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经过考验的友谊

正文 三十八

    独孤安琪怕自己一开口泪水就会夺过眼眶,顺着脸颊掉落。只能咬着牙关,伸出手臂,用力摇晃。

    不一会儿,汽车引擎发动,出站,没过一会儿,车子转个弯,从独孤安琪一家人的眼里消失了。

    叱利清影并不像其他人那样急切的想立刻回家,她用那种矛盾且复杂的心情看着窗外过往的景物,希望回到家里一切可以像独孤安琪家般和谐。

    这时,她想到了学长,心里五味杂陈,不知如何是好,于是尽量抑制住内心激动的情感,闭上眼睛,不让自己失落又带着憧憬的心情表现在脸上……

    车子上的乘并不多,停停开开,开开停停,几乎每过半个小时就有人需要下车。

    叱利清影头靠着窗户,感觉眼皮越来越重,几次因为车子颠簸清醒,后来终于睁不开眼,睡着了……

    叱利清影睁开眼睛,看见前方有一片净土,洁白无瑕,揉揉眼睛,定睛一看,有一位迷人的背影立在前方,她笑着冲上前去,喊道:“明灯学长,你一直在等我?”

    见诸葛明灯没有转身,没有的回答,好奇地迈开步子,朝前走去。

    一看吓出一声冷汗,喊道:“怎么是你?独行侠?……”

    “醒醒,醒醒!真是的……睡得跟猪似地!”司机大叔很无奈地拍着叱利清影的肩膀。

    叱利清影睁开眼睛,被司机大叔的一张大脸,吓得惊叫一声:“哎呀……妈呀……琪琪,你怎么变成这样了!”

    这声尖叫把司机大叔吓一跳的同时惹怒他了,呵斥道:“什么乱七八糟的,赶紧下车,到站了!”

    “哦!”叱利清影低头应和一声……

    带着复杂的心情拿出钥匙打开门,她在开门之前,想过开门之后出现的无数种画面,只是开门之后的画面,是无数种画面之外的一种。

    “我回来啦……妈妈……爸爸……”叱利清影高兴地喊了声。

    无人回应,放下行李,找遍了每一个角落,家里空空的。一种不详的预感袭上心头,赶紧喊道:“呸呸……不许乱想,爸爸妈妈一定是工作忙!怎么可能会离婚呢?”

    每次有不好的感觉袭击上来之时,叱利清影总是用这样方式自我调节,自我安慰。

    看着空空的房子,叱利清影像往常一样,叹口气,失落地低语一句:“呵呵……罢了罢了,习惯就好了。”

    只是,这次跟往常不同,叱利清影哭了。

    一边哭,一边去厨房里搜罗了一堆零食放在茶几上,坐在沙发上,打开电视,将电视的声音调节到最大,然后一边看电视,一边吃东西,还不忘大声哭泣……

    凤凰市的夜幕渐渐降临,天未黑,霓虹灯便替代了阝曰光。

    小区外面,道路上的车川流不息,霓虹闪闪发光。

    此时的叱利清影很需要一个肩膀,一个可以让她安静哭会的肩膀。

    一阵动物联欢会的叫声响起,叱利清影抓起桌上的手机,尽量用正常的声音说:“喂……”

    “到了?!”

    “嗯。我……到了!”

    “到了不来电话报平安!我跟我爸爸妈妈都很担心你!”

    “抱歉!我……忘记了!”

    “平安就好!你哭了!???”

    “没有!”

    “一定是哭了!你爸爸妈妈责备你了???”

    “没有!他们都很忙,没有空责备我!”

    “说吧。”

    “独行侠,你要我说什么?”

    “痛楚!”

    这两个字把铸造在叱利清影心房外围的坚固护墙给击碎,紧紧包围着内心的痛楚慢慢流出来。

    “独行侠,我……我……我是……是不是……是不是很不幸……?”

    “咋啦?”独孤安琪一头雾水,准备在电话那头静静聆听!

    “我以为我爸爸妈妈会……会在家里等我回去。结果我回来,家里还是以前的样子,冷冷清清的。呜呜……我太惨了……我怎么这么悲惨啊……啊……呜呜……”叱利清影的话还没有说完就嚎啕大哭起来。

    从小大到,叱利清影从来没有这样放声哭过……

    电话那头的哭声慢慢变小,独孤安琪方才安慰一句:“你爸爸妈妈他们……他们会不会被什么事情耽搁了?”

    “怎么可能?……他们……算了!不想说他们的了!”叱利清影用力吸着鼻涕,压制心头的悲愤。

    “不要激动,冷静一下。”

    “嗯……”叱利清影慢慢缓和过来。

    “清影,不要忘记了,你一直都是坚强的。”

    “放心,我已经习惯了!”

    “既然已经习惯了,就不要难过了。早点休息吧!不要忘记吃晚饭!”

    “嗯,谢谢!。”叱利清影感动地点点头道谢。

    “再见!”

    “再见!”

    挂上电话,叱利清影从沙发上起身,朝着厨房走去,正好看见冰箱上贴着一张纸条,

    上面写着:清清啊,你妈出差了。我单位有事,需要马上处理,要是回来,就自己弄些吃的,床头抽屉有钱!不要饿着肚子了。——爱你的爸爸。

    叱利清影视线再次模糊,她的眼泪不知道为什么就这样滔滔不绝的往外面倾泻……

    深夜,城市的霓虹灯照耀着忙碌的大地,路面上的车来来回回从未停下忙碌的脚步。

    叱利德业,带着略微的酒气,回到家里,看着电视有声播放着,桌上放着一碗还没有吃完的面条,他轻声走到沙发旁,看了一眼躺在沙发上的叱利清影。

    叱利清影眼角的眼泪还没有干。

    他已经记不得看过多少回这样孤独悲伤的场景了,眼前熟睡的孩子通过窗外的霓虹灯光,照耀得格外凄凉。

    身为父亲的叱利德业愧疚的心早已麻木,深吸一口气,像往常一样,拿起旁边的毛毯轻轻帮她盖好,亲亲吻了一下她的额头,转身走进卧室。

    这是一位无奈的父亲,眼泪模糊地躺在床上睡着了,用仅剩的酒婧麻木自己的神经,直到慢慢进入梦乡……

    凤凰市,清晨,尘埃落定,霓虹关掉,换上了大自然赐予的自然强光,迅速将整座城市唤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