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频道 > 斗罗之冠世侠者

正文 结局(3)

    喜!八角玄冰草光影浮现,喜悦的情绪瞬间绽放,那强烈的情绪波动瞬间与他的神识、神力融为一体,猛然向外一张,让他所承受的压力略微降低了几分。

    怒!愤怒的情绪爆发,此时此刻,他心中所拥有最多的,就是愤怒!不能和唐舞桐在一起,自己视为岳父的男人却要杀掉自己。

    哀!片片雪花飞舞,无尽的悲伤迸发,此时此刻,戴雨浩仿佛又回到了当初自己自创浩冬三绝的时候。思冬拳,思如泉涌,念冬剑,念念不忘,浩冬掌,生生世世。

    乐!快乐的回忆总是那么美好,曾经的室友,海神湖上海神缘美丽的粉蓝色凌波仙子,一起经历的风风雨雨,心与心的交融,这是多少的快乐。

    憎!憎恨是一种痛苦的情绪,离开公爵府的那一天,他充满憎恨,失去冬儿、秋儿、舞桐的时候,他恨意滔天。憎恨,让人疯狂。

    恶!邪恶、阴险,这种情绪戴雨浩本身并不具备,但他却曾经无数的次感受过邪魂师们的恶,情绪之中,这是最阴暗的世界,此时此刻,仿佛内心深处最肮脏的东西正在被这份恶点燃。

    六种情绪,六种爆发!情绪的绽放、神魂的升华!

    代表着喜的八角玄冰草,代表着怒的冰碧帝皇蝎,代表着哀的冰天雪女,代表着乐的冰熊王小白,代表着憎的人鱼公主丽雅,代表着恶的邪眼暴君主宰!

    六道光影,分别出现在戴雨浩身后,光影绽放,忽而重合,忽而分散,而就在那重合与分散之间,戴雨浩身上也迸发出一层六彩光晕,这光晕变得无比强盛,竟然硬生生的将那金色光环缓缓撑开,而戴雨浩自己身上,也绽放着那六彩光芒。

    就在这时,一道巨大的金色身影突然出现在那六大魂灵之后,金色的光晕,宛如横空出世一般,将之前的六大魂灵、六种情绪,全部吞噬其中。一种难以形容的柔和、奔放、狂野、眷恋瞬间彭湃而出。

    那是……

    爱的力量!

    “舞桐!我——,爱——,你——”

    戴雨浩放声呐喊,这一刻,他的声浪化为一道七彩光晕,直刺远处那巍峨的宫殿。

    浓浓的光雾在空气中回荡、变幻、排开。身上那一圈金色光环,就在他的呐喊声中,开始出现了一道道龟裂的纹路。

    喜怒哀乐爱憎恶!最终,爱的力量战胜了其他一切的情绪,也融合了一切的情绪。

    这一刻,戴雨浩的神力、神识,还有他自己的心灵,完完全全的在升华着。

    在他心中,已经没有了唐三的阻隔,也没有了任何担忧与愤怒,有的,只是对唐舞桐无尽的爱恋与不舍。

    远处的唐三,手中海神三叉戟挥动,一道道金光,飘然流转,但这一次,却不再是向戴雨浩攻击,而是化解了融念冰以及戴沐白和朱竹清身上的束缚。

    一抹淡淡的微笑,随之出现在唐三身上,他很自然的抬起手,搂住融念冰的肩膀,而此时的融念冰,脸色却阴沉的仿佛要滴出水来,眼神之中,更是充斥着无尽的,悲愤!

    “砰!”束缚着戴雨浩的金色光环轰然破碎,他破障而出,七彩光晕化为七圈光环,在他背后组成一个奇异的光轮,他自身的气息不知道要比之前强盛了多少倍,七种情绪的波动不断回荡着,神识与神力完全融为一体。来到神界之后,他终于有了那种掌控的感觉。

    “黯然销魂掌,那家伙把这招传给了你。”

    黯然销魂掌比降龙十八掌只是弱一点点,但是确是情绪最好的东西。

    看着他那和煦的笑容,戴雨浩恍若梦中,这还是那个一心为难自己的岳父大人吗?怎么这须臾之间,一切似乎都变得不一样了似的。

    “傻小子,如果唐三真的要为难你,你以为你还能活到现在吗?”戴沐白笑着说道。

    朱竹清却有些怨怼的道:“三哥,你也太狠了点吧。”

    唐三微微一笑,道:“还是我来说吧。”

    他看向戴雨浩,道:“你和那橘子的事情,其实我早就知道了。这件事,错不在你,只是造化弄人罢了。我们虽然是神,但人间之事也无法干涉。过去的事情就过去了,只要你的心在舞桐身上就好。”

    “之所以一直为难于你,自然是有些用意。当初,我选中你,一直也按照继承我神位的方式对你进行着种种考验,就连那王秋儿,其实也是我分出舞桐一丝神识附在那三眼金猊身上,否则,就算它是命运神兽,也不可能拥有那么多的灵智。所以,你不需要再为王秋儿的事情而感到难过。她本来就是舞桐的一部分。直到王秋儿献祭给你之后,那部分灵识才重新回到舞桐身上,让王冬儿彻底变成舞桐。”

    “后来,某些人趁虚而入,许你以神诋之位,但你在之前却一直都是按照我的考验而做,虽然后来你继承他的神位没有任何问题。但在能力的融合上。多少还有欠缺。刚入神界,你自身原本的能力和情绪之神的能力想要完全融合也很困难。所以,我才用这种方式来压迫你,让你在压力下自我融合。现在看来,效果还好。未来,你应该能够青出于蓝,胜过那某人。”

    融念冰在旁边愤怒的道:“原来这都是你计划好了的。都是你的阴谋。唐三,你好卑鄙,你刚才还骗我发誓。”

    唐三一脸云淡风轻的道:“你以为偷了我的传承者,就那么容易吗?不付出点代价怎么行?”

    戴雨浩低声向融念冰问道:“老师,您发了什么誓?”

    融念冰没好气的道:“还不是为了让他不要伤害你,才发誓多留神界三十年。谁知道上了这家伙得当,他这出戏不只是给你演的,也更是演给我看的。戴沐白,你们夫妻俩早就知道是不是?”

    戴沐白一脸无辜的道:“咦。我不知道啊!我怎么会知道,我才是个二级神诋罢了。”

    融念冰怒道:“胡说,以你那暴脾气,如果唐三真的下狠手为难你后辈,你会这么平静?什么都不作为?”

    朱竹清不屑的哼了一声,道:“知道你还上当?我很怀疑你的智商。”

    “你、你们……。哼!气死我了!”融念冰气的大口、大口的喘息着。

    唐三搂着他的肩膀。道:“行啦,别生气了,留下来帮帮我不好吗?你又不是不知道,最近咱们神界不太平,在这种时候你却要跑路,兄弟还做不做了?更何况,你抢了我的传承者,还赔上我女儿,你还有什么不满意的?雨浩这种好苗子,难道是随便就能找到一个的吗?”

    戴雨浩现在已经完全明白了。原来,从一开始,自己就在唐三的掌控之中。恐怕那如同星斗大森林一般的地方,也是他创造出来,然后引自己去见两位老祖宗和母亲的。

    戴沐白哈哈笑道:“你们也不看看,这是谁的种。小三,赶快把你女儿放出来吧,没看到我这小子都快急死了吗?”

    唐三微微一笑,道:“去吧,雨浩,舞桐就在宫殿中,你循着这条路去找她。我不怪你,至于她怪不怪你,我就不知道了。”

    “是,多谢岳父大人。”无论现在心中有什么怨怼的情绪,都不如找到唐舞桐重要啊!

    一道金光顺着唐三手指的方向朝着那宫殿处蔓延开来,戴雨浩赶忙飞速朝着那边跑去。

    目送着他进入云雾之中,唐三眼中流露出几分怅然之色,“女大不中留、女大不中留啊!”

    融念冰一脸鄙视的看着他,道:“行了,别得了便宜还卖乖了。我还不知道你吗?神界正是多事之秋,你那宝贝女婿继承了我的神诋之位,今后必然是你一大臂助。难道说,他在神界还有别的地方去吗?你女儿又不会离开你,你在这里长吁短叹个什么?”

    唐三叹息一声,道:“念冰,你知道我为什么一定要你多留三十年么?”

    融念冰愣了一下,“不就是那些家伙一直不服气,想趁着两大神王不在闹点事情么?难道我们还怕他们不成?”

    唐三摇了摇头,道:“对于他们,我到并不怎么担心,无论如何,那都只是咱们神界内部的事情。我担心的是另一件事。两位神王离去,神界主控权在我手中,所以,也只有我能够感觉到神界的一切变化。三十年内,神界恐怕将有大变,至于是什么,现在我还看不清楚。但我却能感觉到,那将是一场有可能令神界覆灭的大灾难。”

    “嗯?”融念冰神色一凛,他知道,唐三绝不会无的放矢的。

    “还有我。”

    刘千明升入神界说道“唐三。”

    “刘千明你还知道回来,在不在令狐雪在家里急死了。”

    刘千明说道“她是装的,因为我爹早就告诉她问没事啊。”

    “什么!”

    唐舞桐的眼神似乎多了几分神彩,扭头看向他,但美眸之中,却充斥着迷惘。

    “你是谁?”

    简单的三个字,却如同三柄巨锤一般,狠狠的锤在霍雨浩心头。他顿时脸色苍白的一屁股坐在地上,一种难以名状的恐惧,瞬间从心底升起。下意识的松开了唐舞桐的手,身体不受控制的坐倒在地。

    他宁可唐舞桐痛骂他,甚至是驱赶他,也不愿意听到她说出这样的话。

    记忆,她失去了记忆,失去了对我的记忆?不认识我了?她不认识我了啊?

    无与伦比的恐惧,令戴雨浩心中已是一片混乱。

    “你是谁?”唐舞桐歪着脑袋,看着他问道。

    看着他眼神中的恐惧,唐舞桐突然笑了,“我想起来了。你是霍雨浩,也是戴雨浩。你是我的男人,我的丈夫,我未来孩子的父亲,那个傻傻的,在外面喊着爱我的,傻瓜!我的傻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