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战争 > 第四区游戏史

正文 第一百六十二章 你是什么人?

    “你要是做噩梦害怕了,就朝黑暗里看看,在黑暗最深处,我也在。”

    “和你一起承受着黑暗和恐惧。”

    “不再孤独,因为彼此。”

    ……

    徐听疲倦地睁开了双眼,耳边依稀还能听见一个年轻女孩儿的低声耳语。这个嗓音,哽咽中带着似水柔情,如同雨露滋养着自己干涸的心灵,却是说不出的心安。

    这个声音很是熟悉,但随着徐听从梦里醒来,思维越来越清晰后,那耳语的温柔也消失殆尽,徐听自然是记不得这个声音在哪儿听过,也不记得这声音的主人是谁。

    而且他很清楚地记得,从未有人对自己这样低声耳语;从未有人说过这段话,像是直面自己内心最深处的黑暗一般;也从未有人,知道自己噩梦里的黑暗……

    但唯一有印象的是,此次从纠缠自己多年的噩梦中醒来,却是第一次感觉到心安。就像是有个人真的在噩梦中一直陪伴着自己,和自己承受着一切,不再孤独。

    “哥,你又做噩梦了?”徐听侧过头关切道。

    “嗯。”徐听点点头,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段时间心里压着事,一直没有睡好,却是在飞机上睡着了。

    徐雨眨巴眨巴眼睛,惊讶道:“哥,你这次从梦里醒来,和之前都不一样诶,没有那么大的反应,也不会想吐。”

    “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已经很久没有做那个梦了。”徐听疲惫道。

    “不管是怎么回事,反正哥你的病情越来越好了诶,现在可以碰菜刀了,做噩梦也不会害怕,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不会再做那个梦了。”徐雨笑得很开心,已经有几年没见她笑得这么开心了,窗外云层之上的太阳照射之下,有些闪烁着光。

    那个噩梦哪儿这么容易忘记,嘿,除非真找到在今天做梦时的那个温柔声音。徐听心里暗叹,摇摇头岔开这个话题,问道:“还有多久到省城?”

    “马上就到了。”徐雨道。

    “希望还来得及看你竹姐姐比赛吧,”徐听挠挠头道:“也不知道那个比赛持续多久。”

    ……

    国画大赛,

    比赛会场,

    熊熊的火焰焚烧着一切。

    昏暗的灯光下,走廊里只有一个娇小的身影在不停跑动。而在她身后,则是长发遮脸,一步一步走来的余小小。

    此时的余小小,身上那件红衣耀眼无比,随着她的走动,墙壁上生长出血红的丝线,把她后方的路完全堵死。她走得并不快,可以说是猫捉老鼠的姿态,楼下是火焰吞噬,浓烟滚滚,正常人无法生存,那个女孩儿只能往楼上跑,既然还有时间,那就让她一点一点体会……绝望和恐惧。

    这时,前面那个娇小的身影跑过了一个拐角,余小小走过来后,却是发现自己的目标不知藏哪儿去了。红衣把墙壁映得血红,在这个拐角里,只有一个红衣厉鬼静静扫视着。

    “你在……哪里……”

    “快出来啊……”

    来自地狱的怨毒声不断回响,那血色的身影走得踉踉跄跄,像个提线木偶般缓慢前进,又像是她的身后有一双手在拖着她的身体一般。

    “你在……哪里……”

    “为什么不出来……”

    “你的画,和你现在的狼狈逃窜不一样啊……”

    “呵呵呵呵哈哈哈哈!!!”

    “你为什么不出来!”

    “在害怕吗……”

    “我想看看……你害怕的样子……”

    余小小忽然大笑了起来,笑得身体不停颤抖,活脱脱一个疯子。在红衣身后,那面墙上,披头散发的女人影子正以一个诡异的姿态欢快地弯曲扭动!

    笑着笑着,余小小朝着黑暗深处走去,眼中的茫然和怨毒越来越重。

    啪!

    余小小有些疑惑,低头看去,只见自己的脚下,是一滩水渍。

    这里……怎么会有水?

    下一刻,电流窜动!

    尖锐的惨叫声远远传开!

    一个娇小的人影趁机从角落跑出来,趁着余小小触电的时候,朝着楼上飞奔逃去。

    “我一个娇滴滴的美少女被逼着拔电线和你撕,已经够给你面子了,还想看什么?”跑动间,冉清竹把手套脱下来,眼中的智慧是徐听从未见过的。

    楼下的惨叫声忽然消失,冉清竹心里一沉,那个女鬼怕是缓过来了。怎么办,自己又没有能伤到那个女鬼的手段……

    而且那个余小小很是奇怪,明明是个鬼,却是像活人一样行走,也没有使用穿墙之类的能力,看上去就和附身差不多。但如果真是附身,把她的身体弄死,附在身体上的鬼魂是不是会出来?那时怕是会更难对付!

    但鬼魂从附身状态被人打出来,应该有个缓冲时间可以拖延一下吧?

    自己把这女鬼勾搭过来,赛场上的那几个评委老人的危险只是这些火焰而已,如果他们不是瓜皮子,应该已经找到方法逃出去了,再不济也该是报警了。

    警察估摸着是能猜出我想从楼上跳下来的计划,到时候地上准备好救生气垫,然后我从上面一跳,再加上地上那么多人,那女鬼一时半会儿就不敢动我了。之后的事儿……如果这女鬼纠缠我不放,等小雨这个能对付鬼魂的异能者回来后,我有的是机会慢慢玩死她!

    那么现在……

    冉清竹往上奔跑的身子一顿,眼眸落在几层楼下全身焦黑的却还是缓步往上走的余小小身上。那冰冷的感觉,比之前更是清晰了不少!

    那么现在,就是先把这女鬼的身体弄死,把她的鬼魂解放出来。

    冉清竹的目光清冷了不少,坚定地朝着屋顶跑去。

    “还好他没见到我这样,听说男孩子都喜欢自己的女朋友柔柔弱弱傻傻的……”

    十分钟后,

    巨大的爆炸声传来,其间夹杂着比之前更清晰可闻的惨叫声。

    ……

    “哥!你看那边怎么起火了?”徐雨眼尖,指着不远处那滚滚浓烟问道。

    徐听眯了眯眼,皱眉道:“走快些,那里就是国画比赛的地方!”

    等赶到的时候,警察已经把周围戒严了,两人根本进不去。徐听思考两秒,点燃根烟,沉吟道:“小雨,把你中四局的证拿出来,我们进去。”

    中四局的证?!

    哥怎么知道我……

    “可是……”

    “放心,我会给柳轻若说声,你拿出来没事儿的。”徐听道。

    “哦……”

    徐雨把证件交给警察,两人就在外面焦急地等待着。因为此时很多路人围在周围,实在是人多眼杂,徐听不好直接突破警方的包围冲进去。

    徐雨过一会儿就看自己哥哥一眼,眼中委实有些复杂。她一直觉得自己哥哥是普通人,这么多年来,她悄悄观察过自己哥哥好多次,也没发现什么奇怪的地方。可是,上次在那个破旧学校,笔仙的字……

    还有哥哥像是早就知道自己是异能者,但自己从未发现……

    现在更是直接道出自己是中四局种子人员的事……

    哥哥,真的是个普通人吗……

    没过多时,徐听二人就被放了进去。

    在大楼下,一个穿着便装的中年人正招呼人在楼下放置救生气垫。见到徐听二人来后,中年人急忙朝着两人道:“长官好!我是王洋,这里的负责人!”

    徐雨一时有些语塞,她是第一次见到这种场面,虽然是中四局的种子人员,却不知该怎么说。

    “这里是怎么回事?什么时候起火的?里面的人呢?”徐听眼眸扫向王洋,沉稳道。

    王洋在徐听平静的目光下,忽然打了个冷战,像是面对自己的领导一般,急忙道:“我们接到报案,说里面有,有那种东西。被火困住的几个人都被救出来了,只是听他们说,有个小女孩儿为了救他们,把那个东西往楼上引。我猜到她会跳下来,所以在这里准备救生垫。我们已经通知消防队了,不过还没到,这火有些邪,烧的速度很快,再这么下去,过不了多久就会把整座楼都烧毁。”

    那种东西?

    徐听脸色一冷,问道:“你们没派人上去找那个女孩儿?”

    “我的几个人进去找过,不过楼梯口不知道被人用什么方法炸毁了,里面又全是火,一时之间根本进不去!”

    徐听吸了口烟,道:“我进去!”

    “可是长官……”

    就在此时,又有几个人进了警方的包围圈,王洋脸色一变,急忙道:“书记好!”

    西南省的省高官是个很帅的中年人,他是正巧路过见到的这事儿,讲实话省城已经好多年没发生这种火灾了,也不知有没有人伤亡,所以他心情委实不好,来到这里后直接问道:“怎么回事?”

    “哥!你快看屋顶!”徐雨忽然大叫道!

    众人闻言,下意识往楼顶看去。只见那十几层楼的屋顶上,一个娇小的人影在不断后退,像是后面有什么人在逼着她一样。而地面上,救生气垫还没准备好!

    书记脸色大变,脱口问道:“她怎么在上面?!”

    徐听脸色有些凝重,不停思考该怎么办,下意识回道:“她说今天要参加国画大赛决赛。”

    闻言,书记忽然用奇怪的目光上下打量徐听,问道:“你是什么人?”

    “我是她男朋友。”徐听很是自然地吐了口烟,说道。

    “哦,我是她爸。”书记回道。

    ………………

    (沉迷云顶无法自拔,码不动字。凤仙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