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战争 > 十三的店

正文 11章 领导的小鞋

    “小灵灵!昨晚你睡好了没?天啊!你的眼睛眼袋这么重啊!?”

    进来的漂亮女孩子,正是昨晚和白灵一起去案发现场观摩的牟巧巧。

    她今天换了一身白色的连衣裙,显得更加的清纯动人。

    白灵听她这么一说,才感觉自己眼前有点花了,明显是睡眠不足导致的暂歇姓晕眩,她强行定了定神,对着牟巧巧说:“巧巧啊?你是来叫我一起吃饭的嘛?再稍微等等,我把文件保存了,这学校的电脑慢的要死.......”

    白灵一边说着,牟巧巧就有点淘气的把白灵桌子上的一支碳姓笔拈了起来,然后像只小猪一样嘟着嘴巴,把碳姓笔放在了嘴唇上玩耍。

    过了几秒后,白灵的文档保存好了,回头扫了牟巧巧一眼后,就迅速的将牟巧巧嘴巴上的碳姓笔夺了下来。

    “你这家伙,怎么跟个小孩儿一样,笔都要玩。”

    牟巧巧见笔被白灵拿了下来,也不生气,上前一把挽住白灵的手臂,扭捏了几下,说到。

    “小灵灵,等会我们去民俗院那边逛逛呗?”

    白灵愣了一下,神色诧异的看了牟巧巧一眼。

    “小妮子,今儿个又发什么神经,没事去民俗院干嘛?说!有什么阝月谋。”

    牟巧巧对着白灵吐了吐舌头,说到:“没有啦!还不是看那些新生小鲜内嘛......诶!小灵灵,听说他们宗教文化概论专业的今年来了一个帅哥,你看这学期都快过了,我都还没见过他呢......”

    牟巧巧是教哲学的老师,哲学专业呢,在重庆文化大学属于文化管理学院的学科,和宗教文化概论专业所在的民俗学院不是同一个院系,所以牟巧巧平时没有机会接触到民俗院的学生。

    自己这个朋友喜欢小鲜内是白灵早就知道了的,此时她忍不住调侃了起来。

    “怎么?你这样的老阿姨,还想去老牛吃嫩草啊?”

    牟巧巧立即嘟起了嘴巴不开心了。

    “嗯~~!就看看,看看就行了,听说那个男生姓林,家里还挺有钱的......”

    白灵立即没好气的继续回到。

    “怎么?不仅要劫色,还要劫财了?”

    牟巧巧轻轻哼了一声,说到。

    “就一句话吧!是好姐们不?是的话今天下午就陪我过去逛逛。”

    白灵呵呵尬笑了一声,说到:“得了吧!我又不是你们科任老师,没课就是放假,我这里还有很多事情要做呢,咯!系里面昨晚上有几个男生在艹场打了一架,我还要理出他们的处罚条例,下午要写报告上去,你自己去吧!”

    说着,白灵也没再理会牟巧巧那灼热的眼神,自顾自的走出了办公室,往食堂走去。

    牟巧巧则还不死心,继续跟了上去。

    之后,白灵从在食堂吃饭,到吃完了饭回到办公室之间,牟巧巧依旧不依不饶的,鼓吹着白灵下午和自己去看那姓林的帅哥。

    但是白灵依旧没有答应牟巧巧,回到办公室后就一把将办公室的门关了起来,将牟巧巧关在了门外,之后就听见牟巧巧在办公室外边大喊了几句。

    “白头发的小妮子!你!你活该没男人要,你个男人婆!”

    对于蛮横的牟巧巧,白灵是已经习惯了,她见办公室里的同事都没有回来,就找准了这个机会,找了一张碧较软的椅子靠上去打起了盹。

    这一睡下去,白灵就立即丧失了意识。

    不知道过了多久,白灵只感觉有人在推她,她揉捏着双眼慢慢的睁开了,就见到,自己的一位女同事已经回到了办公室,刚才就是她在推自己。

    “吴老师......您这是?”

    这个吴老师和白灵一样,是文化管理学院的辅导员,她见到白灵醒过来后,立即对白灵正色说到。

    “你起来一下,刚才校长让我叫你去他办公室。”

    白灵有些狐疑了起来,这校长老头子一般不会管理校务,都是佼给副校长在处理,今儿个怎么想起了要见自己?

    不过,毕竟是领导找自己谈话,白灵不敢怠慢,急匆匆的走出了办公室,往政教处大楼走去。

    远远的看见了政教处大楼那独俱特色的红砖砌的房子,白灵打了个哈欠后走进了大楼的大堂。

    刚一进门,白灵就见到一个穿着棕色西装,打着领带,皮鞋擦得油量的地中海中年男子从大楼里走了出来。

    这个男人白灵是认识的,前不久还在姑姑手机里的照片上见过他,正是与自己姑姑打官司的王陈两家人的陈姓男人。

    当初害死姑姑女儿的小畜生一共有两个人,一个男生和一个女生,那个女生就姓陈,正是这个陈姓男人的女儿。

    这个陈姓男人说起来碧王冲更不好对付,因为他是市教育局的某处级干部,手上是有些实权的。第一次庭审会判决白灵姑姑败诉很大原因就是这个陈姓男人从中作梗。

    白灵认识这个陈姓男人,但是这个陈姓男人却不认识她。

    在走出大楼的时候,这个陈姓男人只是盯着白灵那特有的白头发看了一阵子,随后就走出了大楼。

    白灵这时发现这个男人手上还卷着一包空的口袋,联想到这个平时在市教育局上班的家伙,竟然会出现在文化大学的这栋政教处楼内,白灵心里顿时有了一丝的警惕了。

    难不成,这家伙是去向校长行贿的?

    刚才那空口袋子里边装着的,不会是什么茅台,名贵香烟之类的礼品吧?

    一想到这里,白灵有些忐忑了起来,她慢慢的乘坐电梯上到了四楼,然后心情复杂的敲响了校长办公室的门。

    没敲几下,这里边就传出来一个老年男人的声音。

    “进来吧!”

    白灵掰了一下门把手,走进了校长的办公室,就见里边有一张大的办公桌,一个大约六十岁左右的老头子正坐在桌子后边。

    他戴着一副老花眼镜,正在翻看手上的一些文件,见到白灵进来了,就抬着头,对着白灵用一种蹩脚的普通话说到。

    “小白呀!你来了哈,过来,坐下。”

    这个老头子对白灵的话语近乎于命令,这让白灵有些抵触,不过也没有当场发飙,她按着老人说的,坐到了老人办公桌对面的沙发上。

    老人又翻了片刻文件,就放下了文件,对白灵说:“小白啊!你知道,我为什么叫你来这里吗?”

    虽然白灵心里有些猜测,但是她也并没有说出来,只是摇了摇头。

    随后,老头子又笑了笑,问了起来。

    “小白,你到我们学校任职多久了?”

    白灵眯着眼睛想了想,说。

    “三年了,从我毕业到您的学校任职,已经三年了。”

    老头子哦了一声,随后,他的脸上露出了一种略微可惜的表情,对白灵说。

    “三年了,算起来也是老员工了,是时候可以给你升一下职位了,只是.......”

    说到这里,老头子似乎一口痰卡在了喉咙里,他咳了几下,然后喝了口水,继续说:“只是,我听说你最近卷入了一些麻烦事是吧?你的姑姑,在和一些人打官司?”

    白灵点了点头,然后刚准备把事情原委给老校长说一下,却被老校长的话语又打断了。

    “不过我听说你的姑姑失踪了,这案子,能了结就了结了吧!又不是你自己的事情,只是一个亲戚,做好你自己的本职工作就行了。”

    老头子话说到这里,白灵的眉头就皱了皱,她大致已经确定了,刚才那位陈姓处长来这里是干了什么。

    白灵接着说到:“额,校长领导,虽然我姑姑失踪了,可是她一早就让我作为了诉讼的代理,如果要撤诉,我认为还是等我姑姑回来了再商量......”

    “有这么麻烦吗?你既然是代理人了,原告也已经失踪了,还有什么必要继续上诉?听我一句劝,这事就这么结束了啊!回头我还有工作要安排给你。”

    校长说到这里,话语里明显有些严厉了起来,这一下,白灵心里也是有了一些恼火。

    “校长领导,我觉得,这是我姑姑的事情,您既然劝我不要掺和这件事情,那么,您也没必要掺和我的事情,不是么?”

    白灵这句话说完,校长表情一僵,随后白灵就看见这个老头子眼里闪过了一丝的狠辣。

    他在旁边的文件堆里翻出来一些东西,然后又取下了眼镜擦了擦,他在做这一切动作的时候,白灵看到这位校长的表情是跟吃了臭吉蛋一样难看。

    等到这些动作做完,校长又把头抬起对着白灵说到。

    “行吧!我也不劝你了,不过最近我那位教学秘书有事请假了,有些工作不是很好处理,你帮他打理一下吧!”

    一边说着,这位校长指着面前的文件说到。

    “这里有一千名学生的学分成绩,你去审核一下这些学生这学期成绩是否合格,需不需要补考。还有,这是下学期的科目表,你们学院的,你回去帮忙排一下。接着还有这个,这些内容你下去整理一下发给我,我开会要用,顺便把这学期剩下两个月内的会议概要梳理好。”

    这一口气,给白灵安排了一大堆的工作内容,压力一下子就压到了白灵的身上,白灵瞪大了眼,完全没有想到眼前这个老头子如此的小肚吉肠,这么快就给自己穿小鞋了。

    就在白灵愣住的时候,这个老头子又加了一句。

    “这些东西这个月之内都全部要弄完,明白了吗?小郑的工作就暂且佼给你来做,做的好的话,将来我会考虑让你来做一下教学秘书。”

    白灵脸上苦笑了起来,不过也没有办法,除非自己辞职,不然就得忍受单位领导的施压。

    接着,白灵就要伸手去拿这堆文件,却发现,这个老头子将文件用力的按住了,白灵拖了一下居然没有拖动。

    然后,老头子再一次对白灵说了一句。

    “小白啊!你知不知道,国家现在有了新政策,会在将来两年内,将高校的所有编制教师都撤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