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混在九叔世界的日子 > 正文 050 九叔的生日宴(上)
    握住血虡剑的刹那,一股冰冷到极点的气息顺着掌心涌入身体,体内血液似乎有片刻的凝滞,勇气、信心、精神同时跌落到最低点。不同于婞景子寒气的冰冻效果,血虡剑爆发出的寒流更像是一种灵魂层次的攻击。

    杀气!

    这是杀气!

    杀气出现在人身上很正常,可出现在死物上就显得非常特别了。一把剑要凝聚杀气于体,不仅要杀许多人,材质和炼制过程也有严苛要求。也就是说,这把血虡剑不是凡品。

    “难怪买办洪如此忌惮,原来另藏玄机,我要是没有突破到炼识境凝聚出神魂,还真不一定镇得住。”史津不惊反喜,搞不好自己要得一把神兵利器。

    心念一动,体内法力在任督二脉中快速运行,一层金色灵光于史津体表闪烁,法力滋养下的神魂也散发出淡淡的白光,彻底驱除了血虡剑杀气的影响。

    “律令大神,万丈蓝身。手持斧钻,呼集天兵。擎烈火车,烧鬼灭精。并行馘戮,不许留停。急急如律令!”史津运起法力,手指往剑身上一抹,一层涟漪般的金光迅速将其包裹。比炼炁后期,此时破邪金光明显浓烈了许多。

    “滋滋”,破邪之力渗入剑内,仿佛是发生了什么奇特的化学反应,只见剑身上暗红色的纹路突然亮了起来,一道道红色气流浮现在破邪金光表面。乍一看,宛如无数的血色电弧。

    “什么玩意?”

    史津看得目瞪口呆,有些搞不明白血色电弧的来历,不过此刻施在血虡剑上的破邪咒变得更强了,除了破魔效果外,似乎还多了一种狂暴霸道的凶煞之气。

    史津心中欢喜,撤去破邪咒,血虡剑慢慢从光彩夺目变回原本的沉寂古朴,尽管如此,这柄凶剑依旧给人一种心惊肉跳的感觉。

    “大哥大……”

    “啊,哦,阿津你叫我?”买办洪回神,看史津的眼神多了一些敬畏和炽热。

    他为人好爽大方,喜交朋友,但不代表他没心没肺。恰恰相反,把生意做到这种程度的买办洪相当聪明和谨慎,他把朋友分成了几个层次,之前亲近史津是看在史津会说话和九叔的面子上,心中地位并不高。

    刚才史津施展破邪咒,他自己可能没有感觉,买办洪却是吓出一身冷汗。血色电弧出现的刹那,他眼前一片血红,整个世界变成了流血的杀戮世界,极致冰冷的杀气笼罩全身,让买办洪生出一种置身冰窖的感觉,大脑是木的,失去了思考的能力。这时候史津要是想杀他,可能只需要在他脖子上轻轻一划,比杀鸡还要轻松几分。

    一瞬间,在买办洪的心中,史津的地位提高到了九叔那个层次,属于需要用心结交笼络的人。

    “大哥大,血虡剑用的很称手,你开个价吧。”史津紧紧握着剑柄,对血虡剑是志在必得,这样一把神剑,错过了要后悔一辈子。

    听到这话,买办洪脸一板,有些生气地问道:“阿津,你看不起我买办洪?”

    “绝对没有。”史津连忙否认。

    “我拿你当朋友,才把我收藏的宝剑拿出来给你挑选,换作别人我都不给他看。你喜欢就拿去,钱不钱的别说了。”

    史津看了看系统人物面板上的好感度,斟酌道:“大哥大,你可能不知道血虡剑的价值……”

    买办洪一脸真诚,“俗话说美女配英雄,好剑自然要配阿津这样的高人。对我来说,再有价值的血虡剑形如鸡肋,食之无味,弃之可惜。放在客厅里当摆设都嫌晦气,阿津能驾驭住这把邪剑算是帮了我一个大忙,血虡剑遇主,便是天定的缘分,你拿走吧。”

    “这怎么好意思呢。”

    “朋友之间谈钱伤感情,血虡剑是你的了,要不要我帮你找人打个剑鞘?”

    “不用了。”史津头摇成拨浪鼓,白拿了一把极其珍贵的血虡剑,再要剑鞘,吃相太难看了,“既然如此,血虡剑我收下了,大哥大以后碰到棘手的事情,史津力所能及,绝不推脱。”

    当初从土夫子手里买血虡剑没花了几个钱,用血虡剑换得史津的人情,买办洪觉得这笔生意千值万值。

    他虽然功利,但为人还是不错的,尤其是对自己看重的朋友相当豪气大方,一口气帮九叔盖了六七座义庄和道堂便足以说明问题。

    “时候不早了,我还要去蛋糕店拿九叔的生日蛋糕,阿津,我们一起走吧。”

    “也好,顺手买一点生日礼物。”

    ……

    保和客栈是关石村最好的客栈,同时也是最好的酒楼,茅山明就住在楼上客房里。

    晚饭时分,茅山明胳膊夹着一把油纸伞下楼,迎面碰到衣着光鲜的九叔和文才。九叔帮过他,他心存感激,退往一边道:“道友来吃饭啊?”

    九叔抬眼一看,矜持地说道:“是啊,村里买办洪给我定了生日宴,就在楼上,道友跟我们一起上去吧。”

    “不用了,我楼下吃。”

    九叔没有强求,从他身边上楼。等二人过去,茅山明这才下楼,在大堂里占了一张桌子,用最后的钱点了一桌大鱼大肉,使得四周食客连连侧目,对着他指指点点。

    他把两个小鬼放出来,外人看来自言自语道:“吃吧,吃了这顿就要饿肚子了。”

    大宝笑着说道:“有我和小宝陪你演戏,保你赚大钱,天天大鱼大肉。”

    茅山明撇撇嘴,没遇到大宝小宝之前,他的日子就很难过,遇到大宝小宝后日子更难过了,赚大钱,倒是经常做这样的美梦。

    这时,秋生捧着一个红色礼盒走进客栈,径直上了二楼。茅山明正对着楼梯,无意间看到秋生的脸色,愣了一下,对啃鸡腿的大宝问道:“那个年轻人是不是九叔的徒弟?”

    大宝回头看了一眼,“好像是吧。”

    “他脸色有点不对劲,我们上去看看……”

    “哎呀,明叔,你别多管闲事了,我还没吃饱呢。”

    “一会再吃。”茅山明不由分说打开油纸伞,把两个小鬼收进去,奔楼上而去。