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耽美同人 > 冰冷的亡悼

正文 第三十九章 中毒身亡

    林瀚泽出差回家没多久天突降大雨,下午四点钟天已经昏暗得像是要天黑。

    刘嘉羽算着林瀚泽回来的日子,提前从公司回家,走到楼下时她发现吴志远的窗户竟然亮着灯。

    这个发现非同小可,她急忙拨通了刑警的电话,然后就一直站在楼下,观察情况的变化。

    雨越下越大,路面出现积水,刘嘉羽站在楼门口的屋檐下,脚站在水里,丝绸连衣裙抵不过强劲的风,已经半湿。

    她不停的抬头看窗户,灯一直亮着,她看见有个人走向隔壁单元,急忙跟在那个人身后,进到了单元里面。

    和刘嘉羽一同进来的人,跟她差不多狼狈,身上的衣服湿湿的贴在身上。刘嘉羽赶忙进到楼梯间,从包里取出纸巾,擦拭着脸上和身上的水。

    她听到电梯停留和运行的声音,过了一阵,她走出楼梯间按下了电梯。

    到了16楼,刘嘉羽走到吴志远的房门前,这时电话响了,是林瀚泽。

    “雨很大,你在哪儿?”

    “我现在在吴志远的房门前。”

    “你去那儿干什么?”

    “我看到他房间亮着灯。”

    “你下来,我过来了。”

    林瀚泽刚下楼看到了警车,刑警队长带着两名刑警从车上下来。

    他们一起抬头看着16楼的位置,果然亮着灯。

    刘嘉羽给他们打开单元的门,刑警队长对刘嘉羽和林瀚泽说:“你们别上来,在这等着。”

    林瀚泽看到刑警的手放在口袋,枪柄隐隐可见。

    刑警上楼后,林瀚泽才仔细看了看刘嘉羽,“湿身了。”

    刘嘉羽下意识的捂住胸口,“别胡看!”

    林瀚泽微笑着,目光依然停留在刘嘉羽身上,“不是我要看,是我身体里别的灵魂要看。”

    “油腔滑调,我想到了一个问题,既然你身体可以招来别的灵魂,那么有可能还会碰到别的事情。”

    “嘴是带毒的东西你不知道,最近这几件事情已经够折磨我的了,人事经理还找我谈过话,说我最近考勤不达标。”

    “我们要不要上楼看看。”

    “刑警带了手枪,我们上去不方便。”

    电梯响了一声,一名刑警从电梯里走出,“吴志远死了,单元需要封起来,一会儿别的刑警就到了。”

    吴志远死了,这个消息使刘嘉羽和林瀚泽大为震惊,他们想上去,被刑警拦住,“你们不能上去,现场需要保护。”

    “我们能看到一些特别的东西,对案情会有帮助。”

    “不行,等法医来过之后。”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他们焦急的等待着,终于听到了警车的鸣叫声。外面的雨依然很大,刑警从车里冲跑过来,迅速将单元封了起来。

    邢可婧也来了,她匆匆看了林瀚泽一眼,就随着刑警一同上了楼。

    单元门口又围了很多人,伞对于大雨的遮挡能力有限,站在雨中的人们边看边抹着脸上的雨水。

    短短的一段时间,这个小区已发生两宗命案。

    吴志远被发现时仰面躺在客厅的地板上,身体肌肤呈现黑紫色,口鼻渗出血迹,表情狰狞的瞪着天花板,

    有几只虫子在他身上爬着,墙边玻璃箱有几个歪歪斜斜的放着,箱子的盖子打开。

    空气中有一种特别的芳香剂的味道,房间里非常凌乱,像是经历了一场大洗劫。

    根据法医对尸体的初步查看结果,吴志远系被毒死,空气中那种特别的芳香剂,味道来源于他的尸体,这种味道非常招那些虫子的喜爱。

    现场没有发现使他中毒的药物,根据尸斑的情况,判断死亡时间在4-5个小时内。尸斑呈现樱桃红色,像是***中毒,详细情况需要带回去解剖,确定中毒的药物成分。

    邢可婧看见房间中有漂浮的物体,她认为是死者的魂魄脱离肉体后久久不愿离去,经她要求,林瀚泽和刘嘉羽被请进房间。

    刘嘉羽跟在林瀚泽的身后,走了几步就站在了原地,她紧张的说:“林瀚泽,有灰色的物体跟着你。”

    林瀚泽停下了脚步。

    “你身体有东西在溢出,它在围绕灰色的物体旋转。”刘嘉羽继续说,“灰色的物体在抽搐,它像是一个在哭泣的生命。”

    刑警像看戏一样看着这两个人。

    “你身体接收的魂魄走向死者的魂魄,使死者感到愧疚。”邢可婧解释道,“说明他们生前认识。”

    一名刑警过来将林瀚泽和刘嘉羽的指纹进行了采集,接下来他们在尸体周围划线,刑警队长吩咐将尸体拉走。

    刘嘉羽的眼神追随着她看到的物体,它们一起向房间飘去,刘嘉羽跟着它们,看到它们停在了卧室的床前,床头附近有黑色的物体飘出与它们汇合。

    “如果我判断的没有错,那个原本放在墙壁里的头骨和头发应该转移到了这里。”

    接下来大家将床垫掀开,下面有储物的空间,在床头的位置放置着层叠的棉被,刑警用手摸着棉被,里面有硬硬的东西。

    头骨和头发就这样被找到了,他们将东西装在袋子里。

    “吴志远将这种东西放在睡觉的地方,说明这个东西对他很重要,如果他是杀害刘美莎的凶手,不会是因爱生恨吧。”刑警队长感慨的说,“回去对吴志远的家庭情况和社会关系展开调查。”

    “好巧呀,刘美莎的尸骨刚发现,吴志远就遭遇意外。”林瀚泽说。

    “现在还不能判断是自杀还是他杀,致命的毒药没有找到,现场没有搏斗的痕迹,乍看起来像是自杀。”

    “一定不是自杀。”刘嘉羽肯定的说。

    “说说你的理由。”刑警队长来了兴致。

    “第一,他非常喜欢他养的那些虫子,他唤它们小宝贝,如果他要自杀,一定会把食物给它们准备好,不会将玻璃箱子打开,把它们弄出来;第二,漂浮在房中的物体是灰色的,灰色是幽怨的,不是他自愿选择的死亡;第三,他的房间很凌乱,他自己干嘛在自己家翻腾,我感到有人像是在找什么东西。”

    刑警队长点点头,“你说的这些都有道理,这个案子疑点很多,看来我们又要通宵奋战了。”

    林瀚泽心想,是谁打开了房间的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