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其他类型 > 再嫁宠婚妈咪他是谁

正文 Chapter22 那么多年 还是心动

    一到家的陆离就自己拎着买好的食材一股脑儿扎进厨房,再三申令让路澄去忙自己的事情,不用管自己。路澄见状只好回到书房把工作上的事做个收尾。

    陆离把东西按菜式分好类,套上围裙,准备大展身手一番。其实今天就算路澄不说一起吃晚饭,陆离也是打算让路澄早些回家一起吃饭的。陆离想起前两天自己生病的日子里,路澄没日没夜的在自己身边照顾。

    这次感冒很奇怪,一到晚上,陆离就止不住的咳嗽。好几次陆离都悄悄的躲到卫生间里去咳,被路澄发现几回之后强行勒令让自己回到卧室。陆离可以白天补觉,可是路澄在那几天确实极度缺少睡眠。

    陆离由衷的想要谢谢路澄,她还记得以前路澄喜欢吃的几道菜,她问张妈要来了制作方法,决定今晚做一席答谢宴。她把需要的材料洗净,切好。

    路澄在书房忙碌了大概半小时,便去洗了个澡,来来回回差不多一小时下楼。路澄下来的时候厨房的门还紧关着。路澄从小最讨厌的就是油烟味,所以家里做饭的时候,厨房的门一定是关的紧紧的。

    可是今天的路澄不知怎地,鬼使神差的推开了厨房的门。陆离已经在做最后一道菜,可乐鸡翅,她将火调大收汁。路澄看着眼前女人为了自己忙碌的样子,路澄感觉心里很是舒坦。路澄的声音很轻,厨房的声音很杂,见陆离没有发现自己,路澄慢慢退出厨房打开电视,坐在沙发上等待。

    没等多久,陆离便端着做好的菜肴摆上餐桌。陆离边褪下围裙,边招呼路澄来吃饭。刚洗完澡的路澄,穿着宽松的家居服,头发微微卷起还带着水滴。清冷的眼眸没有外物的遮挡变得更加透彻,眼角的泪痣让他变得更加迷人。

    陆离一时有些心慌,她知道路澄好看,可偏偏看了这么多年,她还是会心动。

    路澄看着桌上的菜色,可乐鸡翅、糖醋里脊、冬瓜丸子汤、蘑菇菜心……他发现这些都是母亲在世时,陆离来家,路母经常做给他们吃的东西。结婚的时间越长,路澄发现他越来越在陆离身上感受到温暖。

    路澄坐下的时候发现眼前的女人一动不动的盯着自己,他清了清嗓,拿起筷子轻轻敲打了一下陆离的头顶:“看什么呢?还不坐下赶紧吃饭。”

    回过神的陆离赶紧坐下,讨好式的把盘子里的每道菜都给路澄夹了一遍。路澄吃饭的样子很优雅,他吃的不快,慢条斯理的。陆离给他夹什么,他就吃什么,只是陆离夹的速度太快,没一会,路澄的碗里就堆出了一座小山。

    路澄抬头看见的就是瞪着两个滚圆的眼珠傻呆呆看着自己的陆离,他看了看自己的碗,又看了看陆离的碗,他夹了一块鸡翅放到陆离的碗里,说:“你做的很好吃,快吃吧。”

    听到路澄肯定的陆离开心极了,眼睛眯成了一条缝冲着路澄笑。陆离有一双笑眼,笑起来仿佛春风拂面,让人从心底就感到舒适。

    俩人的一顿饭没有过多言语,大概是陆离做的饭真的很合路澄胃口。路澄一连吃下了两碗米饭,几乎没有剩菜。刚刚吃完饭,路澄的电话就响了起来,陆离表示自己一个人收拾就好,路澄就去客厅接起电话。

    电话是程森打来的,也没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只是提了一下今天白天在学校门口见到陆离的事情。

    “你家那位今天状态好像不是很好。”

    挂掉电话的路澄想着刚刚程森说的这句话。‘状态不好?’路澄记起今天陆离和自己讲过的和段恩哲在她学校附近的咖啡店见面的事情。路澄决定待会问问陆离今天究竟发生了些什么。

    路澄站在厨房门口看了一会洗碗收拾的陆离,好像是看够了,便走到陆离身边,帮她一起弄。陆离把洗好的碗筷递给路澄,告诉路澄用餐台上的蓝色抹布擦干净,然后放回该放的地方。

    男女搭配,干活不累。

    有路澄在身边帮忙,陆离突然发现洗碗这件事也变得有趣起来。陆离心里突然产生“以后洗碗也交给路澄”的念头,只是一闪而过,就被她以“他那么爱干净,肯定不愿意碰”的想法否定。

    收拾好厨房的陆离去洗了个澡,等到一切结束的时候时间还没到八点。

    陆离突然不知道应该干点什么,路澄又回到了书房,陆离只好一个人坐在客厅的地毯上抱着抱枕打开电视看无聊的八点档。

    路澄口渴从书房出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陆离躺在沙发上吃着薯片看着电视。电视里放着的是橘子影视前一阵刚刚出品的偶像剧,路澄有些印象,是因为陆离某天突然说到这部偶像剧的男主貌似是段恩哲。

    路澄扫了两眼电视屏幕,用陆离根本听不到的声音说了句“演的也一般。”

    路澄再次从书房出来的时候,把陆离叫了进去。陆离赶紧把手上的薯片屑拍了拍,跟在路澄身后走进书房。

    “路澄,有什么事么?”

    进到书房的路澄递给陆离一摞纸质材料,陆离不解的看着路澄,然后看见首页写着“财产赠予”四个字。

    陆离瞪大双眼吃惊的看着路澄,问:“这是什么意思?”

    路澄拉着陆离的手,让她坐在书房的椅子上,平视着的她的双眼,说:“陆离,你要知道,路氏不是我的,婚礼我也没有办法给你,所以,这些是我唯一可以给你的保障你日后生活的东西。”

    “可是,路澄,你不是说我们不会离婚的么?”

    “陆离,无论我们将来会不会离婚,我都希望我能给你一定的保障。而这些,是我唯一给你的。”

    给陆离的财产,是路澄这两年购买的一些房产,这也是他深思熟虑许久才做出的决定。

    陆离拿着材料想了很久,她没有说话,她想她大概理解路澄的意思。从她心底,她一直知道自己和路澄早有一天会分开,只是最近这些日子太幸福了,美好的让她刻意忽视掉未来。这些路澄给她的东西或许是分开后唯一能弥补分开给她带来的伤害。

    陆离抬头看着路澄,声音很平静的说:“好,我签。”

    陆离签好名字后,和路澄说了句身体有些不舒服就回到了卧室。她从包里翻出自己从超市买的一本关于海南三亚的旅游书。

    她想起白天路澄和自己说要去天涯海角时,自己兴奋的样子。她看着书中的图片,开始幻想蔚蓝的天空与浩瀚的大海在遥远的天边相接相拥,广袤的苍穹大地在这里变得温柔多情,它投入大海的怀抱。这时,天终于到了尽头,海终于有了边角。

    天若有情天亦老,远在天边,已守望千年的两块巨石,还在源源不断的书写者数不尽的浪漫风情和历史沧桑。陆离还想着自己也要和路澄一起在石头上刻下“天涯”“海角”,虽然她也无法确定路澄对自己是否有那么一丝喜欢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