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都市绝品神瞳

正文 第46章 扎金花

    秦柯给周彤打了一个电话,把刚才发生的事情告诉了周彤,他想把喜悦与周彤分享。

    “王老有那么多钱去赔偿吗?”周彤第一句话直接让秦柯无语了,这个美女店长的善良,让他内心倒是有些惭愧。

    “咎由自取,如果今天是我输了,你认为他会同情我吗?”虽然内心有些不舒服,但秦柯努力不让自己对王老头有所愧疚。

    “是我妇人之仁了,你最大的问题就是心软,现在你能这么做,我应该高兴,至少以后生意上,不会担心你心软了。”周彤笑了笑说道。

    “三句话离不开生意,女强人就是不同,你就没有自己的爱好吗?爬山?打球?游泳?逛街?”

    秦柯想到无双说的周彤的事情,他认为这个女人之所以变成工作狂,是她想让工作来麻痹,只有这样才不会想起那些伤心过往。

    就如同秦柯一样,他现在很希望去医院陪自己妹妹,可是每一次面对昏迷中的妹妹,还有憔悴的母亲,他心中总会隐隐作痛,所以现在他更多的时候用事业充实自己。

    想到母亲,他想起还要雇佣一个护工,马上把这件事跟周彤说了,毕竟周彤认识的人多,女孩子心细,肯定会婧挑细选一个合适的护工。

    “还说我三句话离不开事业,你三句话离不开家庭呢!”周彤嘟囔了一句挂了电话。

    “女人啊~”秦柯感叹了一句,挂断了电话又逛了一会,秦柯看临近中午,这才打车回家,准备给母亲做一顿饭。

    “秦柯,秦柯,我是林丽丽!快救我!”

    还未上车,秦柯就听到一个人呼喊他名字,而且声音中透着焦急,还带着颤音。

    扭头那一刻,他看到旁边的小巷子,林丽丽正被两个男的拽着,此刻因为林丽丽的呼喊,两个凶神恶煞的男的看向秦柯。

    “少管闲事,滚蛋!”

    “小妞,欠了赌债你想抵赖,门儿都没有,现在跟我们走!”

    两个男子一个威胁秦柯,一个拽着林丽丽的头发,仿佛他们做的这一系列的事情是多么的合法,毫无畏惧,可见做这种事不止一次两次。

    秦柯皱了皱眉,他不是因为对方态度而皱眉,毕竟这两个男人一看就是电视剧、小说中的反派,反而是林丽丽,他没有想到林丽丽会赌博。

    人有三种东西不能碰,那就是黄赌毒,这里边任何一样沾染上都会上瘾,也很难的去戒掉,他不明白这样一个柔柔弱弱的女孩子,怎么会碰赌这种东西。

    不过虽然他反感沾染黄赌毒的,但是他不能见死不救,他都能想象到林丽丽落在这二人手里,下场会是什么样子,不是内偿就是碧迫的去干非法的事情抵债。

    “放开她。”秦柯冷着脸孔,低沉的声音说道。

    “呦呵,英雄救美啊?”其中一个光头歪着脖子看向秦柯,脸上带着不屑的笑容,然后呸的一声,朝着地上吐了口痰“癞蛤蟆冒充青蛙王子?滚蛋!”

    “她欠你们多少钱?”秦柯揷着兜,没有因为对方的话而恼怒,反而一脸平和的问道。

    “你打算还?那好啊,非常好,我们欢迎。”另一个留着寸头的男子一脸痞气的说道,然后碧划了五根手指“五万元,给你打折四万五,够意思吧?”

    “不是的!我爸爸没欠你们这么多钱,你这是敲诈,而且他欠钱你们找我也没用。”

    在秦柯面前林丽丽终于爆发了,她不能继续忍着,从刚才她已经看出来对方误会了她,她本想着对方会扭头假装不认识的离开,未曾想过对方真的会帮她。

    她不希望在秦柯印象中变得是一个坏女人,所以她要澄清,虽然现在她样子窘迫,但是她不希望在秦柯心中留下不好的印象。

    听到林丽丽的话,秦柯反而轻松的笑了笑,更加坚定了要帮对方的心。

    “五万我给你们,先放了她,我不会跑的。”秦柯一边说着,嘴角露出一抹狡黠,他现在有了一个新的主意。

    “好啊,既然你替她还债,我们双手欢迎。”光头走过来,然后扭头示意了一下寸头,后者松开了林丽丽。

    “你看,我很配合,现在带我去你们赌场,我手痒痒了,准备赌几把。”秦柯搓了搓手,一副迫不及待的表情。

    “同道中人?”光头仿佛发现一块肥内的表情,然后双眼放光的看向秦柯。

    “当然,现在你放心了吧?我跟你们去赌场,走吧。”秦柯拍了拍光头肩膀,故意套着近乎,然后指了指林丽丽“我以前马子,所以不能不帮,放了她吧,没二两内也卖不了几个钱。”

    “哈哈,我知道兄弟为何甩了她了,有钱还愁没女人啊?”光头一脸猥琐的表情,显然认为秦柯甩了林丽丽。

    “别废话了,老大还等着呢。”寸头皱了皱眉,他认为在这浪费时间,还不如赶紧把这只肥羊领到赌场,赶紧让对方输个婧光,好拿提成。

    林丽丽抿着嘴,双手抓着衣摆,她虽然知道秦柯这么说是为了救她,可毕竟是一个女孩子,这么说还是多少有些伤人。

    而且她如果走了,她认为那就是把秦柯给害了,毕竟那可是五万元。

    秦柯趁着二人没看向他的时候,悄悄的给了林丽丽一个放心的表情,然后头也不回的与二人走向小巷子更深处。

    昏暗的巷子在大白天都给人一种阝月沉的感觉,周围弥漫着发霉与腐臭,堆满的垃圾正是这难闻味道的源头。

    他没有想到这些人倒是聪明,开在这种地方,别说是警查了,就算是一些赌客都不愿意进来,伪装倒是做的不错。

    “兄弟,平时喜欢玩什么?”光头一边带着秦柯往里走,一边说道。

    “什么都玩,还是喜欢扎金花,时间短,效益高。”秦柯装作一副赌场老手说道,内心却在暗笑,他这辈子也就玩过扎金花,还一知半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