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耽美同人 > 噩梦轶事

正文 抉择篇·异能世界(中)

    不过,虽然保持着现在这种生活,就已经是非常美好了,但既然我是穿越过来的,那怎么可能什么都不做呢?

    从一个普通的世界,来到了一个能使用异能的异世界里,不管是谁,都肯定想要试一试吧,那所谓的异能究竟有多厉害。

    我翻阅了资料后,便大概知道了异能的消息,这在这个世界里是很普通的一件事情,哪怕是幼儿园的小孩,也会被教授关于异能的课程。

    只要是普通的小孩,达到了十四岁的时候,就能感觉到异能的存在了,自己将来会获得什么样的异能,都会在那个时候得知。

    只不过能做到的也只是知道而已,并不能将其使用出来,因为这这种程度的异能还非常弱小。

    必须要到十八岁的时候,通过国家专门建设的一个机构——异能觉醒所的觉醒后,才能够真正地拥有这个异能。

    在我知道了这件事情的时候,心中也不禁有些担心,如果按照这样来说,那我应该也能感受到异能才对,可我却没有感觉和之前有任何的区别。

    不过从书上的内容看来,也有很多人不会感觉到体内的异能,但到十八岁的时候,同样能够通过异能觉醒所,获得属于自己的异能。

    这样一看,希望兴许还不小呢,如果穿越过来了,但身上就连一点主角光环都没有,那未免也太憋屈了。

    反正那个异能觉醒所到处都有,也没有年龄的限制,而且还是完全免费的,那我干嘛不去试试看,说不定还能弄出透视之类的异能。

    嘿嘿嘿……

    抱着不试白不试的想法,我来到了最近的一个异能觉醒所内,从外面看去,这个建筑物也没什么特殊的,但旁边却又很多警卫在把手着,他们手上拿着的都是一种很奇怪的枪械,看起来就让人不寒而栗。

    我走进了内部,顺利地通过了安检,在这个过程中,我还没来得及拿出临时身份证,安检的人员就让我过去了,似乎完全不用查看我的身份。

    我回头一看,发现还有很多人和我永远,也没有拿出身份证,或是其他能证明个人信息的东西,这在这种非常重要的地方,怎么看都是非常奇怪。

    这种情况的发生,也让我进一步确认了之前的一个想法,在这个世界上,个人身份真的没有任何意义。

    我想……或许是因为这个世界的特殊性,就算有人要做犯罪的事情,也要想想自己能不能做到吧。

    要是想要抢劫一个路人,那也要看看自己能不能打得赢那个人,要是被一发雷电反杀了,也只能让对方落得一个“正当防卫”的称号。

    就算抢劫成功了,那接下来要面对的,就是无数个专业训练过异能的警察,就算是再厉害的人,也不可能在那么多人的包围下逃跑。

    一但被抓到了,那要面临的处刑,可以说是非常严重的,在这里甚至没有保释这种说法,只要是直接或间接害死一个人,那就会直接被判为死刑,还没有缓期的那种。

    这种严格的法律,也直接导致了一件事情,那就是在这个世界上的所有地方,哪怕是贫民区(相对而言),也很难看见有犯罪的事情发生。

    再加上前面说过的,全球都没有了经济和资源问题,各个国家还都是非常和平的,不用护照也能到处旅游,各种交通设施也都是免费的……

    这样看来,身份证除了证明亲属之外,也的确没有太大的用处,或许就是在这样的社会“秩序”下,身份证就丧失了它的作用。

    其实吧,我这个人非常懒,而且还有些健忘,所以有的时候经常会把身份证给落在家里,导致会有很多麻烦……这样的情况也算是挺合我意的。

    言归正传,我在走进了内部后,照着“异能觉醒”的牌子走了过去,在这个庞大的建筑物里走了五分钟后,我才看到了正式觉醒异能的地方。

    这里只有一个房间,大门还是虚掩着,在一旁还挂着注意事项,我便大概地看了一遍,上面的内容就和医院或图书馆里的规矩没什么区别,禁止喧闹和吸烟罢了。

    在注意事项的旁边,还有着关于异能的信息,我也认认真真地看了一遍,生怕有什么重要的东西被我遗漏了。

    不过貌似也没有……

    在这里的介绍,除了特意标记出了十四岁和十八岁这两个年龄之外,上面的内容和书籍上的没什么区别。

    不过现在想想,这两个年龄还真是挺有趣的,十四岁就是俗称的中二年龄,在这个时间知道自己有异能,估计会很好玩吧。

    而十八岁就更是好玩了,我还真是没想到,在这个特殊的世界里,成年的年龄居然和之前的世界一样,都是十八岁。

    很多事情也是这个年龄才能做的呢~~

    我在看完了这些信息后,便轻轻地把门挪开了一点,映入眼帘的,是一个空旷的房间,但在地上却闪烁着光芒。

    我把大门完全推开,这才发现,在旁边还坐着一个人,而在地上闪烁着的,居然不是灯泡,而是一些奇怪的符号。

    “这是……”我不禁问出了声。

    “你小时候老师没交过吗?”那个人站起了身后,用一种略带鄙视的语气开口道:“这是拿来觉醒异能的,怎么了?你该不会没见过吧。”

    “抱歉,我这是第一次来这里。”我充满歉意地道,不管从哪个角度来说,我的这句话似乎都没有问题。

    “哦?明明都这个年龄了。”那个人站起了身,提问道:“也就是说,你是想要来觉醒异能的?”

    “对。”我点了点头,顺便问道:“不知道怎么称呼?”

    “我是这里的觉醒师,你叫我小瑶就行了。”那个人一语带过后,指着地上的符号道:“坐在这里面,剩下的我来处理。”

    可此时,我却没有注意她的后半句话,而是在听到了她的第一句话、在那个称呼上呆住了,因为这个名字……我很熟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