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纯白至尊

正文 第五章 照旧的恐怖!

    目送听了他的提醒却一头雾水的黄书华离开水镜后,奕物理脸上笑眯眯的表情收了起来,轻声叹了口气。

    望了一眼他那枚婧致的水镜,镜中映照出的一双有着毒蛇一般的瞳孔,给人一种压抑的恐怖感的眼睛,他低声道:“蛇眼……这次又是对应哪一位呢?”

    自问,除了自答外,无人在给他答案。

    再次叹了一声,他目光变得有些飘忽:“不过,已经可以将确定,又有一个归来了。也不知道这世间种种轻盈的事物,可否承受这撼动世界的狂风。”

    隐约的,他的双眼似乎映照了水镜中的毒蛇之瞳。

    回屋的路上,黄书华仍在想着奕物理对他的提醒。

    起风了?

    起了什么风?

    黄书华无法理解奕物理这话是什么意思,追问也没有得到奕物理的回答,只是他感觉当时的奕物理似乎有种别样的严肃感,和他印象中的轻佻散漫截然不同。

    “起风了……”低声嘀咕了一句,黄书华蓦然笑了起来。

    起风了,那就起风了!

    有风,才好扬帆起航!才好乘风破浪!

    身为影卫,没有风,照样是在刀尖上跳舞,没有风,照样是与死亡为伴,既然如此,他又何苦在这一点上绞尽脑汁呢?

    “就如奕大人说的那样,加紧修炼就行了。自身强大了,管他是吹面不寒杨柳风,还是轮台九月风,都能迎风而立。”

    或许,这次起风,还是他的一个机会呢!

    有些臭屁的想着,黄书华也就到了自己的屋子,推门而入。

    身休,一下子僵住了。

    黄书华不知道自己为何会如此,但是推门而入之后,他的身休就一下子僵住了,似乎是被猛兽盯上了,恐惧得无法动弹,又似乎是身休被传说中的定身术给定住了,在外力的压制下,无法行动。

    他的房屋,布局上类似地球华国古代的房屋,采光不是非常好,屋内看起来有些幽暗。

    平时,这种幽暗一直给他一种安全的感觉,而且平时修炼水镜心法的时候,这种程度的采光也正好可以给他一种宁静安详的感觉,不至于喧宾夺主的干扰到他修炼。

    但是,此时此刻的他,却觉屋内的幽暗是那么的叫人恐惧,仿佛可以吞噬一切一般。

    唯一可以动弹的眼球转动。

    黄书华可以看出他的屋内一切如旧。

    有些老化的床,有些老化的衣柜,有些老化的桌子,有些老化的墙壁……一切的一切都是那么的质朴,又是那么的简单,质朴而简单形成了一种特殊的干净,但是配合幽暗的采光,却让形成了一种诡异的恐怖感。

    恐惧,从黄书华的心中慢慢诞生,并且在身休里逐渐扩散开来,渗透到了黄书华每一根汗毛尖上。

    如此下去,他必定会被这种莫名诞生的恐惧压垮!

    水镜!

    黄书华立马想要将神魂沉入水镜,窥探周围到底发生了什么,让他如此的恐惧。

    可是在神魂即将注入水镜的时候,他又停下了。

    “不要深究,不要在意,无视你看到的一切!”文鸢的告诫,如同耳边敲响的铜锣一般,让他有种晕眩的感觉,同时也立刻在自己只有恐惧的大脑中回想起了一些事情。

    这种莫大的,几乎要让他癫狂的恐惧,给他有种熟悉的感觉……在火车上,窥视到那个有着毒蛇的瞳孔的‘人’的时候,他就是如此的恐惧!

    一种莫名的,无端的,巨大的恐惧!

    “哥?”

    蓦然的,身后传来了黄莹莹的声音,疑惑而诧异。

    “你杵在门口干什么?”

    “跑!”黄书华猛地回头喊道。

    黄莹莹被他的喊声吓得哆嗦了一下,不断眨着宝石一般明媚而璀璨的眼睛:“跑……跑?跑什么?”

    黄书华愣了一下,猛然惊觉自己的身休恢复了,那种莫名的,无端的,巨大的恐惧就如他的幻觉一般,根本不存在。

    回头看了一眼自己的屋子,黄书华发现那老化的床,老化的衣柜,老化的桌子,老化的墙壁……还是一个样,采光也还是那样的幽暗,但是,没有了那种诡异的恐怖感!

    不相信的眨了眨眼睛,黄书华以为自己看错了,却发现眨了几次之后还是那样……没有任何异常,一如既往!

    “哥?”黄莹莹走了过来,担忧的看着黄书华:“你怎么了?突然这么奇怪。”

    张了张嘴,黄书华发现自己的喉咙干的厉害,似乎发出一点声音都会觉得刺痛,只能狠狠吞了几口唾沫,勉强扯了扯嘴角:“我……没事。你怎么来了?”

    黄莹莹也没有回答他,只是皱着眉头,一副担忧的表情:“还说没事,你看你,脸白得和饭汤一样,还出了这么多汗!”

    黄书华抬手摸了摸自己的额头,湿漉漉的感觉让他立马清楚自己现在的样子有多么狼狈,同时也看到了自己的手上全是凸起的吉皮疙瘩,叫人看了恶心无碧。

    掏出了一张手帕,黄莹莹踮起脚给黄书华擦了擦额头的汗后,再次问道:“哥,到底发生……”

    “什么都别问!”黄书华显得有些粗暴的打断了黄莹莹,深深的吸了几口气,僵哽的笑道:“只是想起了一件重要的事情没有做,要去文姐那里一趟。你先去干你的活吧……我这间屋子你别进去!”

    说完,黄书华反手将门一关,便向大院的一角跑去,却连连趔趄,几次三番都差点摔倒!

    注视着黄书华跑远,黄莹莹咬了咬嘴唇,看了一眼黄书华的屋子后,眼中满是不甘。

    伸出了手,她打算开门,却又最终收了回去,转身离开。

    “有趣!”

    莫名的,屋内响起了一个声音,却也仅仅只是一个声音,屋内,空无一物。

    靠在刘承望的怀中,文鸢低声道:“承望,我有个预感,天下要大乱了。”

    “这已经是既定的事实了。大范立国六百年,早就已经出了各种问题,百年前妖鬼和圣痕出世,更是给了大范致命一击,各地战乱不休,若非是圣武大人和靖帝力能回天,现在早就无大范了。”

    刘承望抚摸着她的背,苦笑道:

    “但是现在北方镇北王反叛,西边诸王也是蠢蠢裕动,又复当年景象,陛下又无圣武大人那般的飞将,自身也……不过这和我们关系不大。纵使改朝换代,也终归需要影卫处理那些藏在阝月影里的腌臜。”

    “我说的不是这个。”文鸢张了张嘴,却有没说出什么,摇了摇头后,用力的抱住刘承望:“承望,我们要个孩子吧。”

    刘承望的身休僵了一下:“这事,你不是说等过两年,你的实力更进一步的时候吗?”

    他们两情相悦,早就已经互定终生,但是身为影卫的他们有太多身不由己的地方了,其中最大的身不由己,就是自身的实力不足。

    尤其是文鸢是水镜司,一旦怀孕,水镜能力就会大打折扣,还会无法收敛气息,不断吸引妖鬼的注视!

    实力不足,可能连未来的孩子都守护不了。

    “你不愿意?”文鸢仰着头,看着刘承望,英气的脸上有种异样的脆弱。

    刘承望望着文鸢片刻后,也不回答,抱起了文鸢就往床走去。

    可是人还没到床那,一阵略显急促的敲门声打断了他的步伐。

    “笃笃笃……文姐,你在吗?”

    这臭小子!

    门外,黄书华又是担忧又紧张的看着门,期待能够在文鸢这得到一些自己遭遇的那种恐怖的事情。

    虽然说文鸢已经和他说了不要深究,不要在意,但是那种情况已经不是简单的不深究,不在意的问题了。

    连续两天遇到那种大恐怖,绝对是个大问题!

    等了一会儿,见门没开,黄书华还想再敲的时候,门突然开了,刘承望走了出来,面色阝月沉的看着他。

    “什么事?!”

    那语气中的火气让黄书华愣了愣。

    “文……文姐在吗?”

    “我在。什么事?进来说吧。”文鸢的声音在屋内传出,隐隐带着一丝说不出的羞涩。

    羞涩?文姐也会羞涩?还有师兄这是怎么了?吃了火药了?

    黄书华也没多想,在刘承望要吃人的目光中走进了屋。

    进了屋后,黄书华就见文鸢正坐在桌边,正把玩着自己的秀发,衣衫有些散乱。

    这种异常让黄书华愣了一下,沉声道:“文姐,你也遇到了吗?”

    “啊?遇到?”文鸢被黄书华问得迷糊了一下:“什么遇到?”

    “没遇到吗?”黄书华皱起了眉头:“刚才我到水镜报到,回到自己的房间的时候,突然感觉到了一种大恐怖……和昨天在火车上那感觉一样!”

    文鸢本来异常的举动在黄书华的述说下消失了,表情变得严肃无碧。

    “你说的可是真的?”她盯着黄书华的眼睛,似乎想要确认黄书华是否在说假话。

    “是真的!”黄书华肯定的点了点头,眼神诚挚,还带着恐惧:“那种感觉我如何也不会忘记!”

    文鸢望了刘承望一眼,起身道:“我们去水镜,找奕大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