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其他类型 > 他香遇顾知

正文 第二十八章 孕吐反应

    顾知的脸有些微红,感觉嘴唇有点发干,看着陈笑然的肚子吞咽了一下,小心翼翼的伸出手,摸了摸她的肚子,真的是好硬,凸起的弧度也好像是怀了四个月大的孩子。

    两人先是去了顾知的家,领着有些哀怨的白菜进了电梯。

    一出了门,白菜就疯了一般的开始撒欢,陈笑然的小体格子已经拉不住了。

    千钧一发之际,顾知及时的伸出了援手,这才没让陈笑然被拽的摔倒在地。

    “白菜”顾知厉喝一声,白菜这回乖了,伸着舌头“哈哈”的讨着乖。

    “呼”陈笑然的呼吸有些沉重,胃里撑得难受还被白菜带着跑了几步,这让她感觉胃里有些翻江倒海的,弓着身子顺着肠胃,有些想吐。

    “这是怀了吧,孕吐反应有些强烈了,你这丈夫怎么当的,快安慰安慰她啊,人家都怀了你的孩子了,这会正难受呢...”一个同是小区里的住户,正挽着怀孕的妻子散步,温柔的俊脸看着顾知有些恨铁不成钢,叽里呱啦的说了好多。

    陈笑然这回根本是连脸头不想抬了,这会也更加的想吐了。

    顾知被说的身体有些僵硬,嘴角嗫嚅着,半天没说出话来,最后那个男士实在是看不过去了,直接上前拉过顾知的手就放在了陈笑然的背上。

    两人都是一僵,顾知的手有些暖,凉爽的夜晚,贴在后背上竟是很舒爽。

    另一视角,路过的男人表示很满意,看着一家三口尤为的顺眼,拉过自家妻子的手很是开心的说道:“老婆,你看,我是好男人吧,有对比才能看得出来!”

    一幅小奶狗求表扬的样子,两人的幸福感真的是不自觉的就流露出来了,妻子笑的很开心。

    或许当时秦晓云在怀她和哥哥的时候,陈东成也是这个样子吧!当做是他的掌心宝一样。

    夫妻俩渐行渐远,依稀间还能听到男士不断地讨好妻子,撒娇耍皮无所不用其极。

    “汪汪”被忽略的白菜有些不甘心的叫了两声,引得顾知瞪了它一眼,瞬间白菜就蔫了,心中无限委屈奈何语言不通无处申诉…

    它都被关在家里一天了,又没有人陪它玩,一只狗也是很无聊的。

    委屈的看向陈笑然,低声的呜咽了两声,扒拉着陈笑然的小腿。

    陈笑然最受不了的就是狗狗的卖萌了,虽然白菜是一只凶悍的德牧,但是现在这委屈的表情,还扒着自己的小腿,简直是毫无抵抗力。

    “坐”一个口令,白菜顺从的坐在了地上,伸着舌头,咧着嘴像是在卖笑一般。

    摸了摸白菜的脑袋,陈笑然重新接过顾知手中的牵引绳:“走吧,不过你要慢点哦,我实在是撑得跑不动了!”

    也不管白菜能否听懂,陈笑然自顾自的看着白菜说道。

    接下来便是漫长的消食之路,两人谁也没提刚刚的事情,安静的走在小路上,两人一犬很是和谐。

    伴随着深夜的来临,即将到来的便是又一个黎明。

    清晨的空气十分的湿润,吸一口都满是绿色的味道。

    上午六点五十分,秦晓云穿着一身睡衣站在厨房里,做着四人一犬的早餐。

    餐桌上三只雄性早已精神焕发的坐好了。

    “这么早啊!昨天没吃饱么?”迷糊的陈笑然揉着还没睁开的双眼,走到了近前。

    陈东成笑着揉了揉陈笑然的脑袋,本就有些乱的头发更加的乱了。

    顾知的眼神暗了暗,也是照着陈东成的样子伸手摸了摸白菜的脑袋。

    “爸”撒娇的声音听着好苏,顾知摸着白菜的手颤抖了一下。

    新的一天就要有一个新的精神样貌。

    同样的,新起点从每天的早餐开始。

    虽说昨天吃的很撑,但是经过一夜的消化,陈笑然再次坐到了餐桌前,乖巧的等着秦晓云的爱心早餐。

    “来喽,尝尝我新研发的产品!”

    一盘看着很普通的面包,个头不大,看着酥酥的样子,但做法应该并不普通。

    轻轻的咬上一口,竟是外酥里嫩,最里边还有流沙的馅料,口感清爽,味道也是满分。

    三人纷纷举起自己的大拇指,赞赏的比了比:“好好吃哦,妈,你真的是一个被幼师耽误的厨子。”

    狠狠地咽下口中的面包,陈笑然又继续说道:“妈,你还有什么不会的么,这么完美的女人,爸你是怎么找到的。”

    顾知也是好奇的看向陈东成,嘴上依旧不停。

    陈东成挠了挠头,豪气万千的就挥了挥手:“想当初那可是你妈上杆子追的我,我当时都不同意…”

    被秦晓云瞪了一眼,陈东成立马改口:“咳,我运气好,三生修来的福分,攒了几辈子的好福气都用来娶你妈了!”

    “呦呦呦,吹牛都不打草稿的,被老妈治了吧!”最是幸灾乐祸的非陈笑然莫属了。

    “你赶紧走吧,你不还有3000呢么,早上别吃太多了,不然容易岔气。”陈东成板起脸来,大手一伸,直接拿走了陈笑然面前放着的面包,只留了一份牛奶。

    “喝了牛奶就赶紧的离开我家,一天天的吃我的喝我的,还用着我的,一点也不贴心小棉袄。”

    “后爸,妈我要找我的亲爹…”

    无限的哀怨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