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乱世倾城修罗妃

正文 122、树做错了什么

    绯颜自己都不自觉的撑着下巴看了寒子曜,才一会儿,就对上了寒子曜幽深好看的双眸。

    她愣了愣,立马站起身来,有些尴尬的伸了个懒腰。

    “今天天气真不错啊……哈哈,昨天晚上打扰了,我先回去睡个回笼觉,告辞!”

    话刚说完,人就已经溜到了门口,眨眼间就消失在了寒子曜的视线里。

    寒子曜对着她没来由的紧张,眸中笑意更甚,缓缓的站起了身。刚一起来,一团黑雾就从他的脚边窜出。

    感受到熟悉的气息,寒子曜并没有动手,只是淡然慵懒的在一旁的椅子上坐下,看着面前的来人。

    来的正是许久都没有出现的鲤鱼妖,鲤冀,也是在恶灵那里的卧底。

    鲤冀一看见寒子曜,就匆匆忙忙的道:“主子,小的这两曰从其他恶灵手里的人听到消息,罗刹堂本部会在大梁东部和东晋西部动手,也就是两国的边境处,应该是开始大规模养尸蛊了!”

    寒子曜似乎并不意外,他的探子也在前不久从罗刹堂本部里得到了类似的情报。

    早在半个多月前回栖月山的时候,他就已经传了密函,让暗影门部署在边境的所有分部全部做好准备,尤其是东边青鸾山下的最大分部。

    “知道了,恶灵最近可还有再让你来吸取人类婧气?”

    鲤冀连忙摇了摇头,“没有,如果有的话小的早就来报了。听说是冥界那里的人开始注意起了这件事,所以他们最近没有动作。打算等到开始养尸蛊的时候,就可以顺便吸取他们的婧气。”

    “还有其他发现吗?”寒子曜一边淡淡说着,一边自顾自的沏起了一壶茶。

    “还,还有……”鲤冀支支吾吾了一会儿,在寒子曜冷冽的目光下,才吞了吞口水,继续开口道:“最近恶灵那里经常进出一个人,看他身上的气息,似乎是个神者……或者是个仙人,总之……应该是上头的人。”

    他一边说着,一边还伸手指了指天上。寒子曜闻言皱起了眉,修长的手指捏着茶盏,有一下没一下的轻晃着。

    “可看清楚那人的模样?”他冷声问道。

    鲤冀摇了摇头,道:“没有,那神仙每次来的时候都穿着大黑袍,遮住了脸,看不见他的样貌。”

    “回去以后,着重看着你说的这个人,还有什么发现,立马回报。”

    鲤冀走后,寒子曜仍然坐在桌前,蹙眉沉思着什么。被捏在手中的茶水,迟迟都没有被动过,在寒冬的空气里变得逐渐冰冷起来。

    恶灵居然还会和神仙扯上关系,那神仙经常进出恶灵那里,肯定是和恶灵是相熟的。可是……为什么上头那两界的人,会和恶灵有染。

    但如果说神界或者仙界知道恶灵在人界为非作歹,为什么这么久了都还没有派过人下来处理。难道……这其中还有什么更深的阝月谋。

    寒子曜越想,眼中的寒意就越深,总觉得这件事情他们走的越深,疑点就越多,似乎像缠在一起的一团乱麻,怎么理都理不清楚。

    他突然想到了一个人,他的师父,凤隐神尊。如果他是上头的人,他会不会知道些什么。看来,还是得想办法找到他师父才行。

    第三天夜里,绯颜没有意外的按时出现在了寒子曜的营帐门前。已经修炼内功三天了,现在距离澜城不过还有两天内就可以到了。

    想到回澜城以后,寒子曜可能就要忙起来没工夫教自己了。今天绯颜直接开口,让寒子曜教自己近身搏斗。

    “你确定现在内力已经可以了?”寒子曜放下手中截到的密函,抬眼看向她。

    “是啊,我感觉这几天,整个人都力气大了很多,差点都可以开天辟地了。”

    一旁的沈落被绯颜的话给逗笑了,她怎么不小心就上天和太阝曰肩并肩?

    “绯颜姑娘,你这么厉害,神界的人应该马上就会下来请你上去坐坐了,看看是盘古厉害,还是你厉害。”

    绯颜轻哼了声,打趣道:“那当然,说不定已经在路上了呢。”

    然而她也没有想到,这一句无心的玩笑话,会在不久的将来成为现实。

    寒子曜也被她逗得有些忍俊不禁,他站起身来,径直往营帐外走去。

    “过来,看看到底是不是你说的那么厉害。”

    寒子曜示意绯颜跟上,二人直接走到营帐不远处的空地上,寒子曜指了指面前的一棵大树,淡淡开口道:“不准用灵力,只能用内力,把这棵树砍断。”

    “什么!”绯颜看着面前足有五人抱起来那么粗的大树,惊得下巴差点没掉下来。

    寒子曜挑眉看她,“刚才不是说差点就可以开天辟地了吗,怎么,一棵树都搞不定?”

    绯颜抽了抽嘴角,她刚才那不是用夸张碧喻吗。可是都夸下海口了,也不能怯场丢脸不是。

    “好!我试试。”说着,绯颜还饶有阵仗的撸了撸袖子。

    她走到大树前,目测了一下大概得距离,然后开始静下来从丹田处运气,缓缓的将内力聚拢到掌心之中。

    差不多了!绯颜想着,就一掌劈到了大树上。说实在的,她也没有太大把握,不过练习了这么多天,应该多少有些成果吧。

    可是……现实总是不如想象那么美好。一掌劈上去以后,大树晃动了几下就停了下来,虽然掉下来了不少树叶,却一点裂痕都没有出现。

    绯颜看着眼前纹丝不动的大树,得出了结论,“是这棵树太大了,一掌怎么劈断。”

    寒子曜沉敛的眸子看了她一眼,也不说废话,面无表情的走向前。

    “让开一点。”

    绯颜刚退来一步,耳边就传来轰的一声,那棵五人粗的大树,就直接被截成了两半,轰然倒地。

    甚至寒子曜的动作快得,连她都没有怎么看清楚。

    绯颜:“…………其实,我只是觉得,树做错了什么!树长这么大也不容易,我欣赏它,手下留情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