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频道 > 妖尾之寒冰巨龙

正文 第九十六章 妖精庆典

    乐园之塔事件过后的一周,凯特身上的伤好了个七七八八,经历这次濒死一战后,他感觉自己的上限又提高了一些,再次使用同样的招式不至于把自己弄得这么惨了。

    “虽说生死之战能迅速提升实力,但是好高骛远的话真的活不了多久啊!”

    坐在马车上,凯特感叹了句,拿命来换实力提升太危险了,一旦掌握不了自己的极限,随时有可能去世。

    他又要去马格诺利亚,这次还是去找米斯特岗,当然不是去聊天的,跟他这次弄到的龙的魔力有关。

    凯特所认识的朋友里面也就只有米斯特岗知识面最广,对魔法的研究最透彻,这种事也只有找他。

    正直妖精的尾巴一年一度的庆典游行之际,米斯特岗直接邀请凯特去马格诺利亚,顺便体验一下这盛大的节日。

    每个地方都会举办像收获祭一样的大型庆典,这是对一年来受到各种帮助的感恩,尤其是魔导士公会,对收获祭格外重视。

    在马格诺利亚,居民们已经习惯了有一个闹腾的公会,每次什么节日都跟过年一样,他们甚至能把一个植树节闹得满城风雨,唯有收获祭这个日子,是难得的妖精们安分的一个时间。

    当然,今年除外。

    要问原因的话,在今年收获祭的时候,妖精的尾巴里面,常年外出执行任务的小队“雷神众”回来了。

    雷神众小队由三名实力很强的魔导士组成,他们三人合力的话甚至能直接铲除一个黑暗公会的据点,每人都几乎有s级的实力。

    雷神众三人以拉格萨斯为中心,任务完成率为百分之百,从未失手,不管是公会内部还是在外界,名气都极大。

    然而,当受到的吹捧足够多时,人就会不自觉地膨胀起来,尤其是当这个人进入中二叛逆期的时候,效果更加明显。

    拉格萨斯是圣十魔导士、妖尾会长马卡洛夫的孙子,年纪轻轻就成为了s级魔导士,是公会里除基尔达斯的第二位s级魔导士,说是公会里实力第二完全没问题。

    他从小就在别人的评判中长大,只因为他的爷爷是圣十魔导士,不管他达成什么成就,都被认为是理所当然。

    自尊心极强的拉格萨斯受不了这种“不公平”的待遇,逐渐地跟爷爷关系开始疏远,尤其在马卡洛夫驱逐掉他自己的儿子,也就是拉格萨斯的父亲——伊万·朵勒阿之后,他俩的关系算是彻底崩了。

    拉格萨斯开始变得嚣张跋扈、目中无人起来,认为公会里不少魔导士都是废物,更是产生过想当会长,让爷爷退位这种想法。

    在他眼里,也就雷神众三人看得上眼,甚至在幽鬼和公会开战的时候选择了旁观,雷神众几人也都不让他们回归,不然的话他们不会被打得这么惨的。

    如此僵硬的关系必然会成为隐患,最终在收获祭这天,拉格萨斯选择了对同伴下手。

    在公会里举办选美大赛的时候,拥有石化眼的雷神众之一的艾巴·葛林将舞台上的几位女魔导士全部变成了石像。

    就在马卡洛夫震怒的时候,拉格萨斯的思念体传了过来,他的目的很简单,进行一个简单的游戏,决出妖精的尾巴里谁是最强的魔导士,这个人自然也就有资格成为会长。

    失败的代价就是变为石像的几位魔导士的生命。

    马卡洛夫气到当场就想抓出拉格萨斯暴揍一顿,这已经不是玩闹的范畴了,拉格萨斯已经威胁到同伴的生命了,这件事不能从轻处理。

    于是,他撞上了一面看不见的墙。

    这是由一种名为术式的魔法所构成,在术式范围内的一切都要遵从施术者所定的规矩。

    而公会大厅内施加的规则是“石像和80岁以上的人无法通过”,马卡洛夫的年纪超过了80,哪怕他是圣十魔导士,也无法打破术式出去。

    拉格萨斯早就考虑到他爷爷会坐不住的情况,早就让雷神众之一的弗利德布下了术式,拦住马卡洛夫这个最大的变数。

    拉格萨斯很自信,在基尔达斯外出的期间,米斯特岗也不在公会内,艾露莎变成了石像,会长被术式拦住,这样绝佳的情况下,他敢让雷神众加自己挑战妖尾全员,不得不说,拉格萨斯的理论有一定道理,妖精的尾巴公会几乎是靠他们这些顶级魔导士撑起来的,“闲人”有些多了,甚至还有从来不做任务的魔导士存在。

    他的做法对公会发展来说是有利的,但是却不符合人情,终归是记恨爷爷对父亲的驱逐,将气撒到了同伴身上。

    ......

    拉格萨斯宣布开始后,所有人都冲出了公会,要找拉格萨斯,尽管单挑打不过他,但他们人多啊,一群人车轮战耗他一个,总能耗赢。

    当然这种情况也在他的考虑范围内,弗利得的术式不止在公会总部布置了术式,整个马格诺利亚几乎都有。它们就像陷阱一样等着妖尾的魔导士们,一旦有人进入,就自动启动,直到里面的人自相残杀剩最后一人才会解除。

    还有一些其他的术式,功能不一定相同,但目的都是削弱其他人,拉格萨斯还没自大到任由这群疯子满状态来围殴他,只有真正的精英才能走到他面前。

    公会内。

    和马卡洛夫一样被术式拦住的还有两位灭龙魔导士,纳兹和伽吉鲁,幽鬼解散后,四元素之一的朱比亚加入了妖精的尾巴,在她的牵引下,马卡洛夫亲自邀请了伽吉鲁,实力是一方面,幽鬼支配者解散后,伽吉鲁无家可归,马卡洛夫是不会坐视这种情况不管的。

    再说他也不可能看走眼,毕竟活了80多岁呢。

    “话说你们俩为什么也出不去?”马卡洛夫疑惑地问。

    “鬼知道啊!赶紧放我出和拉格萨斯一决胜负啊!”

    最期待这种情况的纳兹出不去,气的他又是啃又是撞,还用魔法攻击术式,结果当然是没有任何作用。

    几个超过了80岁的家伙在公会里坐着干等,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同伴们自相残杀。纳兹除外,他坐不住,一直在发泄着不满。

    甚至被他瞎搞把艾露莎的石化给破解了,s级魔导士不在场的情况下这些普通魔导士完全不是雷神众的对手,艾露莎加入战场那就不一定了。

    ......

    马格诺利亚城郊。

    凯特刚和米斯特岗碰面,顺便详细地说明了一番整个事件的经过和他的猜测。

    米斯特岗的判断和凯特差不多,但是他认为灭龙魔法应该是人类和龙一起开发的,凯特弄到的魔力太少了,不够研究的分量,他的建议是将其作为炼金材料使用掉,反正灭龙魔水晶什么的不要想。

    本来也没奢望能学会灭龙魔法,对这个结果凯特完全不失望,现在去享受收获祭就行。

    还没走到镇子里,就能听到镇子里各处传来爆炸声,凯特和米斯特岗两人都听的出来这是魔法产生的爆炸,并且不止一处在发生战斗,整个马格诺利亚都是战场。

    凯特和米斯特岗两人踏入镇子的同时,另一处战场,妖精女王艾露莎打败了雷神众之一的艾巴·葛林,顺利地解除了所有人的石化,这样就没有后顾之忧了。

    同时米斯特岗进入镇子也算加入了这场战斗,雷神众的优势一下子就被反超。

    “发生了什么?”凯特问道,他发现在战斗的都是身上带有妖精的尾巴印章的魔导士,也就是说他们在自相残杀。每个人都是杀红了眼,看那架势丝毫不像是同伴之间的切磋。

    米斯特岗发现了弗利得的术式,猜到了事情大概和雷神众以及拉格萨斯有关,对凯特道了个歉之后就直奔拉格萨斯的所在地而去。

    留下凯特在原地一脸蒙蔽。

    “他们,应该是在...闹着...玩吧?”

    砰!

    一个魔导士飞过,撞坏了一座房子飞到了另一条街道,昏了过去。

    这么狠的吗?含着泪打飞自己的同伴,米斯特岗不会出什么事吧?

    凯特思考了一下,决定跟上,这事怎么看都不对劲,根本不像内讧,他有必要保护朋友的安全。

    另一边,被解除石化的几位女魔导士也算加入了这场游戏,露西碰上了雷神众之一的毕古斯罗,一个使用灵魂魔法的魔导士。

    雷神众里实力最强的弗利得碰上了原s级魔导士魔人米拉珍。

    过程虽然发生了一些曲折,但是他们俩都输了,雷神众全灭,拉格萨斯的游戏只剩他一人,妖尾还有米斯特岗,纳兹和伽吉鲁三人保留着全部实力。

    局面压倒性的不利。

    你觉得拉格萨斯会这么想吗?他也是最佳状态,雷神众的任务完成的还算不错,除了米斯特岗这个意外,情况没什么区别,他现在要先解决这个麻烦的家伙。

    “收手吧拉格萨斯,纳兹他们正在往这边赶来,雷神众已经全部败北了,趁你没有犯下更大的错误之前回头还来得及。”米斯特岗好心地劝道,毕竟都是同伴,没必要互相残杀的。

    “难得见你说这么多话,是想拖延时间?其实我知道的,你可能是来自另一个(anoth....)”

    拉格萨斯的话没说完,米斯特岗就主动出手了,这个秘密他只对凯特说过,他不知道拉格萨斯从哪得知的,既然他的目的是激自己出手,那也不得不战了。

    米斯特岗将五根魔法杖插入地面,使出了自己的幻术魔法,将拉格萨斯拉入其中。

    拉格萨斯轻易撕碎了米斯特岗的幻术,但也为他的下一个魔法争取到了一点时间。

    “五重魔法阵·御神乐!”

    五个魔法阵出现在拉格萨斯的头顶,米斯特岗的这个魔法带有禁锢属性,如果吃下了这一招,对拉格萨斯来说将会十分不利。

    拉格萨斯也知道事情的严重性,直接将魔力爆发开来,强行挣脱禁锢,让米斯特岗的攻击落空,并趁着对方释放魔法这个空隙丢出一道雷电还击。

    米斯特岗料到了攻击不会奏效,对拉格萨斯的攻击也是有所准备。他把没有消失的魔法阵迅速去掉两层,几乎瞬间变成了另一个魔法。

    “三重魔法阵·镜水!”

    这个魔法阵构成的魔法能反弹对方的魔法,拉格萨斯的攻击不仅没有给米斯特岗造成麻烦,反而被对方利用,让他吃了个小亏。

    凯特在教堂地上看到了米斯特岗和拉格萨斯交手的过程,除了幻术对决那段他不知道幻术里的情况。

    两人的实力几乎相当,当然他们都没有使出真正的实力,s级之间的较量最初都是试探,不懂的外行看来或许打得很精彩,双方你来我往,其实连热身都算不上。

    米斯特岗的试探没有进行多久,凯特看得出来他似乎有些着急,竟然打算在没有把握的情况下使用大招。

    “七重魔法阵·虚无!”

    米斯特岗稍显错乱地构筑出七个魔法阵,就在魔法成型的前一刻,艾露莎赶到了这里。

    米斯特岗见到艾露莎的瞬间愣了一下,这对拉格萨斯来说就是绝佳的机会。

    凯特看到米斯特岗居然在这样高强度的战斗中分神,也是一阵意外。他看了一眼艾露莎,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但是拉格萨斯的攻击绝对会落到米斯特岗的身上。

    好在米斯特岗在最后关头躲掉了致命一击,不过人虽然没事,但是他的面罩却没法幸免。

    “绝对零度·冰封”

    以凯特的眼力,米斯特岗闪避的瞬间,他就推断出面罩会被打落的结果。米斯特岗藏得这么辛苦就是为了不被人看见他的脸,此时凯特也顾不上什么不能插手别人战斗的规矩了,先把人带走再说。

    整个教堂被瞬间冰住,在场的几人突然间就被冰困住,等他们破冰而出的时候已经没有了米斯特岗的身影,只有一张面罩停留在原地。

    除了拉格萨斯,没人看清发生了什么,不知道暗中出手那人什么目的,反正他带走了米斯特岗,解决了一个麻烦,拉格萨斯也不打算追究什么。

    “拉格萨斯!你把米斯特岗怎么了?”

    不知情的妖精女王艾露莎自然认为拉格萨斯做的,于是提出了质问。

    拉格萨斯跟本不在乎,反正不关他的事,接着就又和艾露莎打了起来。

    教堂外,米斯特岗一时间也没反应过来,他没想到凯特会出手打断战斗。过了一会才想明白,于是对凯特感谢道:“多亏了你,让艾露莎看到了情况会很麻烦,我大意了,拉格萨斯不是那种可以马虎的对手。”

    “我还以为你会怪我插手你的对决来着。”

    “怎么会?我又不是那种战斗狂,冷静下来了也好。”

    米斯特岗表示自己不会在加入战场了,艾露莎和纳兹他们都快到了,他和拉格萨斯的战斗也起到了一定的消耗作用。他接下来要去一个较远的地方关闭下一个阿尼玛,正好也远离艾露莎,免得发生一些误会。

    目送米斯特岗离开后,凯特找了个视野好的房顶,继续观战。

    和拉格萨斯交过手的他知道当他的灭龙魔法使出来时才是真正的最强状态,可惜米斯特岗和艾露莎两人都没有尽全力,两位s级魔导士都无法逼出他的灭龙魔法。

    就在凯特以为拉格萨斯胜利的时候,他看到了一个眼熟的身影。

    每次碰到和妖精的尾巴有关的大事时,几乎都能看到他,樱色头发,带着白围巾的灭龙魔导士纳兹,同行的还有伽吉鲁。

    “怎么感觉到哪里都能见到这家伙,还有那个身上插着铁钉的,有点像以前见过的谁。”

    直到三人混战起来,凯特才恍然大悟,灭龙魔法特征太明显了。

    即使是拉格萨斯,在面对两位s级的车轮消耗后再同时对战两位灭龙魔导士也是有点力不从心,于是他也使出了自己的灭龙魔法。

    “雷龙的——崩拳!”

    拉格萨斯一拳将伽吉鲁打飞,同时另一只拳头附上大量的雷之灭龙魔力,以极快的速度攻向纳兹。

    灭龙魔法对灭龙魔导士来说威力算是被增幅的,结结实实地挨了拉格萨斯攻击的两人也是吃不消。为了避免被分别打倒,纳兹和伽吉鲁两人同时使出龙息咆哮。

    “火龙的——”

    “铁龙的——”

    眼见两人同时使出这个魔法,拉格萨斯也没有托大,

    “雷龙的——”

    咆哮x3

    场面一度十分壮观,仿佛三头龙在战斗一般,附近的房子都被咆哮的余波直接摧毁。

    拉格萨斯深厚的魔力更胜一筹,纳兹和伽吉鲁的胜算又低了一成。

    就在凯特以为拉格萨斯会迅速结束战斗时,他却摆出了一个奇特的姿势。

    直到拉格萨斯的魔法成型所有人才意识到这是什么。

    (此处省去一堆惊讶之语)

    “全部消失吧!fairy law(妖精法律)发动!”

    “好刺眼。”

    凯特被闪得睁不开眼睛,等到光芒散去,拉格萨斯惊讶地发现所有人都完好无损。

    “为什么会这样?我不是学会了最强的魔法吗?”

    ......

    “妖精法律是消灭一切施术者所认定的敌人.....”

    凯特脑海中回想起米斯特岗所说的话,拉格萨斯的确使出了这个超魔法,但是却没有任何人被消灭,也就是说魔法看穿了他的心。

    “果然一个人内心永远是向着同伴的,原来这家伙也是个温柔的人,可惜了。”

    可惜了,拉格萨斯本来不会输的,使用了这样一个超魔法后他体内不会剩多少魔力了,果然只是想证明自己而已吗?

    最终拉格萨斯惜败,当然纳兹和伽吉鲁两人也不好过,都是重伤。

    闹剧结束后,马卡洛夫严厉地训斥了拉格萨斯和雷神众,并对拉格萨斯下达了驱逐出公会的命令。

    马卡洛夫这次是铁了心要执行公会的铁律,不管谁求情都没用。拉格萨斯也是婉拒了同伴们的好意,毕竟打伤了他们,更是让艾露莎他们陷入生命危险。这次,他明白爷爷的想法,安然地接受了这份惩罚。

    离别伤感吗?没有人会说否,但是当你离开时,能有一群爱着你的人一直注视着你,就将会是一件幸福的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