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网游动漫 > 无限气运主宰

正文 第1399章 安全点

    一道身影,就那么突然坐在了三人空出来的那个位置上。

    大大咧咧,在座三名先天宗师,竟然没一个人察觉到不对劲的地方……甚至于若非对方主动显露形迹的话,说不得到现在,苏景等人还没发现他的踪迹。

    也难怪曲无忆会如此戒备。

    墨梦笙更是直觉的,总感觉面前这人似乎有些眼熟,好似在哪里看到过似的。

    而苏景亦是微微一惊,看着对面那张熟悉的脸。

    他倒是没什么戒备的心思,只是皱眉道:“你怎么会在这里?”

    “这话该我说才对吧?”

    坐在对面的那道身影,丰神俊朗,一袭白衣,看来宛若一位满腹经纶的儒家大修一般。

    只是他脸上神色却极其不快,低喝道:“苏景,我该跟你说过,不要到秦国来……你怎么就不听人说话呢?就算你不能确定我到底是否值得信任,但秦政的实力,根本不是你所能妄自揣测的,二十年之内,你根本不可能俱备跟他争锋的资格,现在去,岂非寻死?!”

    他就是狂徒?

    各种机缘巧合,曲无忆还未曾见过狂徒……久闻大名,如今却不过首次得见。

    她定定的打量了狂徒一阵,然后收起了手里的心奴。

    既然是狂徒……

    最起码,应该不是敌人。

    而面对狂徒的质问,苏景却只淡淡道:“我总不能坐视襄桓的灵魂受折磨之苦吧?”

    “但这本就是他的阝月谋!”

    狂徒低喝道:“愚蠢,就算想要救人,也得有自己的筹谋,你想去解脱襄桓之苦,自然不难,但之后呢?你觉得秦政会轻易放过你?你要如何离开阿房宫?还是说干脆就趁这次跟秦政拼个你死我活?就此死在他的剑下?”

    他眼底满是恨铁不成钢之意,“你若当真是个废物,看不到报仇的希望,那么死便死了……或者干脆就窝囊的活着,都不失为明智的选择,可你如今所展现的天资,丝毫不在秦政之下,几十年后,你未尝不能与秦政一较长短,为何非要这般不智?”

    “我若不知道也就算了……但既然知道了,又岂能坐视不理?”

    苏景说道:“抱歉,辜负了你的好意……但这一趟,我势在必行!”

    “你这小子,真正是不知死活了。”

    狂徒长叹了一口气,说道:“我突然心有所感,想至乾国一行,看看你还在不在神炎宗,想不到中途果然截住了你……苏景,我问你,你真的定然要去么?”

    苏景点头。

    “如何全身而退?”

    “见机行事!”

    狂徒:“……………………………………”

    他气极而笑,道:“这还真是……让我毫不意外的回答。”

    略带几分气恼的给自己倒了杯酒,直接一饮而尽,他长叹道:“也罢,如果你真的决定要去的话,谁让你是倾心的孩子呢,我虽恼你不知死活,却也不能真的不管你的死活。”

    “哦?怎么,你还能陪我一起去不成?”

    狂徒苦笑着摇了摇头,说道:“我恐怕没办法跟秦政照面……不然,我会瞬间被他夺取控制权,但是阿房宫内,其实还是有一处绝对安全的地方。”

    他沉吟了一阵,问道:“你在阿房宫里也住了许多年了,可曾听说过正心殿?”

    苏景摇了摇头,说道:“我虽然住的时间不短,但活动范围却狭窄的不行,我甚至连秦政在哪个殿里上朝都不知道……更别说这个什么正心殿了。”

    狂徒正色道:“襄桓亦为楚国皇族,少年时便是住在宫内,这正心殿,昔年曾是襄桓住处,那里更是襄桓悟剑之处,残留极强雷霆剑意,纵然是秦政亦不敢轻捋虎须,所以此地荒凉偏僻,多年来几乎无人敢进!”

    “可襄桓已死……”

    “人虽死,剑意仍留!”

    狂徒正色道:“秦政昔年伤在襄桓手中,伤势一直未曾痊愈,他若敢贸然接近那里,说不得立时便会激起剑意的反应,若他仍在全盛时期,自然不必在意这些,可问题他伤势匪浅,贸然招惹那剑意,实属不智,因此……”

    “你是说,若我贸然遇到危险,便躲入正心殿内?”

    “不错!”

    狂徒讥笑道:“秦政占据楚国已有将近二十年光景,但为何正心殿一直保留,就是因为任何秦国之人,根本靠近不得殿门,而若敢贸然毁坏其内的建筑,更会招致剑意的疯狂反噬,随着数年前襄桓身死于阿房宫内,剑意与怨气互相呼应,更显嚣狂,这剑意更是无人能挡,但你的话……我认为,你应该是可以免疫那剑意伤害的!”

    苏景问道:“你确定?”

    “既有意,自有心,襄桓之心待你如何,其剑意待你便如何!”

    狂徒长叹道:“当然,依我的意思,你最好去都不要去……襄桓至此都不瞑目,我看来并非是因为他灵魂深受折磨,而是没能带着秦政一起下去,你便让秦政与他耗去吧,长此以往,秦政纵然能胜,也定然付出极大的代价,到时候,岂非正是你报仇的好时机?”

    说着,他看着苏景不为所动的姿态。

    忍不住摇头道:“你这孩子真是……这执拗的姓格真是像极了倾心,罢了,既然你执意要去,我能给你的帮助,也就只有这些了,之后我会尽量看顾你,你到了阿房宫之内,秦政不会杀你,你先想办法找到正心殿,也好给自己预留一个退路。”

    “小穹在宫里,我可以拜托她。”

    “那就好!”

    狂徒定定的打量苏景,良久之后,才幽幽叹息了一声,道:“你真是越来越像你娘了。”

    苏景顿时嗤之以鼻,“瞎说,她鼻子可没我挺……而且眼睛碧我小了不少,虽然碧我好看很多,但我们差距还是挺大的。”

    狂徒惊道:“你还记得你母亲的长相吗?”

    苏景幽幽叹息了一声,道:“自然是记得的……”

    怎会不记得?

    那个笨的让人恨不得帮她把所有的心都给艹了的笨女人。

    狂徒也沉默了。

    低低自嘲笑了起来……轻声叹道:“是啊……她虽然死了,但到底……还是有很多人记挂着她,很多时候,真的是只有失去了,才会知道珍惜的,呵呵呵呵……哈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