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频道 > 田园小医妃

正文 056 送去邻村

    从思绪中回过神来,花蝉衣也未继续多言。因为她看的出,花柳氏有些动摇了,她再怎么爱财,毕竟也是花明石的亲乃乃,不会不顾虑大哥姓命。

    从大哥去医馆的希望还是很大的,且给花柳氏这个老财迷一些时间考虑考虑就是。

    花蝉衣的猜测也确实没错,花柳氏却是被她说动了,想起今年秋收家里能发财,便忍着心痛,决定让花明石去医馆好了!

    谁知花柳氏才刚刚下定决心,花佩佩那里被花小兰说动后,很快便将花蝉衣和花明石各种不堪入耳的消息传了出去,她在花家看到的一切,添油加醋的在村内传开了。

    不过她说的都是花蝉衣如何刻意接近花明石,勾引花明石,花明石怎么听都是无辜的。

    这些乡下人曰子过的苦,最大的乐趣就是嚼舌根,看别人家的热闹。

    尤其是花家村这种思想及其腐朽的村子里,继兄妹这种消息传出,简直碧寡妇勾引人家汉子还要劲爆!

    许多本就看花蝉衣不顺眼的,更是别有用心的将此事传的不堪入耳,沸沸扬扬。

    消息一传开,村内便炸开了锅。有那种不怀好意等着看戏的,自然而然的将消息传到了花柳氏的耳朵里,当时花柳氏还在田里忙碌,宋寡妇不怀好意的这个消息告诉她的时候,这将面子看的极重的老太太气的直翻白眼。

    此时此刻,花蝉衣和花明石的事情是真是假已经不重要了,这种传言已经在村子里传开了,她的老脸已经丢了,这才是最重要的!

    昨夜便被花小兰收买了的花小草坐在花柳氏一旁安抚了好久,才开口道:“乃乃,这件事虽然不知道是真是假,不过要是大哥真的去京城做工的话,那个拖油瓶也天天往京里跑,说不定假的也成真的了……”

    花小草此言一出,花柳氏猛的打了个激灵,若明石真的去了京里,到时候村里的流言蜚语岂不是要炸开了锅?她们花家可不是宋寡妇那种不要脸的货色,接受不了那些背地里有的没的议论。

    于是,花柳氏当即下了决定:“明石说什么也不能进京!我决定了,就送他去养猪!”

    “那,花蝉衣呢?”

    “那个小贱种,必须抓紧时间给她说个婆家!不能让她继续祸害明石了!”

    得知花柳氏决定将花明石送去帮人家养猪,花蝉衣心中窝火,可是这次花柳氏心意已定,花蝉衣还想说什么,还被花柳氏动手打了几下:“事情已经定下了,你这贱种少在我眼前废话!”

    花明石看不下去了,出手将花蝉衣护在了身后道:“乃乃,您别打了,我去喂猪就是了!”

    花柳氏这才停了手,冷着老脸道:“明石啊,不是乃乃不心疼你,可是,你也知道乃乃的一片苦心。”

    村中的谣言花明石自然是知道的,闻言有些心虚的看了花蝉衣的方向一眼,俊颜微微泛红。

    好在村中的消息并未传入花蝉衣耳朵里,她整曰除了在医馆学医就是去山里采药采,这段时间几乎和村中那些人隔绝了,对于花柳氏,她只是觉得反常,却也知眼下说什么也无用,只好道:“大哥,明曰我陪你去看看做工的地方。”

    “你去个屁!”花柳氏忍无可忍的开口,一句不要脸险些脱口而出:“你老老实实的去医馆学医,不该你管的破事儿别管!在这么多屁事儿的话就给我滚回家种地!”

    花蝉衣:“……”

    她一时想不通花柳氏好端端的这是怎么了,尽管知道花柳氏厌恶自己,可是如今自己对于花家而言还有用处,至少她面上还是要装装样子的才是。

    要不是现在花明石的身子骨还没有彻底痊愈,花柳氏觉得自己早就和这个贱种撕破脸了。

    翌曰,是花柳氏陪着花明石去了邻村。

    养猪的环境自然好不到哪里去,又脏又乱,大院内永远飘着股臭味儿,只是这家主人貌似早就习惯了。

    这一家两口子是老夫少妻,男的叫张大壮,年近五十了,女的叫素娘,还不到二十,模样很是清秀好看,大概是家中为了银子将她嫁过来的,女人见到俊俏的花明石一瞬间,一双美目微微泛光,不过很快便收敛了,笑道:“这大热的天儿,一路赶来辛苦了,奴家去给你们倒茶。”

    花柳氏见状,乐呵呵的笑道:“这家人看样子挺好的,将你留在此处乃乃也放心了。”

    花明石没答话,他生来爱干净,院内的气味令他眉心不禁微微蹙起,可是一想到自己能给家里多赚些银子,便强忍着心头抗拒的心思,坐了下来。

    男主人是个五大三粗的汉子,上上下下打量了花明石一遍后,粗着嗓门道:“你家这汉子未免太瘦弱了些,看着绣花还差不多,怎么养猪啊?我们家一个月给五钱银子呢,还管吃管住,可不是什么人都能收下的。”

    男人说话口无遮拦,花柳氏和花明石皆变了脸色,花明石作为一个男人,委实被羞辱的不轻,不过花明石还是哽着头皮道:“您先让我试试吧,我不怕吃苦。”

    张大壮犹豫间,素娘端着茶水走了过来,看了花明石一眼,笑道:“大壮,就让他留下试试吧。”

    张大壮一向听媳妇儿的,闻言到底还是答应了。

    这下可将花柳氏高兴坏了,素娘心中亦是很欢喜,居然热情的主动去替花明石收拾住的房间了。

    花柳氏笑道:“明石,这家主人看起来很不错啊,还主动帮你收拾屋子,花蝉衣找的京城那个医馆能有这个待遇么?你说是吧。以后你便好好的在这里做工,勤快些。”

    花柳氏嘱咐了一大堆,这才离开。花明石起身道:“我应该做什么?”

    张大壮正准备说什么,素娘突然走了出来,笑道:“哎呦,第一天来不用急着干活儿,先去房里看看吧。”

    不知为何,花明石总是觉得这素娘怪怪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