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其他类型 > 王爷的冥婚贵妻

正文 第二十七章 二丫改变

    二丫被陈希渊这么一教训,心里尤其的害怕,每次母亲让她喝药的时候,她都盯着那个药看好半天,生怕陈希渊又给她下药。

    最后的还是要把那药喝了下去,不出三天,二丫就全好了,都能下地蹦蹦跳跳的了,二丫母亲看到,也是高兴死了。

    连着好几天,二丫看到陈希渊出门,她就立刻把门关上了,生怕陈希渊会过来找她。

    陈希渊当然没有这么无聊,已经惩罚过二丫了,谅她也不敢再来欺负他们了,所以就继续捣鼓药材,去采药,去卖钱。

    她赚钱的大计划,可是还没有实现呢!哪里来那么多时间和小丫头片子玩。

    二丫不知道陈希渊的心思,总是觉得,她们两家隔得这么近,还是要往来的,她不可能就不和她见面了。

    抬头不见低头见的邻里乡亲,总是这么躲着陈希渊,她也觉得有些不妥。

    好几次,陈希渊采药,卖药的时候,都被二丫看着,二丫整天就在家里偷偷的看着她,不敢出去。

    看到陈星,陈阳和陈希渊玩得开心的时候,她竟然也会笑了,二丫觉得很奇怪。

    村子里有人生病了,就来找陈希渊,陈希渊没有收他们诊费,开出的药方子,也比那些大夫有效。

    二丫觉得,陈希渊真是厉害!那么快就能将大家的病治好了。

    这天,陈希渊和往常一样,采药回来之后,就看到二丫站在自己家门口踌躇着,似乎在想要不要推门进去。

    玩心一上来,陈希渊轻轻的走到二丫的后面去,狠狠的拍了二丫一下,二丫吓得大叫了一声。

    在屋里的陈阳听到叫声,赶紧跑出来看,陈星跟在陈阳的后面。

    陈希渊没想到二丫这么胆子小,这么轻轻一吓,就叫成这个样子,果然是亏心事做多了。

    陈阳见到是二丫,知道上次那狼狗的事情之后,对二丫也没什么好脸色,直接就略过了她,朝着陈希渊走了过去,帮陈希渊接过背篓。

    陈星走了出来,拉着陈希渊的手,怯生生的看着二丫,二丫一时间有些尴尬。

    陈希渊不知道二丫怎么会突然过来,看到她刚刚那个样子,猜想着她是不是又要搞什么恶作剧?

    倒是二丫,看到三人对自己的脸色都不太好的时候,面色尴尬,半晌才说出话来。

    “我……,我是觉得你好厉害,想要跟着你学习医术。”

    二丫对着陈希渊说,眼底还带着几分怯意。

    陈希渊惊讶了一下,疑惑的看着二丫,心里估计着,这姑娘该不是被自己给毒傻了吧?

    居然觉得自己很厉害?还要跟着自己学医?她是又想着什么法子来报复自己?

    二丫满怀期待的看着陈希渊,希望她能答应自己,让自己跟着她学医,若是她会了医术,以后就能和她一样救人了。

    陈希渊觉得不可思议,拉着陈星进了屋子,让二丫也进来了。

    陈阳见两人要说话,就带着陈星进了里屋,让陈星和自己回屋里去看书,陈星有些不舍的看着陈希渊。

    陈希渊摸了摸陈星的头发,哄了他两句,让他跟着陈阳乖乖的去看书了。

    二丫和陈希渊继续说着自己想要跟着她的事情,陈希渊不答应,这丫头又在给自己瞎捣乱什么?

    “这医术不是你想学就能学得会的,而且,这学医,可是很苦的!”

    “没关系,我不怕苦的!”

    二丫真诚的看着陈希渊,迫切的希望她能够答应自己。陈希渊看到她这么一副样子,也不知道该怎么拒绝了。

    她让二丫明天早些起来,带着自家的背篓,跟她一起去上山采药。二丫见她答应了,十分开心,一再保证,自己一定会早些来的。

    陈希渊点点头,让她明天来便是,二丫高兴的跑了回去,出门的时候还回头看了看陈希渊,生怕她反悔了,见到她的笑容,才高高兴兴的回去了。

    陈阳刚刚是听到了两人的对话,见二丫回去了,赶紧出去,一脸疑惑的看着陈希渊。

    “你真的要让她跟着你?”

    “她要跟,便跟着吧!”

    陈阳见她一副了然于胸的样子,也不再多说什么,妹妹一向做事都有分寸,他也不用太过操心。

    第二天清晨,陈希渊背着背篓,拿着镰刀和锄头出来,就看到二丫在门口探头探脑的。

    二丫看到陈希渊出来了,立刻迎了上去。陈希渊什么也没说,二丫就跟着她身上,她往那边走,二丫也往那边走。

    两人一前一后的,陈希渊让二丫去采药,都是些烂泥巴路,她还特意走了一条小路,没有走平日里的大路。

    树枝和荆棘都挺多的,二丫手里只有锄头,陈希渊让她走在前面,也没个可以砍树开路的东西哎。

    不过,她一句怨言都没有,一直往前走,衣服都被挂到很多吃,陈希渊在后面用镰刀开路,身上也不过是沾了些草和叶子而已。

    好不容易走到宽阔点的地方了,陈希渊需要的草药比较多,还有些也野菜,可以摘回去吃,她全部都让二丫去摘了。

    二丫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又拍了拍自己的衣服,把之前沾到身上的东西都弄了下来,就拿着锄头去挖了。

    因为是第一次挖,她怕自己做得不好,所以挖的很慢,陈希渊翻了个白眼,按照她这个速度,不知道要挖到什么时候去呢,就说了二丫两句。

    二丫抿抿嘴,加快了速度,这倒是让陈希渊奇怪了,居然不还嘴了。刚刚一路走过来,她也是看在眼里的,没有一点抱怨。

    “你怎么突然改变这么大啊?”二丫听到陈希渊的话,苦笑一下,果然,自己突然的改变让谁都接受不了。

    “还得对亏你下毒那次啊!”二丫感叹了一句,接着便说起了自己生病那几日,感觉到自己要死了一样,多亏陈希渊救了自己,她感觉到自己活了过来。

    之前那些东西,她也确实不该搞那么多花招,搞的大家都不愉快,反而还害了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