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耽美同人 > 影踪世界

正文 第四章 与拉菲尔的生活

    ‘我们相拥在一起,就连散发灵气的树木都在为我们欢呼。那一刻,我觉得自己终于找到了归宿。’

    ......

    事情还要从自泰山回来的那次说起。车上的我看到消息后一惊,知道我代行身份的人除了鑫总外就是我在阴间的朋友了,就连原本历史中解救我的陈三石都被抹去了记忆。那这个我在泰山上相识,知道我身份的少女是谁?

    我觉得可能是巧合的原因会错了少女的意思,在尝试了几次错误诱导后我醒悟了,这个少女确实知道我的身份,非但如此,她就连我在阴间的领地安详森林都非常清楚,甚至还知道一些连我都只是有所耳闻的阴间秘辛。

    微信中交代不清具体的问题,所以拉菲尔与我约定一周后在蓝纪市见面。

    一周后,也就是10月13日,拉菲尔一大早就坐上火车来到了蓝纪市,我也如约把她带到了长清区做进一步洽谈。记得出门前,陈三石还坏笑着问我是不是去约会,对此我既没肯定又没否定。

    带着拉菲尔来到了长清区,为了避免人多耳杂我带她来到了贝壳酒店。在僻静的四楼开了个房间,确保隔壁房间都无人后,拉菲尔将整个事件详细地告诉了我:

    拉菲尔应该是安详森林中某个成精的灵树,亦或是整片森林意识的拟人化。似乎从某一天开始,拉菲尔突然发现安详森林中的树木开始变得扭曲,就好像被什么东西腐化了一样。

    随着时间的流逝,这种感觉也越发强烈,渐渐地,她开始感到不安。但是其他的代行者并不能干涉别人的领地,于是拉菲尔想到了我,想到了还在阳间的我。通过对灵魂的锁定,她终于在泰山找到了我,只是当时陈三石在我身边,她不方便说话,所以后来才通过微信的方式告诉了我真相。

    整个交谈过程中,我都试图扫描拉菲尔的灵魂,试图从中找出可能是谎言的漏洞。但是奇怪的是,拉菲尔的灵魂似乎与众不同,有着精确扫描力的我竟然看不穿她的灵魂。虽然这样,但是一种直觉却告诉我,她没有说谎,这个女孩确实是森林的化身,我的领地正出现着严重的问题。

    得知真相后我立即联系上竹与菊,让他们为我开启通往阴间的通道-往生门。在穿过往生门到达我的领地安详森林后,我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

    森林中的树木似乎被什么腐化了一样,原本高大挺拔的树桩变得歪歪扭扭,树冠的枝叶处则生满了各种奇形怪状的藤条。而这些藤条似乎有着生命一样,看到我和拉菲尔的出现,竟开始逐渐向我们靠拢。

    我尝试着与这些树灵交流,但却丝毫得不到回应。而且从某种感觉上,这些被腐化的树木似乎想将我与它们融为一体,变成它们的一部分。在得到我的拒绝后,这些原本忠于我的树木,竟然对我发起了攻击。

    ......

    这些藤条非常的奇怪,被砍断后流出的并不是普通植物的汁液,而是一种时而乳白时而焦黄的粘稠液体,非常的恶心。

    战斗的具体过程我实在是不想回忆了,我只记得我与拉菲尔足足耗费了两天两夜才将安详森林的一切恢复了原样。据拉菲尔所说,这还是因为树木的腐化没有继续加深我们才能这么快将一切恢复原样,否则再来个三天三夜也很难恢复安详森林的原貌。

    战斗结束后,我想把发生的一切告诉吴桐与雅婷,可这两个人还是在失踪,没办法,我只好将这一切记录下来留给了第七代行竹与第八代行菊,并嘱咐他们如果与天皇或者凤皇联系上后一定要及时通知我。

    至于拉菲尔,在这场战斗中她几次救我于非难之间。作为我森林意识的拟人化,我委托鑫总的关系为她在潍坊市找到了一个临时住所。作为我在阳间有着奇异吸引力的助手,日久生情,很快地,她成为了我的另一半。

    这件事暂时告一段落,不明真相的痞玖众人以为我脱了单,尤其是陈三石这厮,一直想让我好好谢谢他,用他的话来说,要不是和他去泰安的话,还碰不到这么好的媳妇呢。我只是笑笑,其实有些东西,就是缘分罢了。

    作为助手来说,拉菲尔只能算是一般。不过作为女友来说,拉菲尔简直是完美的存在。乖巧听话的性格,再加上白皙稚嫩的肌肤,在人类世界生活一段时间后,性格上甚至多了一丝傲娇。记得一次乐乐准备叫我和陈三石带着女友一起吃饭,起初拉菲尔非常傲娇表示不想和我一同前去,后来在我的一番哄说下还是选择了与我同行。

    大三上学期剩下的几个月里,每个周末我都会与拉菲尔在一起,有时候我会去潍坊找她,不过大部分时间,还是她主动来蓝纪市找我。

    记得后来的一段时间里,我们逛遍了整个蓝纪市。从长清区到市区,我们从令狐冲吃到了船长号,又从历城区逛到了市中区,那段时间,我觉得自己是最快乐的人了。

    跨年夜,今年的我破天荒地没有选择和室友一起。当晚,我带着拉菲尔来到了大明湖畔,望着宁静的夜空,灵魂上的某处似乎得到了充分的满足。

    离校前的最后一个晚上,陈三石叫上我与邱儿,三个人在如意捞吃了顿火锅。一斤牛二下肚后,三个人又来到了ktv,激动陈三石与我站在沙发上大声地唱着我们不一样。

    第二天,收拾好行李的我并没有直接回家,而是选择了先去潍坊。两个月的时间,我想在临走前再去看看我的拉菲尔。

    又过了一天,在潍坊的机场里我与拉菲尔恋恋不舍的分别,在回家的飞机上,我安慰着自己,只是两个月,并没有多久。毕竟我已经找到她,那个我所追求的伴侣,拉菲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