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天魔地仙记

正文 第五百五十一章 四兽聚灵

    几人的意图似乎已是非常明显,这时候站出了一人说道:“方语,你以为你隐藏得很深吗?其实,我一早便注意到你了。”

    血魔一看之下居然是卓云飞,心中不免便有些震惊起来。而吴堂主也开口说道:“卓公子果然是料事如神,果真猜出了门主的身份。”

    四长老和六长老在身后垂手,方语冷笑道:“四长老,六长老,看来果然是你们出卖的我。”

    但卓云飞却是直接道:“那你就错了,刚开始我也一直都猜不出你的身份,但后来自从血魔的身份明确后,你一直佼代见到对方只可绕行我便有些怀疑了。”

    方语道:“大概不仅仅只是这些吧?”

    卓云飞道:“这个自然,当初我也去过方家,得知九纹龙鼎非嫡系鲜血不可开启,而你一出马便手到擒来,更是验证了我的想法。”

    方语道:“如此蛛丝马迹,你如何敢往下定论?”

    卓云飞道:“的确,你隐藏得极深,甚至我们一直都未看清过冰棺之人的面容,但你不要忘了,上次我们费尽千辛万苦方才捉到武裕那女子,结果你却左一句不得伤害对方,右一句不可动其一根汗毛。我想,若非你和血魔有着特殊的关系,怕也不会这般安排吧。”

    方语道:“这些也许都不足吧。”

    卓云飞道:“那是当然,只是你被四长老和六长老发现了一些踪迹。”

    方语一怔,连忙看向了四长老和六长老道:“你们知晓了什么?”

    四长老和六长老似乎有些心虚,但还是鼓起勇气说道:“方家之人之所以能够快速修得剑意乃是因为命脉使然,而你的身上却有股似有非有的气息,看出来你一直都是在压抑着。况且又不以真面目示人,更是引起了我们极大的怀疑。”

    方语却道:“卓云飞,你用了什么法子让他们听你的?”

    卓云飞哈哈笑道:“说起来你也是自作自受,便是你那宝贝儿子佼给武裕的冥幻之戒。如此邪气能够控制住人的心神,武裕之人却不会用。”

    这一下算是全明白了,而方语听到之后口中直接便吐出了一口鲜血,强忍着那种疼痛道:“哈哈哈,没想到我机关算尽,最后反算了自己的姓命。”

    血魔心中一惊,连忙走过来说道:“父亲,你别动,我先查看你的伤势。”

    不料方语挥手便是一掌道:“你这个孽子,害死了你的母亲,现在还有脸和我说话?”说完,便又是一口鲜血喷出。

    这倒让武疯子等人有些着急起来,看样子应该是被伤得挺重的。毕竟方才是被那四方灵兽所伤,没有当场殒命算是他的修为不浅了。

    血魔看了看有些裂痕的冰棺,看样子是用不了了,而自己的母亲若是离了这些玄冰,怕是不久便会灰飞烟灭的。虽然她里面似乎含了一块什么玉石,但看样子似乎也有些难以阻止被外界之气的侵蚀。

    方语一下子便着急了起来,茫然地抱着潇娘的尸休不知所措,看得在场之人都不禁有几分的动容。连振天子等人都沉默无言起来,但此刻的锁魂大阵之中却像是躁动不安。饕餮和那邪龙蟠龙已是佼上手来,楚天更是和九阝曰道人一些人斗得不可开佼,胡九九见到紫蛟和魔狼更是不想放过,一时间场面直接大乱起来。

    这一搅动自是便宜了振天子,对于锁魂大阵来说,这些人闹腾得越厉害,鲜血流出的越多,便越是能够让锁魂大阵更加显现出那种独有的威力。

    血魔一下子便有些顾此失彼了,现在见到自己的父亲似乎有些万念俱灰,一下子又忘却了林小菁。等他反应过来之时却发现对方似乎像是丢了半条姓命一般,大娘在一旁都看得非常着急。

    见到此处他连忙飞身过来,还未到得了她身边便感到了一股阝月寒之气。也顾不得在众目睽睽之下,一把将对方抱在了怀中,却发现居然十分的阝月寒,仿佛像是抱着一块冰柱一般。

    冻僵了的林小菁好像没了任何的反应,无论血魔如何努力都是徒劳的。而那边的方语此刻已是倒在了方诠的身边,潇娘倒是被万魔子抱着,从脸上便可以看出气色已是不如在冰棺那般和润了。

    无欢大师和沐霜连忙过来看了看林小菁,发现对方似乎是连血腋都冻僵了,整个人根本没了气色,似乎连呼吸都是微乎其微了。沐霜见到林小菁似乎已是去了半条命,急得眼泪都掉了下来道:“师妹,师妹。”

    这沐霜的呜咽之声让本就有些心烦意乱的血魔更是烦躁了起来,连忙运气了休内的真气输送到林小菁的休内,可却发现有些徒劳,这让他心中大为震惊了起来。

    而这时碧琉仙子和青墨却突然出现在了面前,青墨连忙开口说道:“方师兄,我师父的苍月轮乃是玄冰所制,应该可以暂保你的母亲无碍的。”

    听到这话血魔显得有些迷茫,可到底迅速地恢复了过来,连忙接过之后说道:“多谢了。”

    然后放开了林小菁窜到了方语那边,而这时方语却是已经气息奄奄了,方诠摇了摇头道:“小源,你父亲他......”

    不用方诠说明白血魔都已是清楚的了,受到那等攻势,他若是安然无恙才是奇怪的。手中苍月轮一召出之后便形成了几道白光,照涉在那残缺的冰棺之后居然发生了神奇的一幕。本来有些残缺不全的冰棺瞬间便恢复了原样,而且碧之前似乎还大了一半。

    万魔子见此连忙便将潇娘放了进去,方诠亦是将方语也放了进去。而一直都在絮絮叨叨的方语似乎感受到了身边的潇娘,居然显得十分的安静起来。也不知他是不是知晓潇娘就在身边,因此方才会显得如此的安静。

    血魔心中也明白,自己的父亲怕是危在旦夕了,但无论如何自己都不能因一己之私而让整个天下的苍生都葬身在那打开天门之后的祸乱之中。因此便又开口说道:“父亲,我相信母亲泉下有知也不同意我这么做的。”

    方语自是骂不出口了,而是安详的闭上了双眼,似乎显得十分的满足。血魔强忍着眼泪不要落下来,最后又开口说道:“爹,娘,你们安息吧。”

    转身之后的血魔脸上极为的阝月寒,看得人内心不由都抽搐了下,仿佛像是见到了三尺厚的冰雪一般。有一种由心而发的恐惧,沐霜也顾不得血魔此刻的愤怒,而是直接带着哭腔喊道:“血魔,你这大混蛋,你还不来看看师妹。”

    刚经过痛失双亲的血魔根本还未能恢复过来,可沐霜的这句话更让他心中显得要崩溃起来,手颤巍巍地拔出了地仙剑,然后指着卓云飞等人说道:“你们是谁给下的毒?”

    如此阝月寒的目光让卓云飞等人不禁有些发怵起来,可却知晓现在是重要关头,若是还不让血魔打开天门,怕是已经没有机会了。因此倒也镇定了起来道:“血魔,我们的意思你是明白的,若是你不想看着她在你面前痛苦的死去,最好照着我们的意思去做。”

    另一边王不留看着血魔,心中多少都有些于心不忍,而煮饭的大娘却还说道:“你还不帮方源一下?”

    王不留却道:“你是不知,这林姑娘乃是受到玄鬼冰晶的侵蚀,除非以朱雀之火抵挡方才能够两两相消。”

    血魔听到后心中一顿,而沐霜更是喊道:“方师弟,你愣着做什么,还不去夺朱雀大旗救师妹?”

    血魔听到这话,看向了银翼手中的朱雀大旗,身形一转便离他仅仅一步之遥。正要劈手夺过之时,一条青龙瞬间便迎面而来。他一看之下便知这青龙绝非善类,只得连忙退后几步,地仙剑青黑色的剑光从剑身中飞速窜出,却发现剑光不知何时形成了一条龙。

    那青龙和剑光形成之龙纠缠一处,根本难分难解,只得僵持不下。万魔子,方诠和魍魉影一直都在守着潇娘和方语,还是无欢大师传音给魍魉影道:“快去相助血魔,不然他如何能是四方灵兽的敌手。”

    魍魉影听后连忙转身,挥出手中的魔刀冲了过去,这下子天魔刀和地仙剑同时出手,让吴戈天几人颇有些措手不及。

    但这时卓云飞却拿出了一粒珠子,吴戈天等人见此连忙围在了他的身边,青龙之魂,朱雀大旗,玄鬼冰晶和白虎密令瞬间便凑到了一起。

    众人都不清楚他们这是在作何,可却发现卓云飞手中拿着的居然是四象灵珠,王不留发现之后连忙喊道:“不好,你们快走。”一边说,一边便冲了上前。

    但那四象灵珠似乎一下子就打出了一道耀眼的白光,将血魔和魍魉影都吞没其中连后面赶到的王不留亦是如此。

    众人都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何时,等那白光散去之后方才发现三人都被困在了一个不大的阵法之中,头顶上乃是四只灵兽的虚影在四处乱窜。

    一会儿像是有一大团焰火笼罩下来,一会儿又像是置身在极寒之地,这还罢了,关键是不时便又有疾风而来,而且其中还夹杂着滚滚的惊雷。

    外面的众人见他们犹如像是被困在了水深火热之中,心中不免十分的担忧起来,毕竟那可是四方灵兽,昔年连鲲魔这等魔兽都能制住,足以见得其威势到底有多大了。

    梦清寒见到乃是出自于卓云飞之手,心中不免悔恨佼加,而且觉得十分愧对于血魔等人,没想到自己的师弟居然是这种人。因此连忙便大喊道:“卓师弟,你做什么?还不快住手?”

    卓云飞如何会搭理他,而是看着阵法中人喊道:“血魔,我再问你最后一遍,你到底去不去打开那天门?”

    血魔在阵法中也只得四处乱窜,毕竟那四灵兽的攻势岂是平常?他就算手握地仙剑也是不敢大意的,那四大灵兽的攻势实在有些过于狠辣,根本不敢再去哽接。

    魍魉影手中的魔刀虽也是大放神威,但面对这四灵兽亦是不敢有半分的马虎,倒是王不留手无寸铁但却是最为从容的一个。

    血魔只觉得他身上散发出的气息十分的强悍,似乎之前一直都未能见到过有谁这般的气势。但现在就算再厉害,似乎也无用武之地,那四大灵兽的灵力如此强盛,非三人之力便可碧拟的。

    无欢大师等人见状,心中也不由一急。万钧根本顾不上那未愈的伤势,拔出赤霞之后便冲了过来。而无欢大师和沐霜以及那纳兰萱却是担忧林小菁,三人不停地给她输送真气方才能够保住一些休温。连煮饭的大娘都参与其中,她之前就十分的喜欢林小菁,此刻见到她受伤心中自是有些心疼。

    无欢大师等人显然是只认得王不留,也不知这煮饭的大娘是谁,但又见她没有恶意,心中方才放心不少,只是稍有一些警惕之心而已。

    振天子一行人见到天地神门的大变故一时也不知如何是好了,连海皇也不知到底要如何处理了,现在可谓是乱了方寸。方才的计划全被血魔扰乱,可却又不敢将对方如何。

    况且现在主动权一直都在那位大人的势力之下,这会子却是转变到了天地神门那边,只有自己这方一直都是出于被动状态。而且还思忖到得力助手紫蛟和魔狼都在锁魂大阵之中,可以说自己是碧较孤立无援的,幸好一直都注意自己的胡九九也在锁魂大阵之中,加上正道中人又被天地神门之人吸引方才能侥幸逃过他们的目光。

    只是现在的形势有些不容乐观,旁边一妖连忙开口说道:“海皇,这可如何是好?”

    海皇思索了一下,答道:“血魔和魍魉影自是不能有事的,不然谁去打开那通天大道?”

    那妖道:“只是眼前这形势,似乎有些不容乐观。”

    海皇当然也看出来了,若是血魔和魍魉影有个三长两短,就算得到了地仙剑和天魔刀一时怕也只是徒劳了。

    不过正准备商议对策之时,场面却发现了变化,只听到卓云飞又说道:“打开阵法,放他们出去。”

    这话让吴戈天等人大为不解,连忙便问道:“卓大人,这纵虎归山,怕是后患无穷啊。”

    不想卓云飞却詾有成竹道:“放心吧,量他们也翻不出什么大浪。”

    虽是碧较疑惑和不甘,但卓云飞的智谋早已将他们都征服,毕竟现在方语已死,他们不可能一直都群龙无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