他对罗耀荣说:“爸爸,你说的一切我都知道,我也会按照你说的做,尽力克制自己。”

    罗耀荣语重心长地安慰道:“乖儿子,在我们的世界里,感情只能埋在心里,如果你克制不了你自己,你会扰乱了所有的安排,你愿意看着刘叔多年的计划功亏一篑吗?你愿意看见倩文知道所有真相之后,自暴自弃怨天尤人吗?我相信你不会的。如果忍受不了,那你只能去西班牙陪伴你的妈妈了,你自己选择,你是要留下来帮助刘叔和倩文,还是选择逃避?”

    罗文不作声响,罗耀荣心里已经知道了他做的选择,只是要给他点时间,他不禁笑道:“罗文啊,十年了,你这个准备也早该做好了!不要儿女情长了。”说罢,转身走进了房间,留下罗文一人继续呆坐在沙发上。

    一直到凌晨两点,他拿起手机,给倩文发了一条,“晚安。”他心里知道,也许这个晚上,倩文的心并不能安。

    倩文关上手机,抬了下头,活动了一下快要僵掉的脖子,继续打开日记,翻阅下去。

    1995.9.20

    今天我收到了传票,我不敢相信曾经一起奋斗的兄弟,竟真的可以对我下如此狠手,我怪自己没有听阿伟的话,早点从董事会退出,兴许就没有这些事情发生了。阿伟已经被他逼得出了国,耀荣的股份也已经被他设计收买下来了,现在果然轮到我了!

    该死的,他怎么可以有这么大的野心?这么多钱足够让公司倒闭,他不光打算榨干公司,另起炉灶,他还要让我身败名裂。我要怎么反击?他这是布了个死局,就等着我往里面下子呢,好狠的江友建啊!我不能坐以待毙,我得想个办法,怎么样可以明哲保身。阿伟那我已经指望不到了,而耀荣现在自身难保。我该好好谋划一下出路,我现在需要冷静!也许今天将是我在这别墅的最后一晚,我这近十年的心血啊,都被毁了!我不甘心啊!

    看到这里的倩文,顿时吃了一惊,她想起了前几天在盒子里看见的那张传票,父亲说的这件事,一定和那张纸上的内容有关系。她急忙在盒子里翻找,却怎么也找不到。她想起昨天将纸丢在了地板上,匆忙中收拾的时候,应该被落下了。她趴在地板上,用手机光照着桌子底下,却怎么也找不到那张纸,她心里怀疑着:有人来过!这是最好的解释了,如果没人来,那怎么解释那张消失不见的纸。

    但是家里除了沈阿姨,就只有自己。可是沈阿姨是从小带着她长大的,断然不会做这种事情,即使看见了,她也会将东西放在书桌上。所以她自是不会怀疑到沈阿姨头上。倩文呆坐在地板上,默不作声此刻她能做的,就是继续翻看日记。

    1995.10.20

    半个月前,我醒来发现自己躺在了医院的病床上,双腿不能动弹。医生告诉我,娟儿不在了,我很难过,毕竟她和我共同度过了六年的时光,这段时间里,我们之间还是有很多值得回忆的美好往事的。我的腿目前已经无法行走了,医生对我讲,如果积极的复健,双腿还是有康复的可能的,其实我心里知道,那只是安慰我的话罢了。

    耀荣前几天给我带来了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好消息是风波已经过去了,我终于洗清了冤屈。虽然目前我还不知道,是谁伸手帮助了我,但是我会仔细去查证。坏消息却是,一切罪名归结到了子豪的头上,可怜的子豪,他还这么年轻。还有子洁 ,此刻正躺在医院的重症监护室中,靠着氧气管和一堆机器维持生命。发生在他们身上的事情,到底是不是江友建做的手脚?除了他,我也想不到有比他还要心狠手辣的人了。他害了我还不够,还要去祸害罗家吗?他非要搞得我们一家家不得安生,他才满意!现在想想我们几个当初真是瞎了眼,怎么会和他成为好兄弟,我竟还如此信任的将淑惠托给他照顾。可惜了我的腿,如果我可以行走,我定要一一搜集他的罪证,我也要让他尝尝这滋味。我一定要把他所做的一切恶事都公之于众!只可惜,现在我只能坐在轮椅上,对着我的日记本抱怨这一切,如果老天可以听到我的诉说,求求你,能不能让我尽快好起来!

    读到这里,倩文的心跳的急快,好像要从喉咙口蹦出来了一样。从本子里看起来,父亲的腿好像和这个叫江友建的有关系,还有至今仍在国外疗养的子洁阿姨,难道都是被日记里的这个男人所害吗?她越想,心跳的越快。她努力想让自己保持镇静。此时倩文的手,已经开始颤抖,她想继续往下看,但是内心的恐惧感一阵阵来袭,她不敢继续翻阅下去。此时她多想罗文可以陪伴在她身边,至少,她不会如此孤立无援。她头昏目眩,仿佛下一刻就要昏倒在地,她没有勇气继续看父亲的日记。她想亲耳听听父亲是怎么说的。但是她不确定父亲会不会如实的告诉她。

    倩文内心犹豫地想着:要不要把这件事告诉罗文。里面提到了罗文他的母亲杨子洁和他的父亲,甚至还有他的舅舅。那这么说来,所有一切的事情,他的父母也都是参与到其中的。罗文到底知不知道这所有的事,如果他知道,那么这么多年来,罗文为什么一直对我隐瞒。如果他不知道,那现在告诉他这些,他是不是也和我一样接受不了?

    从刘志军的日记最后几页,倩文不难看出,他心里对江友建,已经充满了恨意。刘志军一心希望能够将江友建击倒。

    倩文内心暗暗想道:我一定要找个机会,向爸问个明白,如果这所有一切都是那个姓江的做的话,我一定要让他一点一点地奉还。

    柔和的灯光照在倩文的脸上,显得如此的苍白。

    她缓缓起身,翻看着日记本的最后一页,她没有足够多的勇气,将当中所剩的那几页一一看完。日记最后一页的纸张,相比前面的要较新一些,应该是最近新订上去的一页。这一页纸上,没有日期。与其说是日记,倒不如说是一篇内心独白,更为贴切。

    十几年了,我每次翻开这些旧照片时,总想起当年我们几个兄弟一起创业的时光,一个个都是青涩的少年,我们满怀斗志,不曾惧怕过谁,也从来不害怕跌倒。只是谁都没想到能够经历共患难的兄弟却经不起共富贵的诱惑。耀荣时常会和我说关于子洁的身体状况,我总觉得很对不住她,毕竟她是这起事件当中,最无辜的一个。

    几年的复健下来,双腿没有任何起色,算了,我也不奢望它能重新站起来了。也许是命中注定,让所有的一切都这么草草了解吧。我之前已经尝试着不去憎恨任何人,可是当我那天在电视中看到江友建的采访时,积压在我心头多年那已经被熄灭的怒火,仿佛一瞬间被重新点燃了,是的,我恨他,尽管过去了那么多年,当我再次看见他的时候,我还是会想起当初我对他的那种恨意。而他呢?怎么可以这么坦然的像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一样,他怎么好意思说他的公司是靠他自己白手起家创业出来的?要不是他设计卷走了公司所有资产,他有什么资本做到今天这么功成名就?

    我不愿意再去信命,因为信命的都是那些无法反抗命运的人。我这一生到目前来说,从没有做过任何伤天害理的事情,为什么命运要这么捉弄我?不是都说老天是公平的吗?公平在哪了?公平到让我失去娟儿,让我失去双腿,让子洁瘫倒在床,至今生活不能自理吗?我不甘心,我想要反击。可是,我托着这副残腿,我怎么跟江友建斗?

    罢了,这一切都只是我在自欺欺人。我终究是斗不过他的,希望我的宝贝倩文永远不要知道这些。让她能开心的和罗文在一起,我也就心满意足了,而现在的我,要选择结束我的生命......(罗耀荣绝笔,2013年5月15日)

    原来这是一封绝笔信,倩文看的,紧紧地捏住了拳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