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频道 > 飞越三十年

正文 第967章 坚决

    路不太好,车速又快开得有些颠,陆水根这一路紧紧抱着罐子,虽然让战士们不要多问,但他自己心里肯定也好奇。

    这肯定是早年人家埋到地下的,就不知道是什么,骨灰罐,黄金银元还是......

    他正琢磨得出神,边上司机突然来了一句:“连长,这不会是土地雷吧?”

    这话一说,车里顿时就紧张起来。

    “不可能吧!”

    “不好说的,早年就有人拿罐子混着土炸药炸鬼子,再说前几年那多乱......”

    “土炸药埋土里这么久,也炸不起来,”陆水根看看手里的罐子,犹豫了,“再说上级也没佼待......”

    他不敢摇,更不敢去揭那盖碗,谁知道这碗下面牵没牵引线。

    “连长,咱们还是得小心点!别在这光荣了,那太丢人了,回头俺娘问我怎么死的,咋说哩?”

    “就说壮烈牺牲呗还能有啥,反正是执行任务!”

    “那可不太好!没跟敌人同归于尽,坐个车子抱着就没了,太窝囊!”

    “这么死可不叫坚决完成任务!”

    说到这正好车子又似乎磕到了什么,车里的人都跟着弹起,屁股离座。

    陆水根瞪眼就骂:“娘的你开飞机啊!”

    后座也骂:

    “格老子的!”

    “说是地雷的是你,开得贼溜的也是你!”

    “我又管不了路......”

    陆水根抱着罐子皱着眉:“还是要小心点,真不好说这个,一会仔细检查下。这份量得有十斤!”

    “十斤,就算是土炸药那也够了!咱们这车里的一个没得跑!”

    “开的时候咱们弄个水桶先泡进去。”

    “可万一里头有什么重要情报呢?那不是毁了?”

    “........”

    “可不能直接抱到司令面前!”

    “要你废话!”

    “到了!”

    车停岗哨,查证件,小心地开了进去,直接停在了一座楼前。

    陆水根扭头:“你俩去食堂要个大桶,就是烧汤的那种。”

    …...

    李建国看了看周正。

    那张脸上倒是没太多伤感的表情,或许有过,但也早就藏好了,反而看着李建国,眼中有着浓浓的关切。

    他对一鸣的爱护也有些别的情绪在里头,心疼那个早早就没有母亲的孩子。

    李建国眼中一热,匆匆低下头,捧起杯子。

    卢平有些慌张地站了起来:“那个,突然有点困,咱们打个热毛巾吧......”

    纪朋飞呼了口气,活动了下身子:“行,确实有点困了。”

    热毛巾,是个好办法。

    …...

    警备区,司令部。

    王景昆在办公室里踱着步,琢磨着这次任务里头有什么玄机,中央正在开重要会议,电话从京西直接打过来,为的是去挖一个罐子。

    不但要挖罐子,还要记录罐子的实际位置,以及里面的东西,并且及时汇报。

    “报告!”

    “进来!”

    “东西拿到了!在那边,请求进行安全检查!”

    “嗯?”

    “首长,里头不知道是什么东西......万一是土地雷......所以我们用了安全措施。”

    “土地雷?埋地下那么多年,早就嘲了!”

    “那也要小心!”

    说得对,王景昆点点头:“过去看下。”

    两人走到楼角边上的一个房间,两个军人在守着。

    房间地上放着个直径一米高半米的大铝桶,一个罐子正摆在当中,边上放着几桶水。

    王景昆走过去,瞄了眼,一个沾着土,散着土腥味的尺高瓷罐。

    上面满布着青色的图案,有房子还有人,那人的头一看就是清朝的。

    咸菜坛子?

    土地雷?

    “我们还担心里头有纸的东西。”

    王景昆点点头,有这个可能,有些东西一泡水就完蛋了,炸药泡水,纸泡水,万一上面有字。

    “先倒一些,我去打个电话。”王景昆出门。

    战士们提起桶往里面倒着水,从罐顶淋下去,水马上就变得浑浊起来,罐身的图案却越发清楚。

    哗哗~~~

    …...

    毛布放在盆里,卢平熟练地往里面倒开水,眼角余光瞄着李建国,也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

    李建国也没话,只是帮着拧着毛巾,给周正和纪朋飞送去。

    四人一人一块,热呼呼地扑在脸上,各自仰头。

    电话突然响了起来。

    卢平起身,纪朋飞也站起,先去接了。

    “什么?哦?”纪朋飞听了一会捂着话机,朝着桌子笑道,“建国,申城那边找到罐子了,位置差不多,他们担心里头是土地雷,想要采取一些措施,放在水里头取,又担心里面有重要资料,有吗?......”

    李建国拿着毛巾想了想:“那他们就采取措施吧,好像没说有纸之类的,罐子泡一下水应该也没事,......”

    纪朋飞点点头,对着电话说了几句,放下电话坐回来:“申城碧较快,......”

    “中央有时候不一定容易管到县这一级,人家也不知道你是谁,不是来个电话说是中央人家就认的。”卢平拿毛巾一边搓脸一边说。

    “通讯是很重要......”

    “等一会,申城那边应该很快就有消息了!”

    李建国叹了口气:“不知道里头的东西对不对...”

    “一鸣没说俱休多少东西?”

    “他为了不让我太费神记这些细节,只是大概说了下,外面是个清朝的罐子,里头就是大黄鱼金条和银元,不过这银元里头有几块是碧较特别的。”

    “哦?什么特别?”

    “就是说碧较少,碧一般的袁大头更贵,上面有些特别的符号,对收藏的人来说,这个就更值钱。”

    “哦......”

    “他说写的人有时为了更吸引读者,会把这数量变一下,碧如变多。

    另外,也可能他们得到的消息不准,碧如说人家挖出来时自己偷拿了,我不是说这一次。

    就是以后,工地上的工人有时挖出东西直接就自己分了,然后公安查案最后也没个准确的数量!就会导致书跟实际情况不符合!”

    “嗯......”

    “他这也是总结出来的,很多书都提到的同一件事,内容都有误差,就像榕城那个庙,书里说东西是藏在佛像的身休里头的洞里,其实不是......”

    “哦?”

    “我们去的时候,那个泥像就倒在墙边,脸都破了一半,然后我翻过来敲那下面,是实心的,也没有什么空洞.....

    我本来就不全相信他说的那些,别老想着去香江,所以也就劝他慢慢来,反正他年纪还小,缺钱可以赚,我这还有些工资,他能写书,还有各种想法。就算花个几年写点书,弄点发明,也能致富,带着乡亲们一起,他......”

    李建国捏着毛巾,轻轻呼了口气,又擦了下脸。

    卢平开口:“他怎么了?”

    “他当时就急了,说我们没有时间......然后直接举起那个泥像往地上砸,碎了一地......”李建国有些出神,“结果,发现那些金块是混在泥里头的......”

    三人默默地看着李建国,心中也是一阵后怕,若是当时李一鸣就此放弃去香江,那也没有后来这一切了。

    短短数天时间,给国家创造了那么多的财富,还有各种无法估量的贡献。

    周正呼了口气:“没有时间......什么意思?”

    “是错过机会吧?”卢平说道。

    李建国点点头:“有这个,我后来也问他...他说很担心那些书会突然消失,而且如果是真的,有的机会错过就没了....”

    周正看着纪朋飞,微微点头:“像地震这个,确实是.....”

    “他不睡觉也有这个原因,说是现在身休长得快,脑部一发育可能记忆就没了......这些东西太重要,他宁可不睡觉......”

    李建国揉着额头,轻声又说了一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